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尋求21世紀世界與日本的「和平世紀」之道(二)

有哲學才有理想

問: 迎接21世紀,您認為日本社會面臨的最大的課題是什麼?

   問題相當多,但總歸一句,就是對未來沒有理想。身為人,如果沒有人生目的話,就像浮萍一樣,對社會來說,擁有確定的目標和理想是相當重要的。

  要朝向哪個方向?以什麼為目標?迷失這個指標,是深陷迷惘的原因。那麼,「理想」是從何而生?我想,除了「哲學」外無他。分析現狀雖然也很重要,但是 正因為遇到瓶頸,更必須返回根源之處,重新思考人生存的意義以及社會應有的狀態。現今日本尚擁有經濟實力,人才也很多。我想,接著就是要擁有「哲學」。

  沒有哲學,將隨波逐流,只會盲從現狀,無法創造撼動時代的「清新氣息」。如此一來,將使整個社會變得軟弱、政治陷於獨裁、教育缺乏個性,甚至文化也將奄奄待斃。

  我認為21世紀日本的目標,應該是要成為以人為第一考量的「人道國家」。牧口先生早在100年前(1903年)就已經在《人生地理學》中,明確指出此 理想。他預言,時代的趨勢,將由軍事、政治、經濟的競爭轉為「人道的競爭」。這也正是日本該指向的道路吧。我認為循著這條路,一步一步的持續著,就能發現 到生存的意義,以及社會理想的狀態。

愛與人比較的日本人

問:日本也算是世界中富饒的國家之一,但是許多人心中都不滿足,原因何在?

  其中最大的理由,應該是多傾向於愛與他人比較吧。有人說,現代人多為自私自利、自以為是,但也很容易受周遭及流行所影響。我記得盧梭的《愛彌兒》一書中提到:「千萬不要與他人比較,要與昨日的自己比較。」真是至理名言。

  人的欲望永無止境。老是覺得別人的田地比較好,不管在哪裡播種也不會獲得滿足。因為不去耕作自己的田地,就不能真正品嚐到人生的真實滋味。特別是日本 人,自古以來就愛與人比較,又容易隨波逐流。尤其是年輕人,經常是與人比較後就陷入低潮。「這世上,一定有只有你才能完成的使命、只有你才能輝耀的人 生。」──我想以這句話來鼓勵21世紀未來的主人翁。

要加強與他人的繫絆

問:現今日本面臨孩子生得少、社會高齡化、景氣低迷等問題,對於未來惶恐不安。我們應該從何處尋求希望?

  我剛才也說過,其實日本還很穩定,根基還很穩固。試想想戰後那時代,真的是一無所有。的確,現在失業率增高,令人擔心的因素也很多。但只悲觀,情況也不會好轉。

  我喜歡的哲學家阿蘭說過:「悲觀主義的人鬧情緒,樂觀主義的人重意志。」我認為缺乏意志,會讓日本目前所面臨的情況更加惡化。此外,最令人擔心的是,人與人之間的聯繫越見稀薄。

  即使孩子少、社會日趨高齡,但常重要的是附近有人可以談心,遇到困難時也有人可以商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緊密,大家就能相互支援。但現今人際關係疏 遠,尤其在家庭、社區裡,這問題愈趨嚴重。唯有人才能鼓勵他人;人只能活在人群當中。所以,恢復相互鼓勵、讓人精力倍出的緊密關係,正是使人生「充滿活 力」的泉源。

在青年部的行動中,看到未來的希望

  學會員在日常中經常無意識地實踐了如此的行動,何等尊貴!我們的存在,正是社會避風港、希望的燈塔,這是任何一位有心人士都知道的事。

  馬上趕往遭遇困境的人處,與對方同苦、與對方共戰──這「難忍不去幫忙對方」的人性表露,就是我們「人間革命」運動的原動力。

  當發生阪神、淡路大地震時,學會的青年們不待人說,率先主動提供救援物資、從事救援鼓勵受災區民的活動。海外會員也是一樣。在印度、台灣、中南美洲的 祕魯、哥倫比亞、薩爾瓦多等國,遭到地震、水災為禍,各地的SGI青年部都投入各項救援活動。青年部如此的行動,正是社會的光明及未來的希望。

  我也期待這種「和平」與「人道」連帶更加擴大,也希望大家支持。

政治的責任何在?

