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佛教领导人呼吁拟订“废除核武器条约”

──“深层报导”(InDepthNews)专访池田大作

世界知名的佛教思想家池田大作,敦促世界各国,为拟定废除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条约,尽早开始进行协商,以期能在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轰炸的七十周年(2015年)将之实现。

若能落实《核武器公约》这样一份国际条约,就可禁止开发、测试、生产、储存、转让、使用和威胁使用核武器,并将之根除。该公约将与既存的有关禁止生物、化学武器,及杀伤人员地雷等公约的形式相仿。

草拟《核武器公约》提议自1996年起就频频出现。今年5月3日到28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上,关于制订该公约的事项首次出现在会上通过的《最后文件》中。

“我们必须加紧步伐,再接再厉”,身为佛教团体国际创价学会(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简称SGI)会长的池田如此说道。池田长年累月呼吁各国销毁既存的核武器,也曾于2009年9月为创建无核武器世界,向国际社会提出五点建言。

“深层报导”与“国际新闻社”(Inter Press Service,简称IPS)合作,特派资深记者拉梅什‧尧拉(Ramesh Jaura),透过电子邮件向池田进行采访。以下为专访内容:

问:池田博士,请问您如何看待此次《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的结果?您认为它真的为这世界开启了通往废除核武器的道路吗?又或者恰如一些评论者所说的,这无外乎是一些空头承诺和无稽闲谈呢?

池田:如同您所指出的,对审议大会的结果,众议纷纷。我个人觉得,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有核武器国和无核武器国无法化解彼此间的主要意见分歧,导致《最后文件》未能采纳会议中提出有关订定时间表去推进核裁军协商的议案。除此之外,许多问题也依然悬而未决。

虽然如此,上届2005年审议大会因各种分裂因素而瘫痪不前,但这次的大会避免了相同情况的出现,而且大会所通过的《最后文件》中,包含了明确的行动计划。依我而言,各国政府已逐渐意识到,不该错失可以让这世界更接近无核武器化的任何良机。这点是非常明显的。

我个人非常喜爱中国文化巨人鲁迅(1881-1936)的一段话:“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路”(鲁迅“故乡”)。所谓“进步”就是这个道理。各国政府应该众志成城,以《最后文件》为基础,在未经开垦之地,一步一脚印地把路走出来。同时,掀起国际舆论,呼吁尽早实践文件中的各项协议。其中的一个关键,就在确保民间社会和决策者间的对谈得以持续进行。

问:您如何形容其中的主要成果?

池田:我认为审议大会有三个意义特别深远的成果。首先,会议不但明确地表示所有国家都需要采取行动为无核武器世界的建设铺路,还首次在其《最后文件》中指出缔结《核武器公约》是有必要的。其二,会议也表明消除核武器所构成威胁的唯一方法,就是废除这些武器。其三,会议考虑到核武器的毁灭性质,呼吁各国遵守《国际人道法》。

至会议召开为止,无核武器国及非政府组织虽然再三发出呼吁,要求成立《核武器公约》来彻底废除这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都一味遭到拒绝,被一些“时机尚未成熟”或“不符合国际关系所需”之类的措辞搪塞。

结果,缔结《核武器公约》一直不被列入国际磋商的考虑范围内。这就是为何审议大会在其《最后文件》中提到《核武器公约》一点具有如此深远的含义。

我相信这是在多方努力下达到的成果,其中包括审议大会主席、联合国裁军事务署等相关的联合国机构、关注废除核武器的国家,以及许许多多热忱满腔、努力不懈的民间社会体团。日本创价学会的青年会员也为支持成立《核武器公约》而募集了二百二十万人的签名,并将之呈交审议大会主席和联合国秘书长。

问:我们将何去何从?

池田:我们必须加紧步伐,再接再厉。我建议以2015年的审议大会为目标,尽早开始商讨该公约的成立。2015年恰逢广岛与长崎遭原子弹轰炸的七十周年。前途虽然障碍密布,不过我坚信,现在正是全面禁止核武器的关键时期。

这在上述《最后文件》所提到的两项原则中是最明显的:“本会议再度确认和阐明,全面消除核武器,是应对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的唯一终极保障”;“本会议对核武器的任何使用所能够造成的人道惨祸表示深切的忧虑,重新确认所有国家有必要无时无刻都遵守包括《国际人道法》在内的有效国际法”。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在讨论核武器问题时,各国政府的话题往往注重政治和军事方面的问题,人类的存在价值和生命的尊严一直都不在他们考虑范围内。

问:为何把核武器问题归类为人道主义问题?

池田: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爆炸生还者在审议大会上发表体验,促请废除核武器。他们的体验证明了一点――核武器可被称为惨绝人寰的终极武器,其危害并不是在爆炸后的一时半刻就完全显现,而是会连累受害者的子孙后代,令人苦不堪言、丧尽生命的尊严。

出于这番道理,我的导师、创价学会第二任会长户田城圣(1900-58)斥之为绝对恶。他坚决认为,绝对不可把它当成可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使用的常规武器。

核武器能够动摇世界和平的基础、侵害人性尊严,其存在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被容许的。这样的认知,是《核武器公约》所需的伦理基础。让核武器时代落幕的关键,就在于秉持《国际人道法》的精神和原则来处理核武器。

