a+ a- print

寻求21世纪世界与日本的“和平世纪”之道(二)

有哲学才有理想

问:迎接21世纪,您认为日本社会面临的最大的课题是什么?

   问题相当多,但总归一句,就是对未来没有理想。身为人,如果没有人生目的话,就像浮萍一样,对社会来说,拥有确定的目标和理想是相当重要的。

  要朝向哪个方向?以什么为目标?迷失这个指标,是深陷迷惘的原因。那么,“理想”是从何而生?我想,除了“哲学”外无他。分析现状虽然也很重要,但是 正因为遇到瓶颈,更必须返回根源之处,重新思考人生存的意义以及社会应有的状态。现今日本尚拥有经济实力,人才也很多。我想,接着就是要拥有“哲学”。

  没有哲学,将随波逐流,只会盲从现状,无法创造撼动时代的“清新气息”。如此一来,将使整个社会变得软弱、政治陷于独裁、教育缺乏个性,甚至文化也将奄奄待毙。

  我认为21世纪日本的目标,应该是要成为以人为第一考量的“人道国家”。牧口先生早在100年前(1903年)就已经在《人生地理学》中,明确指出此 理想。他预言,时代的趋势,将由军事、政治、经济的竞争转为“人道的竞争”。这也正是日本该指向的道路吧。我认为循着这条路,一步一步的持续着,就能发现 到生存的意义,以及社会理想的状态。

爱与人比较的日本人

问:日本也算是世界中富饶的国家之一,但是许多人心中都不满足,原因何在?

  其中最大的理由,应该是多倾向于爱与他人比较吧。有人说,现代人多为自私自利、自以为是,但也很容易受周遭及流行所影响。我记得卢梭的《爱弥儿》一书中提到:“千万不要与他人比较,要与昨日的自己比较。”真是至理名言。

  人的欲望永无止境。老是觉得别人的田地比较好,不管在哪里播种也不会获得满足。因为不去耕作自己的田地,就不能真正品嚐到人生的真实滋味。特别是日本 人,自古以来就爱与人比较,又容易随波逐流。尤其是年轻人,经常是与人比较后就陷入低潮。“这世上,一定有只有你才能完成的使命、只有你才能辉耀的人 生。”──我想以这句话来鼓励21世纪未来的主人翁。

要加强与他人的系绊

问:现今日本面临孩子生得少、社会高龄化、景气低迷等问题,对于未来惶恐不安。我们应该从何处寻求希望?

  我刚才也说过,其实日本还很稳定,根基还很稳固。试想想战后那时代,真的是一无所有。的确,现在失业率增高,令人担心的因素也很多。但只悲观,情况也不会好转。

  我喜欢的哲学家阿兰说过:“悲观主义的人闹情绪,乐观主义的人重意志。”我认为缺乏意志,会让日本目前所面临的情况更加恶化。此外,最令人担心的是,人与人之间的联系越见稀薄。

  即使孩子少、社会日趋高龄,但常重要的是附近有人可以谈心,遇到困难时也有人可以商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紧密,大家就能相互支援。但现今人际关系疏 远,尤其在家庭、社区里,这问题愈趋严重。唯有人才能鼓励他人;人只能活在人群当中。所以,恢复相互鼓励、让人精力倍出的紧密关系,正是使人生“充满活 力”的泉源。

在青年部的行动中,看到未来的希望

  学会员在日常中经常无意识地实践了如此的行动,何等尊贵!我们的存在,正是社会避风港、希望的灯塔,这是任何一位有心人士都知道的事。

  马上赶往遭遇困境的人处,与对方同苦、与对方共战──这“难忍不去帮忙对方”的人性表露,就是我们“人间革命”运动的原动力。

  当发生阪神、淡路大地震时,学会的青年们不待人说,率先主动提供救援物资、从事救援鼓励受灾区民的活动。海外会员也是一样。在印度、台湾、中南美洲的 秘鲁、哥伦比亚、萨尔瓦多等国,遭到地震、水灾为祸,各地的SGI青年部都投入各项救援活动。青年部如此的行动,正是社会的光明及未来的希望。

  我也期待这种“和平”与“人道”连带更加扩大,也希望大家支持。

政治的责任何在?

