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菲律宾独立运动之父黎剎献上花环(1998年2月于马尼拉)

为菲律宾独立运动之父黎剎献上花环(1998年2月于马尼拉)

菲律宾总统拉莫斯(Fidel Ramos)在纪念菲律宾独立100周年时,将黎剎骑士协会的“黎剎国际青年和平奖”赠与池田

菲律宾总统拉莫斯(Fidel Ramos)在纪念菲律宾独立100周年时,将黎剎骑士协会的“黎剎国际青年和平奖”赠与池田

a+ a- print

身为亚洲的一份子

"尽管日本人忘记,菲律宾人也绝不会忘记……菲律宾在历史上曾遭到许多国家的侵略,不过一般都认为侵略者中,以日本人最为残酷……。大部分日本人都不知道这事实。学校没有教导。日军掩饰事实,没作出任何道歉。." 1──池田大作

日本军队于1942年4月登陆菲律宾的巴丹省。在占领其间,日本军曾对菲律宾人民犯下残酷的暴行,但日本政府至今尚未正式承认此事实。

日本军队于1942年4月登陆菲律宾的巴丹省。在占领其间,日本军曾对菲律宾人民犯下残酷的暴行,但日本政府至今尚未正式承认此事实。

池田也驱动笔锋,以文墨来促进和平与相互理解。这可说是他另一环的文化活动。文墨是涉及范围最广的媒介,池田便是藉此来推动文化、国家间的相互尊重。许多SGI会员都是透过池田的著作,而认识古巴作家、民族英雄荷西‧马蒂(José Martí)之名,知晓他帮助古巴从西班牙的统治中独立的史迹。即便政治立场迥然有别,美国SGI青年会员都被马蒂所展现的大勇大仁所感动,对于邻国古巴、其风土民情和精神传统都有了更深的理解。

同样地,池田的著作也让日本创价学会会员得知菲律宾独立建国英雄──荷西‧黎剎(José Rizal),并学习这位品格高尚,身兼医师、文学家与人道主义者等职衔之人的精神,以及为菲律宾独立所展开的奋斗。日本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略菲律宾,大肆残害当地人民。这段历史惨剧在日本鲜为人知,不仅如此,对于菲律宾及其他经济较弱的亚洲国家,日本社会还存有强烈的优越感。就如此历史和社会背景而言,日本学会员敬黎剎为学习模范之举含有深远意义。

正视历史

池田从不回避二战的后遗问题,由1960年代起不断采取行动来弥补日本的过失。池田的一贯作风,使他赢得了亚洲人民的信任与尊敬。池田多年来积极推进日本和亚洲诸国之间的文化和教育交流,其中包括把这些国家的文化和艺术引进日本,让日本人有幸一睹其风范。这在某个程度上改变了日本人的成见。

池田的文笔作品由其显露了他对亚洲人民的愧疚与情谊。透过这些作品,池田结交了亚洲各国文化与政治界人物,与他们展开对话。对话的内容,也反过来提供池田执笔写作的灵感。

其中的一个例子,就是有关玛丽亚‧罗哈斯(Maria Roxas)的文章。她是菲律宾文化中心的前任总裁,也是政治家──爱斯科达(Josefa Llanes Escoda)的女儿。爱斯科达于日本军队占领菲律宾期间,被日本宪兵逮捕并杀害。池田的文章道出爱斯科达富有爱心的胸襟,描述她在面对日本军残酷的迫害时无畏、不屈的品格。这与鼓吹日本军国主义的人完全相反。

池田写道:“在爱斯科达女士眼里,根本不存在什么国籍之类的问题,她的唯一标准是‘大家同样都是人’。而日本恰恰与此相反,那‘作为日本国民’高于一切,‘同样都是人’却是次要的。所以不忍心对‘日本国民’施行的残暴行为,却在菲律宾胡作非为。”2

池田撰写这篇文章的用意,不但是为了揭露不公至极的历史事迹,更是为了勾勒出人心善恶的区分:“暴君们倚仗虚伪、歧视和自私自利的手段,横行霸道。人民群众则凭靠真实和人道主义精神,展开群众运动。这两者之间的斗争如今仍在继续着。”3池田的文章,让人回归到自己的人性这人类共通的本质,从而在人与人之间搭筑起沟通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