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百年一遇的小提琴手——梅纽因

梅纽因(Yehudi Menuhin,1916-1999年)

  二十世纪最优秀的小提琴手。指挥家。生于美国纽约。四岁开始学习小提琴,七岁初露头角。在美欧各地活跃,有“神童” 和“天才”之称。十八岁的时候,在七十二个都市举行了一百一十次音乐会。年不到二十岁已经名满天下。第二次大战后,主要在英国和瑞士活动。58年在英国组成梅纽因室内管弦乐团,翌年到伦敦定居。63年和77年分别在英国和瑞士成立“梅纽因学校” 和“国际梅纽因音乐学院”。除了推广音乐、培养后进之外,还致力于人权与和平运动。51年首次访日,曾经六次在日本演出。92年 4月,与池田SGI会长在东京会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音乐队

  1951年9月15日。青年在羽田机场的舷梯上,受到许多摄影记者的包围。有“神童”之称,被评为“天才”,“百年一遇的小提琴手”梅纽因。

  当时的日本已经有十多年没有演奏家从海外到来演出。就在这时候,“世界驰名的泰斗首次来日”。公演刚一决定,所有爱好音乐的人士都鼓掌欢迎。梅纽因的到访甚至成为报刊上连环漫画的话题。可以看出其受到国民注目的程度。

  梅纽因没有辜负日本人的热切期待。蜂拥而来参加演奏会的听众,彻底被那神乎其技所吸引。当时战争虽已结束,但依然人心颓废。每一个人都感到那琴音充满着希望和勇气。文艺评论家小林秀雄把感动的心情写在报上∶“我感到震撼,还流出眼泪”,“啊,多么优美的音调。我清楚知道自己多么渴望这琴声”。

  “不管怎样困难的时代,音乐都会再三反复地设法鼓励我们。要是发自内心深处的音乐,那就更不用说了。”

  不知是否因为在战争结束后度过青春时代的缘故,梅纽因这番说话令我不胜感慨。黑暗的乱世,音乐和读书是我的希望根源。

  我最喜欢贝多芬的“命运”。雄浑的乐声响彻整个公寓里的窄小房间。置身其中,直觉心潮澎湃。

  那时候,户田先生的事业陷于窘境。受到残酷的“命运”袭击。每次听到这首乐曲,都会产生不能够屈服、势必打败困难的勇气。决心一定要维护先生。

  我希望与创价的同志分享音乐这振奋人心的珍宝。曾邀请精疲力尽的干部、灰心丧志的青年一起听唱片。甚至买乐器,成立音乐队和鼓笛队。目的全是为了给大家带来新的希望和力量。

把文化交回庶民手中

鼓笛队

  梅纽因的目标就是把艺术融会在大众和日常的生活当中∶“在白天打扫大街的人于夜里演奏四重奏。这就是我指向的世界。”说穿了,就是民众能够自由接触艺术的世界吧。我也是一样。我希望举办庶民能够穿木屐参加的音乐会,故创办了民音。

  说起来,艺术并非一部分人的独占物。把艺术用作逞威风的工具、自抬身价的装饰品。多么愚蠢的行为呢!艺术不光是为了盛装的绅士淑女而有,也是为了无冕的庶民而存在。演奏会和美术馆都不外如是。本来都是为了让平素没有机会接触一流艺术的人而有。

  民音在结成“公明政治联盟”的翌年(63年)成立。正因为如此,像“创价学会,指挥演奏”、“继政治之后是文化吗”等,受到各种各样的酷评。然创办两者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政治和文化交回民众手中。因此,我给组织取名为民主音乐协会(民音)。

通过对话达成共鸣

  92年4月春天。梅纽因在会面的时候,一开口便说∶“我渴望与池田会长见面。今天特别感到高兴。”

  其实,梅纽因早在五年前已要求与我进行对谈。虽收到他充满诚意的来信,由于未能安排到日程,所以才拖延到这一天。

  宽广的天庭,闪亮的眼睛。棕色的头发虽已变得银白,那朝气蓬勃的模样一如当年初到日本之时。

  有涵养的声音和谈吐、无可非议的礼节、高名的幽默,一举手一投足都有“小提琴的贤者”之称的风范。

  边进食晚餐、边谈话,会谈一共持续了三个半小时。梅纽因当时七十五岁。会见前后两天都是演奏会。本担心他的健康状态,但他看来非但没有倦意,对有意义的谈话,倒像是乐在其中。梅纽因在芳名录上写着∶“为通过对话达成共鸣感到高兴的一夜”。

  梅纽因最初是通过平日替他按摩的英国SGI妇人部员得知我的存在的。

  梅纽因称赞妇人部的技术∶“你的按摩技术很好。好像用手指来搭话一样”。不愧是艺术家,说话充满艺术性。妇人部坦率地说∶“我是佛教徒。按摩的时候,内心唱着南无妙法莲华经的题目。”

  “NAM-MYO-HO-REN-GE-KYO……很优美的音调”。梅纽因深为初次听到的题目韵律所感动。据说从那以后,在散步和洗澡的时候,梅纽因都会在口中唱念题目。对谈中,梅纽因说∶“很容易念,感觉愉快”。99年,梅纽因在去世的前一个月写信给法国SGI的朋友∶“你们唱诵题目,是极好的一回事”。二十世纪首屈一指的音乐家在妙法的题目中度过人生最终期。

  “接触一流的事物,提高本身的人格和教养!”这是户田先生的遗言。先生没有把我们青年培养成“宗教专家”。教导我们要“成为一流的社会人才”。

  我同样希望让青年接触“一流”的事物。懂得一流,马上便能看穿二流和三流。如果追求二流和三流,便始终不会分辨一流。接触一流的人物。听一流的音乐。看一流的书籍。鉴赏一流的美术。从中磨练出一流的人格。

  梅纽因晚年致力于教育。为了培养年轻的人材而创办音乐学校。位于瑞士的国际梅纽因音乐学院,就是其中之一。学院的利西(Alberto Lysy)音乐监督曾专诚访问关西创价学园,还为大家演奏。

  监督回顾与师匠梅纽因的邂逅,说∶“与泰斗交流──这正是培养年轻人材的最好方法”。是师弟的触发,和接触一流的人物。与一流的人物邂逅,能培养起伟大的技巧和精神。

“会长与我是同志”

  梅纽因的音乐教育目标是“帮助人使能发挥人性”。正因此,他坚决与压制文化和人性的势力对抗。

  会见中,梅纽因尖锐地指出∶“权力令人忘记人性”。

  我说∶“艺术唤醒人性”。

  “佛法”和“音乐”——在尊敬“人性”的信念上,两者达成共鸣。

  梅纽因说∶“池田会长和我是同志”。

~池田大作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