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从地球上抹去悲惨二字:马来西亚星洲日报专访

从地球上抹去悲惨二字:马来西亚星洲日报专访

1. 您怎么诠释“和平”两个字?它与“环保”(环境保护和心灵环保)有甚么联系?

没有比“和平”更尊贵的事物。“和平”是人类应该奋力争取的根本目的。这是我的人生方针,由青年时代起就一直如此。我的人生导师、创价学会第二任会长户田城圣也有个相同的信条,那就是“在这地球上抹去悲惨二字”。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在军国主义的驱使下,占领了包括贵国在内的亚洲诸国。户田会长就是为了顽抗这军国主义,是以被迫渡过两年的牢狱生活。战后,每当他看到朝鲜战争、一九五六年的匈牙利事件等纷争发生时,户田会长总会语重心长地对身边的青年说:“最苦的是老百姓,无论如何,都不可让如此悲剧出现。”我认为,和平是由建立一个绝不容许战争发生的世界开始的。

根据联合国统计,近年取得和平的国家和地区中,约半数在五年内再度爆发纷争。其实,那短暂的停火期间,并不可称为真正的和平。

落实“无战争的世界”,让世上千千万万民众不再苦于战争──这不正是活于二十一世纪我们的使命和责任吗?我深信,世界各国以及所有的NGO皆应以联合国为轴心,成立一个跨越国界的合作体共同挑战,如此才能迎来真正的和平。

除了战争以外,我们也有必要消弭贫困、饥饿等导致生活不安定,威胁人类生存的因素。建立一个人人都生活得安心的社会,让所有人的尊严都受到维护,并能自由发挥自己的专长,如此才可“从地球上抹去悲惨二字”,为永不崩溃的和平奠定牢固的基础。

这是为何我把和平与“保护环境”联系起来,将两者视为一体的原因。战争是破坏环境的罪魁祸首。它不但剥夺无数人的宝贵性命,更于一瞬间,把经过长年累月才孕育而成的自然界和生态系统消灭殆尽。另一方面,环境的破坏,以及随之而来的祸害本身也会成为纷争与对峙的起端。

全球变暖的问题更是如此。这个问题所影响的不单单是一国一地,而是整个世界,其中最容易受其所害的,是社会弱势的群众。明显的,其祸害还可波及未来世世代代的人类。

由这层意义而言,致力保护环境与力求和平一样,都是为了“从地球上抹去悲惨二字”,也是“对未来予以认真考虑,负起责任采取行动”。

不以旁观态度看待,视其为切身问题,掏出智慧付诸行动──若无法增加如此的人,问题永远无法解决。

这让我想起贵国一句箴言:“睿智是照耀生命之光”。

2. “人与大自然唇齿相依”,很多人都“知道”这句话,但却不“明白”--生命与大自然环境千丝万缕的关系建立在哪里。您多年极力分享和平价值观的过程中,是透过甚么方式来传达这项讯息的?

贵国有句引人深思的谚语:“大海不拒河川,森林不拒落叶”。人们可以从浩瀚的大自然,学习到生命循环的生活至理。您提出的问题,让我联想到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安瓦尔‧乔杜里(Anwarul K. Chowdhury)曾对我说的一段关于“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的话。请容许我在此作个简单的介绍。

三年前我与他会面时曾向他表示,希望各国更尽力支持联合国,他回覆说:“池田会长,你把联合国形容为地球民族的生命泉源,那我就借用你的话,把联合国比喻为空气。人们需要呼吸空气才能存活,但从未想过要对其表示感谢,还诸多怨言。若没有空气,就无法呼吸,生命就不可能存在。”虽然肉眼无法看到,但人们是生活在一个纵横交错的关系网络中的。古往今来,许多民族在代代相传的智慧中都提到,人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许多宗教也强调了这一点。佛法之中有“依正不二”的说法。“正”是“正报”,所指的是“人”,而“依”是“依报”,所指的是“自然环境”,这教义阐明人与自然环境有着不即不离的关系,守护环境就是守护自己之理。

