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田在美国哈佛大学与学生谈话(1991年)

池田在美国哈佛大学与学生谈话(1991年)

在冷战气氛最高张时,池田与当时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会面(1975年,华盛顿特区)

在冷战气氛最高张时,池田与当时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会面(1975年,华盛顿特区)

a+ a- print

对话作为通往和平的道路

"‘只有对话才是和平的王道’──只要人类历史不停止其前进,人类就不得不永远肩负这一命题。不管遭受多少冷嘲热讽,到最后也不能放弃这吶喊。"1──池田大作

与缔结EC(欧洲共同体)之父卡雷尔基博士(Richard Coudenhove-Kalergi)进行对话(1970年10月,东京)

与缔结EC(欧洲共同体)之父卡雷尔基博士(Richard Coudenhove-Kalergi)进行对话(1970年10月,东京)

1960年,32岁的池田就任创价学会第三任会长。在接下来的10年中,创价学会快速成长,作为一个“新兴”宗教组织,其出现在日本社会引起一番争议,让其饱受社会的歧视。学会会长之职虽然压力沉重,但池田就任后就立即带领学会往社会行动方面发展,因他深信,宗教的真正价值,在于为人类确立和平及幸福。

池田对对话的力量与可能性坚信不移,这是他和平哲学的中心思想,他在许多作品中用了大量篇幅来讨论这一点。

池田对对话的信念,与甘地及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等人的非暴力思想所含的道理是一脉相通的──池田和这两位先辈一样,对人及人的能力怀有坚定信念,对“暴力终究于事无补”也抱着切实的认知。莫尔豪斯大学(Morehouse College)马丁‧路德‧金礼拜堂(Martin Luther King Jr. Chapel)院长劳伦斯‧卡特(Lawrence E. Carter),曾经称许池田为将马丁‧路德‧金和甘地哲学付诸行动的人。

1970年代中期,为了推动及鼓励对话,池田开始拜访东西方诸国的领导人。

池田曾经写道,问题不胜枚举但“只要是由人引起的问题,人就一定能用自己的双手来解决。无论花费多少时间,只要不放弃努力解决问题的信念,就一定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认为其关键就是曾于过去的倡言中所提到的‘对话’。”2

过去40多年来,池田在和数以百计的人物会面谈话时,屡屡表达对对话的信念,不断揣摩印证,这些人物包括了人文、政治、经济、科学、文化和艺术各领域的权威。

与汤因比的对话

池田与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博士于1973年在伦敦合影

池田与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博士于1973年在伦敦合影

启发池田寻求对话的一个重要因素来自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Arnold Toynbee,1889-1975)。池田和汤因比分别于1972年和1973年在伦敦晤谈。汤因比的历史学特别注重宗教的角色,强调它是人们应付生活挑战的活力泉源,并且视佛教为适合现代文明的哲学。汤恩比博士邀请池田到伦敦,一起讨论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他们的讨论为期4天,其成果及后续的书信交流在1976年首先以日文发行,之后中文版亦问世,书名为《展望二十一世纪》。

汤因比鼓励池田与文化界及学术界的代表性人物对话,共同探讨现代文明的相关问题。在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汤因比交给池田一张名单,建议他去联系名单中国际知名的有识之士。

池田继续马不停蹄地与人会晤、对话,其中有一部分的对谈内容已经被收为专书,出版问世,并被翻译成不同的语言。最近发行的书包括了与和平学者博尔丁(Elise Boulding)、未来学学者亨德森(Hazel Henderson)、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罗特布拉特爵士(Joseph Rotblat)及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对谈录。这些对话揭橥了对人类普世价值的广泛追求,以及将人类丰富而多样的智慧传统,应用于处理全球人类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回顾历史,池田在冷战时期为了与中国、美国及苏联的中心人物对话而作的努力,显得特别有意义。同样地,池田由1960年代起于日中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如今也获得广泛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