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值遇人生之师

战败后的日本一片混乱,人人心感困惑旁徨,身处如此时代,池田大作拼命阅读少数能到手的文学或哲学书籍,希望能从中找到人生的意义。就在这个时期,池田值遇了户田城圣(1900-58),一位影响池田一生的人。户田是一位教育家,也是创价学会的创办人之一,他在战时因为反对军政府的政策而遭受迫害,蒙受两年的牢狱之灾。

池田与他的恩师户田

池田(左侧者)与他的恩师户田,于1958年3月鼓励创价学会会员

1947年,池田参加了创价学会举办的一个小型座谈会,头一次听到户田的谈话。当时,虽然池田对于宗教思想感到怀疑,但他写道:“在战争时期,他曾跟剥夺了日本国民自由与权利,狂热推动对外侵略战争的军部势力进行了不挠的战斗,为此而系狱达二年之久,但始终坚贞不屈。因此,他说出的话语是那么踏实和富有份量。‘这个人值得信赖!’直觉这样地告诉我!” 1 [详见全文]

户田勇于反对日本军政府的举止深深地撼动了池田。户田在军政府的肆虐下遭逢丧师之痛,是以深觉日本社会需要进行彻底改革。池田回忆道:“我决定,一生追随户田向他学习。” 2

创价学会

当时户田正致力于重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军政府瓦解的创价学会。那是他与他的人生导师、教育家牧口常三郎(1871-1944)在1930年共同创立的在家佛教团体[见国际创价学会的简明历史]。日莲佛法强调人人身具佛性、拥有无限潜能,户田认为这是转变日本社会的关键。强调人人身具佛性、拥有无限潜能,户田认为这是转变日本社会的关键。

户田从他在1945年出狱的那一刻起,就展开一场精神斗争,在日本社会倾力推广日莲佛法,让人人都能够从中受益,直到他在1958年辞世为止。为了实现恩师户田的构想,池田全力以赴,在创价学会战后的建设中,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

池田追随户田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十年,但却成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光。他认为自己今天的一切,几乎都是源自户田的教导。池田的谈话经常提到户田与他的思想,其著作也往往引用户田的话,这都显示了户田对池田的影响。池田不断地思索与谈论师与弟子之道,在和各方有识之士交谈时,总会谈到对方的老师,在谈论或描写历史人物时,也会探讨相同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