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尋求21世紀世界與日本的「和平世紀」之道(一)

池田SGI會長展望21世紀的世界與日本,暢談「和平」﹑「文化」﹑「教育」之課題,以及宗教應盡的職責、創價學會的使命等。此文章原本被分為三次刊載,出現在2001年12月份的聖教新聞。

問: 首先,想請教您對21世紀的第一年,在美國同時發生多次震撼全世界的恐怖事件的看法。雖然也有人指摘此次事件的背景,主因在於「文明的衝突」、「宗教戰爭」,您認為此次問題的本質在哪裡?

  恐怖主義是破壞「人類和平生存的權利」。即使揭櫫多麼崇高的大義名分、主張,也絕不能容許如此的行徑。從佛法生命尊嚴的觀點來說,這是「絕對惡」的行為。

  不過,若將此次的事件單純視為是宗教、文明的對立,這不但不正確,也將帶來很大的弊害。

  假設犯人集團是伊斯蘭激進派色彩濃厚的組織,此次事件的作為,也絕對難逃人們對伊斯蘭社會、伊斯蘭信徒抱以偏見的眼光、抱持敵意。

  伊斯蘭擁有11、12億人口,是一個多樣化的世界,有許多愛好和平的人。我所創辦的戶田紀念國際和平研究所的特赫拉尼安(Majid Tehranian)所長,是伊朗人,是伊斯蘭世界中學問淵博的有識人士。

  我曾與他在對談中論述:歷史上有很多信仰基督教、伊斯蘭教等不同宗教的人們像鄰居般和平共處的例子。

  不單是此次的恐怖事件,被稱是宗教對立的事件,多半是政治利用宗教的層面居多。我認為必需銳利地看清事件的本質,並集結人類的睿智,徹底把它解決。

  聯合國將21世紀的第一年--今年,命名為「文明間對話年」。若因此次的恐怖事件,而形成「文明衝突」般的局面,社會、全世界將陷入一片混亂。

  我要強調,在全體文明面臨考驗的現今,更應在所有層面促進徹底的「對話」。

輩出人才的競爭乃宗教的生命線

問:當今,在各種層面上,宗教是眾所矚目的焦點。您認為在21世紀裡,宗教最大的使命是什麼?

  我認為宗教具有豐富、恢復人類內在精神的使命。以及應具有使社會朝向「幸福」方向、「和平」方向、「協調」方向的原動力。

  為此,我認為「推行活潑的對話」正是21世紀的宗教應指向的最根本的課題。

  這是世界有識之士一致的看法。

  十年前,我與揭發納粹大屠殺的作家埃利‧維瑟爾(Elie Wiesel)博士見過面。博士主張:「宗教必須是貢獻人類的宗教」「現今,宗教有必要再人性化」。

  遺憾的是,在過去的歷史裡,不斷重蹈眾多人在宗教名義下犧牲的悲劇。就連20世紀也不例外。

  迎接21世紀的現在,更必須端正如惡魔般的顛倒現象。我之所以經常呼籲要恢復「為人而有的宗教」,就是抱持如此的想法。

  宗教有「讓人沉睡的宗教」和「讓人覺醒的宗教」。21世紀的宗教該邁向哪條道路已非常明顯。

  今後的時代不單是以佛教、基督教、伊斯蘭等「宗派」的縱軸來判斷宗教,也必須由「人」此橫軸的觀點來判斷宗教。

  我之所以傾全力於「教育」和「對話」,就是考量教育和對話能與宗教相輔相成,不致使宗教陷入獨善。

  唯有貢獻社會的「輩出人才的競爭」,才是21世紀宗教的生命線。為了解決地球上所存在的問題,宗教家應傾注睿智和努力,因為這是時代的要求。

  SGI(國際創價學會)以各種型態促進宗教間對話,也是基於這個理由。我認為各個宗教站在「對話」的基礎上,在如何促使人格向上、如何貢獻和平的建設性層次上,互相競爭、切磋琢磨,是非常重要的。

凝視萬年未來前進

問:創價學會自創辦以來,在社會上完成了怎樣的任務?又,應該如何思考21世紀的活動目標?

