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尋求21世紀世界與日本的「和平世紀」之道(三)

決不重演20世紀的悲劇

問: 經過了美國911恐怖事件以及中東和平談判危機等看來,世界上對立與分裂的傾向日益強烈。20世紀被稱為是「戰爭與暴力的世紀」,為了不讓這樣的悲劇重演,什麼才是重要的呢?

   除了「對話」別無他法。二十世紀的悲劇多半是由於政治﹑經濟等許多領域,國與國之間相互衝突所導致。二十一世紀不能再如此,應該是要注視「人」的時代。從 領袖對領袖這種敞開胸襟的「首腦外交」開始,到民眾之間心與心觸發的「民間外交」,挑戰提昇多層次的對話潮流愈形重要。我本身從嚴厲的冷戰對立時代就開始 與世界各國的人們進行對話,以一介平民之身,很早以前就為了促進中日邦交正常化而付出行動,與蘇聯打開交流的管道也是出自這樣的信念。

胸懷與師的誓言 訪問中國、蘇聯

問: 冷戰時期,造訪社會主義國家一定受到很大的阻力吧?

  「信仰佛法者為何要到敵視宗教的國家去呢?」雖然當時受到各種指摘與壓力,我仍然踏出步伐,因為戶田先生祈願﹑關注亞洲的和平、世界的安定。我懷著同 樣的心情,提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建言(1968年),以及初訪蘇聯(1974年),日期都選擇在戶田先生宣佈「禁止核彈宣言」的9月8日。

  而今,與兩國間的友好關係已大幅擴大,今後,加深民眾的交流更是要務。民眾間相互瞭解,締結友情,對引發戰爭的動作是有制衡的作用。戰爭與對立的背後,存在相互猜忌的不信任感,因此必須由民眾自身努力去擴大「對話的窗口」。

畢生奉獻給「改革」的領袖

問: 池田先生與世界有識之士進行了超過1500次的「文明與文明的對話」,其中令您印象最深刻的人是哪位?

  事實上每一位都讓我印象深刻,其中最令我無法忘懷的是中國的周恩來總理,他是一位非常傑出的領袖。那次的會見是在1974年12月,總理逝世前一年左 右,我前往他住院的北京醫院與他會面。因為總理生病,我一旦辭謝了會面的建議,但是總理執意要見,終於實現了會面。徹底守護中國十億人民,讓所有人都過得 幸福--總理全身散發出如此的責任感與慈愛之心,讓我至今無法忘懷。

  此外,前南非總統曼德拉、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等人也是。巴西的阿塔伊德(巴西文學院前院長)、帶領智利邁向民主化的前總統艾爾文、古巴的卡斯特羅主 席...等不勝枚舉,為了民眾,不惜生命貫徹行動的領袖們,共同都有不屈不撓的信念。將其一生奉獻給改革的人們,他們胸懷深奧的哲學與理念,擁有某種由生 命內面發出的光輝。

積極支援聯合國的運動

問: 為求實現世界和平,除了促進民眾階層展開對話以外,聯合國的角色也成為注目的焦點,您覺得21世紀的聯合國所扮演的角色為何?

  雖然還有許多限制與規定,聯合國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半個世紀裡,成為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參與的「對話場所」,這當中含著深刻的意義。為了未來的人類,務必要重視聯合國。

  只有以「對話」與「協調」為中心軸的軟能,才是二十一世紀聯合國應走的道路。例如防止紛爭,並非靠軍事力來解決,應該重視如何加以防備。

  強化聯合國功能的關鍵,在於結合與NGO(非政府組織)為中心的民間力量。SGI(國際創價學會)一貫支持聯合國,今後對於聯合國的活動也會從各種領 域繼續給予支持。日本也不要光執著於要成為安保理常任理事國,在環境或人的開發等許多領域,有待日本發揮貢獻,因此希望能夠在專長的領域發揮領導的角色。 有關「解決紛爭」的部分,先前也曾談到,應該致力於「預防外交」等防止紛爭激烈化的事前準備上,只有這樣才是符合聯合國憲章與日本憲法精神應走的道路。

欠缺信賴無法建立外交

問: 接著,有關亞洲和平的部分,想請教您的看法。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以及教課書問題等,令人擔心會造成與鄰國中國、韓國等的關係惡化。今後日本的亞洲外交應該如何對應才好?