西班牙思想家奥尔特加‧加塞特(José Ortega y Gasset)曾说:“我的存在包括自己与自己的环境。假如我不能挽救环境,我就救不了自己。”这句话的道理与“依正不二”的含义是相通的。我在与世界有识之士的交谈中,时常提到自然环境与人之间的关联,其中包括贝恰博士(Aurelo Peccei)和亨德森博士(Hazel Henderson)在内的环境研究专家,我们的对谈内容被编辑起来出版成书。贝恰博士本身着有《成长的极限》一书,是首名针对世界环境敲响警世之钟的人,为罗马俱乐部创办人。亨德森博士原本是为了保护孩子们,而从一介家庭主妇的立场开始意识环境的问题。如今作为一名未来学者,她致力提高民众在保护地球环境方面的意识。

我也与来自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印度教和儒教等不同宗教与思想背景的有识之士进行对话,琢磨商议与自然共生所需的智慧。

SGI(国际创价学会)的活动在世界一百九十二个国家和地区展开。我每年皆于SGI创立纪念日的1月26日发表倡言,其中曾强调过环境教育的重要性。许多SGI组织也在自己的所在地积极召开展览等活动,以加深一般市民对环境问题的理解。

过去,SGI曾经与其他NGO联手呼吁联合国制订“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十年”(Decade of 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这项呼吁作为联合国的决议案在大会上通过,于2005年开始实行。我们今后也将继续不遗余力地投身于保护环境的工作。

3. 绝大部分的人类都认为,个人的力量很微薄,一个人的行为无法为全人类的灾害或世界性问题带来破坏的影响,同时也不会造成建设性的改变。对您来说,如何才能让人类的绿色智慧从个人生活推广至家庭、学校、社会,以至世界,好让居住在地球的人都觉察到爱护地球是全人类的责任?

如您所述,人们总有自己的梦想和理想,但当碰到现实的厚墙而无法前进时,往往连希望都会丢失。

但不突破“无奈”、“无力感”等障碍就一事无成。那么,能够让人不为困难所挫,勇于向前的因素何在?

这不是只有某些特别的人才拥有的素质。 每个人都想“保护自己觉得珍贵的人或事物”,我认为,这种人人都有的心里状态或许就是其中的关键。

上面提到的未来学者亨德森博士原本也是一名平凡的家庭主妇,她是因为注意到从外面玩耍回来的小女儿皮肤经常敷上一层煤灰,而担心自己所住的纽约市空气受到污染,于是决定采取行动。

她努力徵求邻里其他主妇的支持,逐步扩大环保行动的规模,进而促请该市行政当局与大众媒体把注意力放在环境问题上,经过一番奋斗之后,终于成功地让纽约市的电视台每天播放当地的空气污染指数,并促成污染防治规范的实施。之后,其他都市的电视台也效仿纽约市电视台的做法,开始报导空气污染指数。改进环境的运动由此在各地扩展开来。

博士说道:“身为人母,才能体会生儿育女的艰难,因此都恳切希望为孩子创造美好未来。回望过去,我想,这正是让我们克服诸多迫害,奋战到底的原动力。”

五年前获颁诺贝尔和平奬的旺加里‧马塔伊博士(Wangari Maathai)亦如此。博士是肯尼亚人,据说,她在非洲各地展开的植树运动,是起源于她自家后院所种植的数棵树苗。我与博士会面时,她对我说: “未来并不是在未来,未来就是从现在这一刻开始。如果想将来要完成什么,必须现在就动手做。”博士的话强而有力,令我一生难忘。

我们SGI也以青年会员为中心,在各国召开植树运动。博士的植树运动则起源于肯尼亚,后来扩展至非洲各地,现在正逐渐成为一股横跨全球的洪流。

在马塔伊博士与亨德森博士的呼吁下,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于2007年推行了“全球十亿棵树运动”。开始时,这项运动遭受到不少人的嘲笑,甚至有人批评说目标是无法达成的 ,然而,它竟然在短短的一年后达成目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报告指出,参与者由小学生至国家元首,人数超过数百万人,范围囊括世界一百六十七个国家,所种植的树超过七十三亿棵。

这就是突破“无奈”、“无力感”,由每一个人在自己的地域开始, 将“变革时代”的浪潮推广至全球的实例。重要的是从“保护自己觉得珍贵的人或事物”的意愿起,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开始行动。当然,其中最为切要的,是维护生命的尊严。

若要寻找学习的榜样我们无须舍近求远,我们自己的母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贵国国民诗人乌斯曼‧阿旺(Usman Awang)歌颂:“无论我如何奉献自己,永远比不上生育我的母亲。母爱是无界限的,因为那是人性最单纯、最尊贵的秉性。”

“保护、孕育生命的慈悲与智慧”的根源,就是母亲、妇女。

以崇高伟大的母爱为榜样、维护妇女尊严──如此的社会,才有可能让尊重生命和人类,以至尊重地球和自然环境的思想紮根。

4. 您推崇和平,是否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度过少年时期的经历有关?当年,炮火中带来了甚么惨祸,使您至今都铭记在心,成为自己倡导和平的推动力?

