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就读户田大学

1949年,池田一边在户田的出版社担任少年杂志的主编,一边就读夜校

1949年,池田一边在户田的出版社担任少年杂志的主编,一边就读夜校

1948年,池田大作开始在户田城圣的出版公司工作,在那里负责少年杂志的编辑工作,磨练文笔。与此同时,他也开始在夜间大学上课。

户田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也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他结合这两方面的专长,在战前成功地经营一所补习学校及其他生意,还出版过一本畅销数学书籍。但战争几乎将这一切化整为零。战后,户田竭力重振他的事业,但却连连遭到通货膨胀的打击,生活和经济都濒临崩溃的危机,其中尤以1949年末的情况最为严重。为了不让创价学会受到波及,他辞去了学会的领导职务。

由于无法领到薪水,员工们接踵离开了户田的公司。池田坚持不走,还四处奔波,与公司的债权人协商还债事宜。

“有半年没有领到薪水,皮鞋穿得破烂、也没有正式的服装,身体更是衰弱不堪。尽管如此,但想到只要能守护户田先生,就算受饿鬼界、地狱界的煎熬也没关系,决意永不后悔。”1

由池田主编的《少年日本》

由池田主编的《少年日本》,是日本战后初期广被阅读的杂志

在如此艰苦时期,户田向池田透露了自己的办学构思──兴办一系列由小学到大学,并以他的老师牧口常三郎(1871-1944)的创价教育学理念为宗旨的教育学府。户田自身情况恶劣,这样的构思似乎不切实际,然而年仅二十二岁的池田却把户田的话牢记于心,两人之间深厚的师徒关系可见一斑。二十年后,池田将户田的理想化为现实,创办了从幼稚园至大学的创价教育机构。

在池田的辅佐下,户田终于偿还一切债务,他的经济情况也出现好转。为了挽救户田的公司,池田不得不放弃学业,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户田因此承诺池田,要亲自教导他,让他完成大学程度的教育。这些池田称为“户田大学”的课程,在每天早晨工作前及周末进行,并一直持续到1957年,户田逝世的前一年。

户田提供池田全面且严格的教育(1955年6月)

户田(右侧者)提供池田(左边就座者)全面且严格的教育(1955年6月)

“我每天上午,星期日则从早到晚,由恩师一对一的进行教授,包括历史、文学、哲学、组织论等万般学问。恩师几乎每天都问:‘现在在读甚麽书?’与其说是询问,还不如说是严厉地盘问。”2

户田的教学仔细、广博且相当严格。池田曾谈起:他年轻时的学校是个人私塾,受教于一位洞悉“人学”的老师──户田城圣。户田完整而彻底地教导他,内容如同百科全书般的包罗万象,涵盖政治学、经济学、法律、中国历史文学、化学与物理等。户田经常问他,“今天读过什么书?”或者“你现在在读什么?”有时会叫他简介某些书籍的内容,经常让他回答不出。有时,户田的要求太过严格而使他感到挫折。 "3

池田又谈到:“总之,我学习到恩师的人格。他无惧入狱,一生不断地燃烧着对和平的热情。他投入苦恼的人群中,不断与群众交流。其深邃的人类爱,正是恩师要教导我的。我所以有今天,百分之九十八都是从恩师那里学来的。”[详见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