  儘管創價學會曾被揶揄是「窮人和病人的集團」,但卻能救濟煩惱痛苦的人們,一同贏取幸福與光榮人生--此一事實,是最令人感到光榮的。

  民眾變得活潑進取、增加存在感,就能形成一大股和平的勢力。日本的宗教史可說是迎合政治權力的歷史,是學會轉換了此腐敗的風俗。

  由於學會員們拚命的努力與行動,構築了盤石般的基盤。迎接21世紀的今天,牧口先生、戶田先生所明示的具體構想,大致皆已達成。

  但是,若是考量佛法流布要邁入「末法萬年盡未來際」此規模的視野,現今只能說是踏出一小步的階段。

  歷史學家湯因比博士抱持創造歷史是「如水底中的緩流」的銳利觀點,著眼宗教達成人類共存共生的任務。

  對於政治、經濟、科學等範疇的激烈變動、毀譽褒貶,無須一喜一憂。

  凝視著「永遠的生命」,以千年、二千年如此雄偉的視點指向未來--我認為這正是創價學會以及SGI應前進的王道。

  在這之上,如何具體地為21世紀的世界「和平」「文化」「教育」的興隆、發展做出貢獻,這可說是我們的重大使命。

民主主義的真髓中存在著宗教的要素

問:接著,想請教您有關政治的問題。您認為宗教與政治間應有的關係為何?

  宗教是要祈願人們的幸福與世界的和平與繁榮。

  當政治腐敗、墮落,人們陷入痛苦時,為人們提出異議,是宗教人士理所當然的職責。

  因為誠如惠特曼所說:「民主主義的真髓當中,終究存在著宗教的要素」。

  不論是宗教人士基於信念進行政治活動,或是有關學會與公明黨的關係,在憲法上是毫無問題的,此事曾在國會的討論上多次得到確認。

  明知此種情況,卻故意、或出於政治策略而誹謗說學會是「政教合一」等,這才是問題所在吧!

  將攸關國民權利的重要問題,作為「政治鬥爭的工具」,真是荒謬。

  中國古代的堯帝有一則「鼓腹擊壤」的典故。(堯帝時代,有一位老人,擊腹鼓、敲打大地、謳歌太平的故事。是譬喻理想政治的故事。 )

  雖然不是如這故事所說「帝力於我何干」(帝王的權力與我無關),但是若能成為不會讓民眾感到政治的壓力、阻礙,宗教家不需為人民請命的話,那該多好。

  總之,我認為以民眾的立場「監督政治」,今後仍是非常重要的事。

勿忘「與民同在」的原點

問:學會自公明黨成立以來,一直支持公明黨,今後,對公明黨的活躍有何期待?

  儘管時代不斷的變遷,希望公明黨能忠於「與民同在」此組黨的原點。

  現今,公明黨高舉以「生命、生活、生存」為主軸的「人本主義」口號,深切期待它能達成國民政黨的重責大任。

  此外,也希望公明黨能重視「世界中的日本」此一大局的觀點。因為有很多國內外人士擔心日本的右傾化。

  總之,在冷戰構造的國際情勢下,一定會面臨種種的艱難。

  今後應更加努力落實政治理念、政策,若能不忘站在國民的立場、選擇負責任的政治,自然而然就能開啟一條大道。

  然而,像這樣,只要我對政治有所發言,立即就被指摘是「政教合一」。因此,希望能理解這是創辦人對黨的期望。

  無論如何,為了日本和世界美好的未來,我祈願公明黨能更加活躍。

呼喊改革前,應先律己

問:小泉政權所推動的構造改革中,預料將會帶來增加失業、減少福祉等「傷痛」,您對此負面影響的看法如何?

  儘管改革不得已會帶來傷痛,然而,重整能加以挽回的社會結構,這正是政治家的使命。

  經濟學家沙羅(Lester Thurow)博士曾說,要不怕失敗,構築一個能再接再厲、充滿生機的社會,才是最為重要。

  守護社會中弱者的安全網絡,乃是當務之急。若因構造改革而犧牲民眾的話,將本利全失。

  又,政治家若要呼喊改革,應先從律己的「政治家革命」開始著手。傾聽人們的痛楚、徹底服務社會--民眾期待這種真正政治家的活躍。

  重新評估特權、革職貪污官員、糾正官僚的不當行為。如江戶時代的上杉鷹山、恩田木工般,領導人應率先進行伴隨痛苦的自我改革。

  若不如此,國民是無法心服口服的。我認為小泉首相推動的構造改革能否成功關鍵也在此。(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