我为和平而行动的原因有两个。其中之一就如刚才所述,是受我恩师户田会长的薰陶。户田先生在生时期盼亚洲的安定与世界和平,为此展开行动,他本身就有过与日本军国主义奋斗的经历。另外一个是如您所提到的,源自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切身经历。

我生长在东京。少年时代,军国主义的阴影笼罩着日本全国,我的四名哥哥被徵召入伍。我虽然身体虚弱,还患上了肺病,但为了支撑全家,不得不到兵工厂去打工。

随着战火加剧,政府当局以控制空袭火灾为理由,把我们的家拆掉,迫使我们疏散到远方避难。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我们在亲戚家的旁边搭建一间临时住所,但那也在一场空袭中被烧毁。房子被烧时,我拉着弟弟的手逃了出来,那时候的恐惧感至今仍记忆犹新。

战争结束后,哥哥们逐一回返日本,唯有大哥杳无音信。两年后公所传来消息,说他在缅甸战死。接获哀讯时,母亲悲痛地转过身,背对着我们在啜泣。母亲悲戚的身影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在大哥逝世的数年前,有次放假回国探亲时,忿忿地对我说起日本军在中国的暴行:“日本军太残忍了。他们蛮横又傲慢。大家不都是人吗?他们的行径是绝对错误的。”我还记得,去过朝鲜出征的父亲也在一旁颔首赞同大哥的看法。

我是继承了父兄的信念,特别注重与包括贵国在内的亚洲诸国进行交流,增进彼此间的友好关系。

我在执笔的小说《人间革命》的开头中如此写道:“没有比战争更残酷!没有比战争更悲惨!”这一节表达了我绝不容许如此悲剧重演的决心。我希望透过小说,把这份心意传达给肩负世界未来重任的青年。

日本在战争中对亚洲人民施与各种凶暴的手段,因此一有机会,我就敦促日本的青年:“不可漠视过去的历史,应虚心学习,与其他亚洲人民交好,共同创建和平的未来。”

遗憾的是,虽然偷袭夏威夷珍珠港事件在日本广为人知,但日本军进攻马来亚半岛的史实,虽比之早约一小时发生却鲜为人知。听说以日语发音的“宪兵队”(kempeitai)在贵国至今也是个通用的词汇,象徵着日本军政时代难以言喻的恐怖。

我们绝不忘却过去,为了在亚洲各国之间筑起友谊的桥梁,积极地与各国进行教育和文化交流,乐此不疲。

二十多年前,在我首次拜访贵国之际,由我创办的民主音乐协会与贵国的文化旅游部,于吉隆坡太子世界贸易中心的默迪卡礼堂,共同召开了一场亲善文化表演。其中的一个项目,是日本传统“阿波舞”的演出。女演员们头戴斗笠,身着色彩鲜艳的日本和服,她们轻快婀娜的舞姿,赢得了全场如雷的喝采。当她们脱掉斗笠向观众鞠躬致谢时,观众席上传来了阵阵的惊叹声。大家都以为身穿和服翩翩起舞的都是日本演员,却不知道原来其中还穿插了多名贵国的女演员。以文化为媒介,让异国的心灵水乳交融,这正是那场舞台演出的一大特徵。

令人高兴的是,我所创办的创价大学有幸与亚洲十六个国家的五十九所大学进行交流,其中包括了贵国的马来亚大学和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虽然看似无直接关联,但我深信促进开拓未来的学生和青年彼此之间的友谊,就是为亚洲的和平奠定基础。

5. 您人生的一个文学重点是儿童文学,您希望在孩子心中打造一个和平及美丽的世界,所以通过写作帮助孩子在心中种植正义、勇气、希望、认真和善良的种子。后来,有人把您的儿童文学作品制作成动漫,您认为,自己当初“在孩子心中打造一个和平及美丽的世界”的理想实践了吗?为甚么?