问:您刚刚也提到日本应指向“人道国家”的理想,而要实现这点,您认为该从何着手?

  就是教育。除了教育别无他法。日本战前以军力为荣,战后以经济力自傲。但是,今后日本必须以“教育”“文化”为旗帜,构筑以“人性”为第一要义的社会。为此,必须放弃旧有的“为国奉献”的教育观,改变为“为儿童的幸福效劳”的国家、社会。政治也应以此为出发点。

  安德烈‧莫洛瓦说过:“政治的责任就是要救助母与子。”所有的作为,都必须是为了民众,特别是母与子。我常常强调教育对社会的重要意义,目的就在此。牧口先生、户田先生都是教育家,我也将教育作为我终生的事业而全力以赴。

  我认为从个人的幸福而至社会发展,甚至世界和平,所有的基磐,都在教育。现在我仍持续与莫斯科大学萨多夫尼希(Victor Sadovnichy)校长以“21世纪的教育与大学使命”为主题进行对谈,我们一致认为,唯有恢复开创人类无限潜能的教育,才是刻不容缓的课题。

  迄今为止我与许多有识之士进行对谈,大家也持相同意见。

脱离文化的“近代化”限度

问:接下来我们想请教您对日本文化政策的看法。最近,常有人主张要重新看待传统文化。对于这个问题,您有何看法?

  访问欧洲后,深深感到在所谓先进国家中,像日本这样粗暴、愚蠢地舍弃过往的国家真是少之又少。人这种生物,就跟脱离不了自然环境一样,绝对无法脱离扎根于传统的“文化环境”。我认为必须更严正看待此事。

  我感觉今日笼罩在日本社会的莫名所以的封闭感、窒息感,正暗示了抛弃传统文化飞奔过来的“现代化”已走到尽头。在思索今后文化政策时,在关心快速进展的“IT(资讯技术)革命”的同时,更要注视文化与人类的关系。

对政治失去信心

问:近年来,政治家贪污、绯闻频传,对政治的不信任度日形高涨。您认为政治家应具备的资质为何?

  看看最近的日本,不仅是政界,连官界、财经界等,社会各个范畴都充斥着腐败,身为高层人员却放弃应有的责任的例子很多。形成人格骨干的廉耻心消失了,情况严重。成人社会的情况是如此,再怎么谈论孩子的教育,都如同空中楼阁般不切实际。

  无论如何,现在是国际化时代,政治、外交,最后都是取决于人。是以“人格”与“见识”决定胜负。但是,很多人都认为如此有为的政治家却不多。

  有件轶闻提到,战后麦克阿瑟将军询问当时的吉田首相:

  “比起明治时代的日本领袖,为什么昭和的日本领袖的格局如此的小,好像是不同的国家一样?”吉田首相就向一名有识之士谘询,结果得到的答案是:“没读古典书籍”。

  如果平日就常阅读古典书籍,其精髓深入血液的脉动中,会自然地表现在其人的言行举止上。所谓的教养,不是表面上的知识,而是有无伟大的政治理念、政治哲学。

有责任对国民说明一切

  我与世界的领袖、一流的知识人士对谈,能感受到他们所散发出的“哲学”及“人性”的光辉。

  虽说是国际化的社会,身为首相、高官,外语能力很强,就是国际化时代的领导人吗?可能不仅如此吧。更重要的是,世界任何人都能理解接受的“见识”。仅适用于日本国内的独善行为,是行不通的。

  伟大的文学,能培养我们“清楚地说明”的能力。现今能够负起责任与国民对话的政治家太少了。民主主义就是无论何事都要说明,让大家能够了解、接受。日本政治最欠缺的,恐怕就是对国民“清楚说明”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