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田与莫斯科国立大学的学生合影(1974年9月)

池田与莫斯科国立大学的学生合影(1974年9月)

a+ a- print

公民外交的写照

"我是一介平民,正因如此,行动才不受利害、立场与体制等拘束。以‘同样是人类一份子’这立场,我希望一贯始终地尽力集结世界上‘企求和平之意志’。"1──池田大作

  1974年,池田访问苏联,与当时的总理柯西金(Aleksey N. Kosygin)及其他官员会面。

  在日本媒体与政治人物的一片批评声浪中,池田踏上前往苏联的旅程。批评者质问,佛教团体的领导人怀有什么意图,竟要去拜访一个在基本意识型态上拒绝宗教、禁止宗教信仰的国家。当时正逢冷战时期,日本社会中弥漫着对苏联很深的敌意,苏联和中国之间的紧张情势逐步加剧,军事冲突的阴影笼罩国际。池田对于这些批评做出简单明快的响应,并且完全反映出他对外交的基本立场:“我要去苏联,因为那里有人!”

强化追求和平的意愿

培养一对一的关系:池田和苏联总理柯西金在克里姆林宫(1974年,莫斯科)

培养一对一的关系:池田和苏联总理柯西金在克里姆林宫(1974年,莫斯科)

  池田的行动及其动机被谴责为幼稚。他日后描述,由于当时感到事态急迫,希望能采取行动使情况有所改善。他如此形容当时的心情:“世界的民众将如何呢?相互之间没完没了地疑心生暗鬼,如果连未来的一代也要在不知哪天会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恐慌中惶惶度日,那还有比这更不幸的吗!”2

  在前往苏联的四个月之前,池田去了中国,那是他首次访问中国。池田在那里看到孩童帮忙在学校建造地下防空壕,以免在空袭中受到波及。他写道:“连孩童都笼罩在战争威胁无所不在的阴影之下,那样的情景真是令人难过。”3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的许多城市被夷为平地,上百万的人民丧失了性命,池田强烈感受到这个国家的人民对和平的渴求,这对他造成很大的冲击。对池田来说,这个渴求证明了人类都企求幸福与和平,这份共通的情感超越了国籍和意识型态的差异。

  在他访问苏联期间,池田开诚布公,用心地与见面的人建立真诚的友谊。

  负责1974年池田与苏联总理柯西金会谈翻译工作的莫斯科大学教授斯特里贾克(Leon Strijak),回忆当初的情况:“这个会谈与普通的日本访苏团谈的话是完全不同。围绕着战争带来的牺牲和苦难,大家都颇有共感。此外也谈及怎样防止战争的发生。”4

  根据报导,柯西金总理最初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与这位佛教领导人会面的,但当他听到池田描述不久前参访列宁格勒所留下的深刻印象时,严峻的脸部表情开始变得柔和。列宁格勒即今日的圣彼得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残忍的列宁格勒围城一役中,死亡人数高得令人发指。斯特里贾克教授回忆道:“最初,柯西金总理是带着非常警戒的脸色来出席这个会见……在会见开始之际,池田先生说起在这个城市所得到的印象。柯西金总理听了池田先生这些真情诚挚的话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他对池田先生说:‘实际上,当时我正在列宁格勒’。以这个话题作为开端,会谈的气氛为之一变,双方的隔阂也渐渐消弭。”5

  在对谈中,池田询问柯西金总理,苏联是否有攻打中国的意图。柯西金向他保证,苏联并无此意,并同意池田将这个信息传达给中国领导人。

共通的人性所及之处

  池田直率真挚的态度,让他赢得苏联政治界、学术界和文化界人士的信任,也使他得以结识全球各地有识之士,成为情谊延续数十载的挚友。

池田与苏联前总理戈尔巴乔夫的友谊从1990年起愈见深厚

池田与苏联前总理戈尔巴乔夫的友谊从1990年起愈见深厚

  池田与这些领导人物的深厚友谊,在他们对池田的感人致意中表露无遗。举例而言,当柯西金过世时,他的女儿将这位共产党领导人的一些私人物品送给池田,并描述她的父亲如何以温柔的语气谈及与池田的会面。

  池田所赢得的信任与尊敬同样反映在他自学术界及其他领域所获颁的表扬中。1975年,池田从莫斯科国立大学获颁第一个名誉博士学位。如今,全世界高等教育学府已经颁赠超过350个学术称号给池田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