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勇气、信心和希望

《池田大作选集》

  谁的青年时代都会留下许多的回忆。不,如果没有回忆,恐怕就不能说曾经度过青年时期。我当然也不会是例外。

  我的家境贫穷,结果四个哥哥全部被征去当兵,赶赴战场。在这样的状况下,经济上和时间上都没有宽裕,连商业学校和专科学校都未能上,只得靠自己的力量上了夜校。而且我当时的身体也不太好。

  不过,我自认为还是把全部的精力投入了自己的工作。我曾经由于公司的工作,拉着大板车走过银座大街,也曾经当刮起秋风的时候还只穿着一件翻领衬衫。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我从来没有産生过丝毫羞耻的感觉,甚至对于作为一个青年能含着微笑尝受辛苦和进行奋斗,感到像戏剧似的,有一种骄傲感。事实上经历的这 些劳苦确实已经成为我今天人生的基础。

  我当时有一种信心。不,应该说它近似于一种决心。我认为青年不应当为虚荣而生;要以自己赤裸裸的身姿在社会中昂首阔步,要拿出全部的力量,在人生的道路上坚定地走到底。这种决心当时是支撑着我的强大力量,至今也丝毫没有改变。地位,财産和荣誉等统统都可以抛弃,最后,剩下的人所取得 的胜利,乃是人生最大的胜利。———我准备一辈子把这铭记在心中。

  但我也有值得深深反省的地方。那就是在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应当学好更多更多的基本的东西,而且应当把身体锻炼好。自己虽然已经意识到青年时代的重要性,自认为也多少读过一些书,但现在我深深地后悔,如果当时能十倍,二十倍地努力就好了。

  现在回顾自己的青年时代,痛感青年时期是多么地重要。归根结底,人的一生是由如何度过青年时代来决定的。———这么说并不过分。

  青年是建设,也是未完成的作品。所以也可以说包含着无限可能性的未知数。

  而且青年都富有革新的精神,具有旺盛的生命力。这是最伟大的。如果青年忘掉自己的建设,一味地追求虚荣,只想找窍门,变得没有气魄,那也可以说是青年的精神上的自杀。这是最愚蠢,肤浅不过的了。

   不过,更深入地考虑一下,我深知任何一个青年的生命力中都潜藏着如同激流一般的年轻的热血。如果能给他们坚定的理想,信念和指导,他们一定能做出有利于社会的伟大的实践,度过有意义的人生。现在的领导人对青年只进行批评,却不作任何自我反省。他们沈醉于自己的名利,一味追求声誉荣达,而太不了解青年的 心。

  也许人们会以为我狂妄,但我确实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一国之盛衰,时代之消长,在很大的程度上为青年有无自觉及其动向如何而左右, 这是自不待言的。……但这里绝对不能忘记的事实是,必须在伟大的理念与杰出的领导者之下,青年的建设才会有所成就。如果没有这种理念和领导者,任何时 代的青年,其热情与力量都将归于徒然。而且,如果追随错误的思想与领导者,就会像怒涛一般奔向业火与动乱的方向。”———这是我距今10年前所写的一段话。寻求这种理念、哲学和领导者,完全是各个人的自由。我只是为现在的当政者不能给青年任何东西而感到悲伤。我们还必须要监视他们把我们国民带领向什么方向。因为从世界的潮流来看,是不会永远容许这种不负责任的“天下太平热潮”的。

  我还实际地感受到,青年的价值是在于勇气、信心和希望。青年有勇气去实践,乃是创造一切的根源。而支撑这种勇气的,恐怕应该说是信 心。从社会来看,没有信心的人是相当多的。一味地迎合附和他人的人,等于是泡沫。有了信心就不会犹豫,也不会迷惘。但这种信心是産生于彻底完成自己的使命 与责任的实践。没有希望的人,没有未来的青年,等于是行屍走肉。进一步说,人生中最杰出的人,是能够在一生中贯穿着青年时期所具有的理想和建立起来的 “梦”的人。

  青年是一国之宝,是下一个世代的世界的财富。没有一种力量能站胜这种财宝。腐蚀这些青年的未来,夺走其生气,那就如同把财宝仍到海里。至于那些把青年们赶进战争,不惜断送他们年轻生命的领导人,那只能说他们是极恶的人。

  我喜欢青年,最高兴青年的成长,每当看到他们在智慧、和平与幸福中发育成长,心情不禁为之激动。我至今仍希望一辈子与青年们共同前 进,永远充满青年的气息。而青年们能很快地在我们所筑起的基座上,一个接一个地为创造世界的和平与文化而展翅高飞,乃是我唯一的愿望和最大的喜悦。

~池田大作著(196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