問:您剛剛也提到日本應指向「人道國家」的理想,而要實現這點,您認為該從何著手?

  就是教育。除了教育別無他法。日本戰前以軍力為榮,戰後以經濟力自傲。但是,今後日本必須以「教育」「文化」為旗幟,構築以「人性」為第一要義的社會。為此,必須放棄舊有的「為國奉獻」的教育觀,改變為「為兒童的幸福效勞」的國家、社會。政治也應以此為出發點。

  安德烈‧莫洛瓦說過:「政治的責任就是要救助母與子。」所有的作為,都必須是為了民眾,特別是母與子。我常常強調教育對社會的重要意義,目的就在此。牧口先生、戶田先生都是教育家,我也將教育作為我終生的事業而全力以赴。

  我認為從個人的幸福而至社會發展,甚至世界和平,所有的基磐,都在教育。現在我仍持續與莫斯科大學薩多夫尼希(Victor Sadovnichy)校長以「21世紀的教育與大學使命」為主題進行對談,我們一致認為,唯有恢復開創人類無限潛能的教育,才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迄今為止我與許多有識之士進行對談,大家也持相同意見。

脫離文化的「近代化」限度

問:接下來我們想請教您對日本文化政策的看法。最近,常有人主張要重新看待傳統文化。對於這個問題,您有何看法?

  訪問歐洲後,深深感到在所謂先進國家中,像日本這樣粗暴、愚蠢地捨棄過往的國家真是少之又少。人這種生物,就跟脫離不了自然環境一樣,絕對無法脫離扎根於傳統的「文化環境」。我認為必須更嚴正看待此事。

  我感覺今日籠罩在日本社會的莫名所以的封閉感、窒息感,正暗示了拋棄傳統文化飛奔過來的「現代化」已走到盡頭。在思索今後文化政策時,在關心快速進展的「IT(資訊技術)革命」的同時,更要注視文化與人類的關係。

對政治失去信心

問:近年來,政治家貪污、緋聞頻傳,對政治的不信任度日形高漲。您認為政治家應具備的資質為何?

  看看最近的日本,不僅是政界,連官界、財經界等,社會各個範疇都充斥著腐敗,身為高層人員卻放棄應有的責任的例子很多。形成人格骨幹的廉恥心消失了,情況嚴重。成人社會的情況是如此,再怎麼談論孩子的教育,都如同空中樓閣般不切實際。

  無論如何,現在是國際化時代,政治、外交,最後都是取決於人。是以「人格」與「見識」決定勝負。但是,很多人都認為如此有為的政治家卻不多。

  有件軼聞提到,戰後麥克阿瑟將軍詢問當時的吉田首相:

  「比起明治時代的日本領袖,為什麼昭和的日本領袖的格局如此的小,好像是不同的國家一樣?」吉田首相就向一名有識之士諮詢,結果得到的答案是:「沒讀古典書籍」。

  如果平日就常閱讀古典書籍,其精髓深入血液的脈動中,會自然地表現在其人的言行舉止上。所謂的教養,不是表面上的知識,而是有無偉大的政治理念、政治哲學。

有責任對國民說明一切

  我與世界的領袖、一流的知識人士對談,能感受到他們所散發出的「哲學」及「人性」的光輝。

  雖說是國際化的社會,身為首相、高官,外語能力很強,就是國際化時代的領導人嗎?可能不僅如此吧。更重要的是,世界任何人都能理解接受的「見識」。僅適用於日本國內的獨善行為,是行不通的。

  偉大的文學,能培養我們「清楚地說明」的能力。現今能夠負起責任與國民對話的政治家太少了。民主主義就是無論何事都要說明,讓大家能夠了解、接受。日本政治最欠缺的,恐怕就是對國民「清楚說明」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