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教育倡言

‘教育’本不单是学校的责任,应该是全社会一齐肩负的重大使命。如今,我们有必要重返教育的根本起点,即‘为了孩子们的幸福’,反省社会的应有姿态和自己的生活方式。1──池田大作

台湾的学童观赏由SGI和地球宪章推进委员会制作的环境展

台湾的学童观赏由SGI和地球宪章推进委员会制作的环境展。该展览是受到池田执笔的教育倡言启发而制作

池田大作的两篇教育倡言──《建设“为教育的社会”21世纪与教育》(2000年)与“恢复教育力,绽放内在精神性光辉”(2001年)──论及他由1970年代开始便一直探讨的数个主要思想。这两篇倡言虽然是针对日本教育制度特有的问题,但却是以一般人为对象而写的,所讨论的观点也涉及教育全盘。

池田的2000年倡言以探讨日本校内暴力与犯罪事件剧增的问题为开头。倡言把这个问题视为成人社会风潮的投影,提议进行思维上的根本转变,把“为社会的教育”观念,改为“为教育的社会”观念。

在一个为教育而存在的社会,学习将被视为人生的目的,能够让人体会身为人的真正意义,而非单单使人变得更有用或更具竞争力。把教育视为一种手段,“就等于把人视为一种手段……这种教育制度完全培养不出丰富多彩的人格,只能铸造同一模式、特定类型的人物形象。”2 

池田还在该倡言中论及,“为了防止因内阁更迭而失去教育方针的连贯性,或因政治主导而被任意修改”3,不可不将教育从政治中独立出来。池田建议赋予教育等同立法、司法、行政三权的地位与独立性。在执笔该倡言之前,池田也发表过相同的论说,提倡在世界上设立防止政治介入教育、使教育独立的“教育联合国”。

此外,池田还提出各种旨在促进教育的国际合作提案。如有关教育的世界宪章、大学校长的国际会议、将各国学生聚集起来的学生团体世界联盟等。

另外,更发表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教育倡言──《用教育营造可持续的未来》,提出从2005年开始,制定“联合国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十年”的方案。这个方案在2002年“可持续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的事前准备期间,在日本创价学会的代表于一个日本NGO会议上提出之下,受日本政府采纳,于首脑会议上由日本政府提出,获得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