接获贵国将播放由我的童话着作改编而成的动画片的消息时,我感到光荣至极,因此想藉此访谈,向所有有关当局和负责人表示我衷心的感谢。

“少年显成年,早晨显一天”是英国诗人弥尔顿(John Milton)的警世之言。假若把人生比喻为一日,那么少年时代就是人生的早晨。早晨是阴是晴,播下的是怎么样的种子,将决定人生今后的发展。

我是细嚼着弥尔顿话中的深奥涵义,开始执笔写作童话的。我希望为小朋友们赠送勇气和希望之光,帮助他们在自己的心灵中播下友情与信赖的种子。

我二十一岁时受恩师户田会长经营的出版社聘用,最初被委派负责的,就是儿童杂志的编辑工作。我一心一意要搞好这份杂志,为其许许多多小读者们带来敢于梦想的勇气。由于工作所需,我时常与作家和画家见面。

我还登门造访当时最受少年少女欢迎的作家,恳求他们于百忙中抽空为杂志写稿。我对他们说:“孩子们是来自未来的使者。希望为他们带来勇气,培育他们的正义感。”

或许是我迫切的央求把他们说动,他们最后总对我说:“抝不过你的热忱,就为你写稿吧。”他们对我说话时的笑容至今还历历在目。

年轻时代的苦斗成了我的灵感和动力的泉源,让我自1974年的《少年与樱花树》开始,逐一地完成了多部童话作品。1990年,在这些作品的英文版即将出版之际,幸蒙世界闻名的英国童话画家怀尔史密斯(Brian Wildsmith)先生为其负责插图。

怀尔史密斯先生的插图创作色彩优美,诗意漫溢,为我的童话故事注入了新的生命。

我的童话作品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出版,与此同时,改编自这些作品的动画片也在二十二个国家和地区播放,其中包括菲律宾、塞尔维亚、冰岛、印度、汶莱、柬埔寨、香港、巴拿马和西班牙等地。

恳切希望我的作品,能让世界更多的孩子们明了自己的存在多么难能可贵,并帮助他们插上“勇气和希望的翅膀”,让他们得以抱着梦想,翱翔于自己使命的天际。

世界有许多优良美好的童话作品,其数量多得无法估算,倘若我的作品能够将孩子们领往这个美妙的童话世界,作为这些作品的创作人,我将感到万分欣慰。

6. 从儿童文学出发,传达 “环保”、“爱地球”、“和平” 的原因是甚么?这些作品,是否比较容易启发小朋友的绿色智慧?

每年的5月5日是日本的“儿童节”。对于这个节日的名称,我一直感到太普遍,于是想出了几个具有新含义的称呼--“二十一世纪领导人日”、“人类未来之宝日”。

我以创价的人本教育思想为理念,在日本的札幌,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韩国和巴西创办了幼稚园。

在开办每一所幼稚园的时候,我都优先与幼稚园的教职员分享我本身必守的信念:“孩子们年纪虽小,但每个人都有其高尚的人格,因此非以看待成人的态度看待他们不可”。

在与孩子们说话时,即使是片言只语,我都尽力弯下身来,让双方的视线保持同样的高度。

关于您所提出的问题,我在儿童文学中向孩子们传达“保护环境”、“爱护地球”、“和平”等信息,是出于对他们人格的尊重这唯一的信念。

若这些信息有其真实的意义和价值,那么即使内容显得有些复杂,但只要认真地思考如何在作品中表现出来,我相信它们必定被孩子们接受的。

无论是成人或儿童,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不是光靠累积知识就可得到的。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所有的哲学、分析和格言,无论它们多么深刻,在意义的强度和丰富性上,都不能与一个讲得好的故事相提并论。”换句话说,无论是成人或是儿童,如果把“友情为何重要?”、“为何要爱惜生命?”、“大自然为何珍贵?”这些触及人的基本智慧的问题,以故事的方式阐释出来,那将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就是我持续不断地执笔童话创作,教育孩子们的原因。

您在问题中非常贴切地用了“智慧”这个词汇。那正是我想在这段回答中强调的。

大约十年前,我与数名来自贵国的留学生一起访问由我创办的关西创价学园。那时候,我把一句贵国的箴言赠给该学园的学生:“阅读是知识之桥”。

我认为,儿童文学宛如一扇门,让孩子们满心欢喜地步上这道“知识之桥”。

7. 当小朋友在观赏动漫或阅读您的作品时,您是否会建议价值观和理念相同的长辈,从旁引导?为甚么?