  「無視於過去的人,結果對於現在也變得盲目。」這是過去曾經與我進行會談的德國原總統魏茨澤克說過的名言。如果對過去沒有真誠的反省、沒有從認識歷史 的角度開始外交活動的話,未來日本要建立國際間的信賴關係將會非常困難。參拜靖國神社等,不但憲法上有所爭議,站在「亞洲中的日本」的觀點來說,也確實有 許多問題。「欠缺信賴就無法建立外交」--戶田先生徹底地教導我這個道理。只有與中國、韓國建立不動搖的友好關係,才能開創日本和平之道、亞洲和平之道。

  期許創價學會能盡綿薄助力,因此我們以民間的立場致力於推展教育、文化交流。明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三十週年,韓國與日本將共同舉辦 世界盃足球賽,同時也是中韓邦交正常化十週年,對三個國家來說都是深具意義的佳節。今年也是「日中韓國民交流年」,正是推進東北亞和平的大好良機,為了永 保與兩國間的友好關係,期待今年能成為日本以嶄新決意去行動的出發點。

迎接日中邦交正常化30週年

問: 剛才也提到,明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30週年。先生身為邦交正常化的先驅者,對於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您的看法如何?

  中國即將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近年來有著飛躍的成長。1974年初次訪問以來,曾數度造訪,每一次都為中國的發展驚嘆不己。與現在被稱為「改 革開放路線」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先生也有過二度的會面。今日中國的發展,正是當時他所扎下的根,經過時間結成果實的最佳寫照。

  這當中,中國的成功在於「漸進主義」,孫中山先生也曾強調,任何事只講求快速的話一定會引發破壞與混亂。迎接二十一世紀,中國的存在益發重要,不僅是經濟面,連國際社會上的意思決定、規則的制定,中國都深入參與,因此中國對於世界的協調與安定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

  上個月,我與闊別許久的戈爾巴喬夫氏會談。他也認為中國是世界上矚目的焦點,提到「亞洲必須以各種方式合作,建構相互信賴的環境」。

成為中美的橋樑

問: 最近中國與美國的關係正謀求改善,在此中美關係日益緊密當中,日中關係、以及日美關係應該如何呢?

  日本與中國之間,有佛教傳來以及遣唐使等,很久以前就有人與人之間的往來歷史。讓我們超越戰爭的不幸歷史,以長遠的展望,真誠地建立友好關係才是最重 要的。創價大學是邦交恢復後最先接受中國留學生入學的學校。中國有句諺語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以百年的規模來思考的話,焦點放在肩負兩國未來的青 年身上,方能建構萬代友好的基礎。所以展望未來,必須要積極推動兩國的青年交流。加強日中關係的同時,日美關係也必須加強。從戰後日本的發展過程、價值觀 的共通性等觀點來看,日美關係的基盤應該長久保持。並非要抉擇日中、日美的關係哪邊優先,而是日本以成為中美兩國的「橋樑」這種氣度來面對是很重要的。

與「永遠的鄰國」韓國建立信賴關

問: 最後,從「東北亞和平」的角度,對於韓國‧朝鮮半島的未來以及日韓關係的未來,您有何看法?

  現今我與韓國濟州大學前校長趙文富先生進行著對談。這次是首次連載與韓國人士對談的內容,得到相當大的反應。日本與韓國如此鄰近,卻一直無法建立起深厚友好關係,我希望藉此機會能夠有所突破,因此對於此事全力以赴。

  韓國有著崇高的文化傳統,也是日本「文化恩人」之國,那股不屈服的民族性,即使受到近鄰侵略,全部都加以反擊奮戰。而踐踏了那份引以為榮的民族精神的,是日本。殖民時期所做的殘虐、非人道行為,無論再怎麼謝罪都無法彌補。

  日本以前對中國,現在對美國,存在著所謂的「自卑感」,自卑感的反面,就是對其他國家產生不當的優越感。

  不應該這樣,應該尊敬韓國人,當受到韓國人的尊敬與信賴時,日本才真正算得上是成人。有關韓國、朝鮮半島的未來,即使會有些曲折,但邁向和平與安定的 潮流是不變的!為此,有任何需要日本協助的地方,日本應該全力支援才是。無論如何,對日本而言,韓國是「永遠的鄰居」,努力做到相互尊敬﹑互相信賴是絕對 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