问:帕格沃什科学和世界事务会议(Pugwash Conferences on Science and World Affairs)主席达纳帕拉(Jayantha Dhanapala)博士把会议上决定实施1995年的中东决议之举,形容为“该会议最富意义的成果”。但由于美国和以色列在数个关键事项上没有明确表态,对于这项决定是否能够促使中东地区成为无核武器区,许多专家仍然保持质疑的态度。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池田:由去年开始生效的中亚和非洲无核武器区条约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这是除拉丁美洲、南太平洋和东南亚地区以外的另两个无核武器区。这两个地区内有曾经一度研发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因此条约的生效别具意义。

接着下来的挑战,是如何促使世界其他地区也加入无核武器区的行列。就中东地区当前的情况而言,与东北亚及南亚地区相同的是,实现此目标的前路坎坷无比。审议大会就是基于这个理由,呼吁于2012年开会讨论,让中东地区摆脱对核武器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依赖。当然,中东的问题错综复杂,并不可能在一个会议后就完全解决。当地的纷争与仇恨历史长远,根深蒂固,召开如此会议本身就是一项艰巨之事。

但当前的情势每况愈下,绝不容我们坐视不理。我们必须寻找更多的对话管道,以便缓和该地区的紧张局势。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Arnold Toynbee,1889-1975)曾作过如此比喻:“这是个‘戈尔狄安之结’(Gordian knot),需要纤细之手来慢慢解开,快刀斩乱麻之法是行不通的。”为解决中东久已呆滞不前的问题,并解除该地区的对立结构,透过持续不断的对话来消减彼此的恐惧、猜疑和不信任是势在必行的。我们必须铭记于心――对话不会因为对立的存在而无法进行,反之,对立的存在显示了进行对话的必要性。

问:具体来说,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池田:为了迎来无核武器的世界,我们首先要停止相互威胁,倾力消除构成威胁的因素,并改变自己看待威胁的观点。信任必须得到修复。所有相关单位非携手推广足以维护人身与心理安全的措施不可。我相信,这方法皆适用于东北亚、南亚以及中东的情况。唯有放眼于未来,真心展开对话,和平共处的理想才有望得以实现。

召开中东会议的重重困难显示,民间社会、全球社会必须给予鼎力支持。审议大会的《最后文件》提到,如此会议需要得到有核武器国的全面支持和参与。除此之外,我也希望日本,作为一个亲历核武器悲惨的国家,会与其他无核武器国合作,共同创造适于在中东持续进行有效对话的条件。

问:您认为民间社会应如何将空谈化为承诺,再将承诺化为现实?我所指的,是关于《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omprehensive Test Ban Treaty,CTBT)、《禁止生产核武器和其他核爆炸装置用裂变材料条约》(Fissile Material Cut-off Treaty,FMCT)和《核武器公约》等方面的问题。

池田:尽管呼声连连,于1996年缔结的CTBT仍未生效,甚至连商讨成立FMCT的谈判过程都还未开始。但这都不足以让我们感到绝望。

CTBT原本就没有任何约束力。即便如此,国际公认的五个有核国家自签署该条约以来,就一直遵守着其中关于不再进行核试验的条款。印度和巴基斯坦也从1998年起采取了相同的决策。CTBT组织筹备委员会也在着手开发更完善的审查制度,以确保没有国家进行核试验。

印度尼西亚在本次审议大会上表示愿意签署CTBT。如果美国也签署的话,那么足够让该条约生效的空缺将减至七个国家。至于FMCT,五个有核国家已经同意停止生产核爆炸装置用的裂变材料,直到谈判开始为止。

问:如何才能促使这些至关重要的条约生效?

池田:首先必须办到的,是结合全球人民的意志和国际舆论。如此才可使各国政府感到事态紧迫,需要即刻开始行动。

目前,真正努力为这个问题行动的,几乎都是相关的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但这是个关乎全人类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绝对不可将其推给一小撮的决策者来全权处理。

禁止地雷和集束弹的条约,就是在一般民众的推动下成立的。这些武器的恐怖性质触动了他们的良知,让他们心感愤慨,坚决不让更多人受其所害。基于相同的道理,若人们能够了解到CTBT和FMCT在缓减核武器的威胁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国际舆论将掀起支持这两项条约的阵阵波涛。

由今年一月至三月为止,八个国家的SGI青年与学生会员展开了一项调查,询问与自己年龄相若的人对核武器的看法。许多受访者起先都反问,这样的调查到底意义何在。这样的反应说明了一点,那就是,许多人都不把核武器视为切身的问题。即使如此,有近百分之七十的回答者表示,核武器的使用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被容许的。另外,也有超过一半的回答者表示,新预定的核武器问题会谈,会直接影响禁止使用核武器。

我们务必锲而不舍,在民间社会提升人们对核武器问题的认知和关注,并强调CTBT与FMCT的重要性。这是极其关键的一步。这般努力不但有助于消除阻扰我们前进的障碍,还可以转变顽固的现状。SGI之所以于2007年开始推行“废除核武器民众行动十年”,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问:那么教育又可以做些什么?

池田:在审议大会上,包括日本在内的四十二个国家发表联合声明,强调核裁军与不扩散教育的必要性。我们希望继续与联合国裁军事务署、CTBT组织筹备委员会等为了推进各项条约而设的组织,和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等非政府组织合作。

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就必定可以在国际社会打稳无核武器世界的基础。年轻人已经率先行动了。全球人民必须万众一心,弥补理想与现实间的差距。我们的心意已决,必定让CTBT和FMCT成为现实,更要落实《核武器公约》,以便有效地全面废除所有核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