年龄比较大的孩子也许能够自己体会到故事中的寓意,但年纪比较小的孩子就需要父母或祖父祖母读给他们听。故事结束后,还可问问孩子的感想。

同样的,在观看动画片时,父母可从旁向孩子们稍作解释,看完后还可分享彼此的感想。这种共度天伦的方式不但其乐融融,还颇富意义。

我相信,除了我的童话作品以外,这也适用于阅读或观赏所有的童话和动画作品。

有些童话作品可能含有描绘母亲逝世,或宠物死亡的情节。这可能让孩子感到吃惊,令他们无法即时接受。若有长辈在身旁轻声细语地鼓励和开导,就能帮助他们上了难忘的宝贵一课。

在阅读童话方面有了一定的基础之后,就可慢慢诱导他们去阅读其他种类的书籍,由浅至深,渐渐增加书本的难度,并不断以浅显易懂的话来教育和鼓励他们,相信他们最终将会对阅读培养出兴趣。

汤因比博士(Arnold Toynbee)是二十世纪的着名历史学家,与我出过对话录。博士幼年时,母亲经常在他的枕边给他讲关于英国历史的故事,这在他心中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博士说:“从我能记事的幼年起,多亏母亲以往的薰陶,使我对历史产生热爱,从此不曾磨灭。如果小时候母亲没有在我的脑海里、心目中赋予这项爱好,我一定就不会写这本书(《历史研究》)了。”

我上小学的时候,班主任每天都利用课余的时间,为我们阅读某时代小说中的一小段,也为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回忆。

8. 《地球宪章》订下四个基本原则:既尊重和关心生命共同体(Respect and Care for the Community);生态完整性(Ecological Integrity);社会公正与经济公正(Social and Economic Justice);民主、非暴力与和平(Democracy, Non-violence, and Peace)。首当落实的单位,是以政府带动,还是民间团体或个人?若是个人,该从何做起?

正如您所指出,《地球宪章》是一套以和平共生为基础,以建设全球社会为目标,为二十一世纪人类划出崭新指标的规范。

宪章内容由“地球宪章委员会”草拟,于2002年6月在荷兰海牙正式公布。该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包括1992年在巴西召开的“地球峰会”的副秘书长斯特朗(Maurice Strong),以及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

世界已经迈入一个各国各地区都联手合作,对地球的整体环境表示关心的时代。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在民众之中推广《地球宪章》。要如何做起,我所创办的“池田和平、教育、对话中心”已经在策划草案,为此举办研讨会,广邀各方面的专家前来参加,并且出版相关的研究书籍,始终如一地给予全力支持。SGI也认同了《地球宪章》的宗旨,和“地球理事会”、“联合国环境规画署”(UNDP)、“联合国开发计画署”(UNEP)共同制作了《宁静革命》影片,以作教育之用。此外,更和“地球宪章委员会”策划了“变革的种子”展,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

我想在此回答您的问题。为了落实《地球宪章》的四个基本原则,各国政府必须率先主导这方面的活动,这是不言而喻的。但我认为,在民众的阶层广泛地采取行动也是绝对必要的。

首先,《地球宪章》有“民众的宪章”之称。回顾该宪章的拟定过程,我们可以发现它广泛地汲取了世界各地文化传统的精髓,在经过了于民众的阶层展开的对话和讨论之后,才终于被制定。

更何况,扞卫地球环境,让未来能传承,是需要成千上万人自动自发、连绵不断的支持,而非一些暂时性的措施或举动。

关于这一点,“地球宪章委员会”的联合主席斯特朗曾一针见血地道出:“唯有这星球的每一个住民能真正斟酌理解,《地球宪章》才能显现其力量。”

换句话说,每个人都应该奉《地球宪章》为生活的指针,将之融入自身的行动中,这样才能开启通往地球社会和平与共生的道路。

此外,我认为人人拿出具体行动,从身边做得到的事开始执行是非常重要的。使家中的垃圾减量,改善消费量大、丢弃量也大的生活方式,都是重要的一步。还有,参与邻近树林或河川的保育工作,想必也是筑起守护地球全体生态的“防波堤”般的行动吧!

若积极地去诠释“全球思维,本土行动”(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这句耳熟能详的话,为了地球的未来,拥有“自己所居住的环境,自己来守护”这样的气概不也是相当重要的吗?

“有志者事竟成”,我常用这句格言去鼓励即将踏入社会的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