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就讀戶田大學

1949年,池田一邊在戶田的出版社擔任少年雜誌的主編,一邊就讀夜校

1949年,池田一邊在戶田的出版社擔任少年雜誌的主編,一邊就讀夜校

1948年,池田大作開始在戶田城聖的出版公司工作,在那裡負責少年雜誌的編輯工作,磨練文筆。與此同時,他也開始在夜間大學上課。

戶田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也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他結合這兩方面的專長,在戰前成功地經營一所補習學校及其他生意,還出版過一本暢銷數學書籍。但戰爭幾乎將這一切化整為零。戰後,戶田竭力重振他的事業,但卻連連遭到通貨膨脹的打擊,生活和經濟都瀕臨崩潰的危機,其中尤以1949年末的情況最為嚴重。為了不讓創價學會受到波及,他辭去了學會的領導職務。

由於無法領到薪水,員工們接踵離開了戶田的公司。池田堅持不走,還四處奔波,與公司的債權人協商還債事宜。

「有半年沒有領到薪水,皮鞋穿得破爛、也沒有正式的服裝,身體更是衰弱不堪。儘管如此,但想到只要能守護戶田先生,就算受餓鬼界、地獄界的煎熬也沒關係,決意永不後悔。」1

少年日本

由池田主編的《少年日本》,是日本戰後初期廣被閱讀的雜誌

在如此艱苦時期,戶田向池田透露了自己的辦學構思──興辦一系列由小學到大學,並以他的老師牧口常三郎(1871-1944)的創價教育學理念為宗旨的教育學府。戶田自身情況惡劣,這樣的構思似乎不切實際,然而年僅二十二歲的池田卻把戶田的話牢記於心,兩人之間深厚的師徒關係可見一斑。二十年後,池田將戶田的理想化為現實,創辦了從幼稚園至大學的創價教育機構。

在池田的輔佐下,戶田終於償還一切債務,他的經濟情況也出現好轉。為了挽救戶田的公司,池田不得不放棄學業,把全部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戶田因此承諾池田,要親自教導他,讓他完成大學程度的教育。這些池田稱為「戶田大學」的課程,在每天早晨工作前及週末進行,並一直持續到1957年,戶田逝世的前一年。

戶田提供池田全面且嚴格的教育

戶田(右側者)提供池田(左邊就座者)全面且嚴格的教育(1955年6月)

「我每天上午,星期日則從早到晚,由恩師一對一的進行教授,包括歷史、文學、哲學、組織論等萬般學問。恩師幾乎每天都問:『現在在讀甚麼書?』與其說是詢問,還不如說是嚴厲地盤問。」2

戶田的教學仔細、廣博且相當嚴格。池田曾談起:他年輕時的學校是個人私塾,受教於一位洞悉「人學」的老師──戶田城聖。戶田完整而徹底地教導他,內容如同百科全書般的包羅萬象,涵蓋政治學、經濟學、法律、中國歷史文學、化學與物理等。戶田經常問他,「今天讀過什麼書?」或者「你現在在讀什麼?」有時會叫他簡介某些書籍的內容,經常讓他回答不出。有時,戶田的要求太過嚴格而使他感到挫折。3 池田又談到:「總之,我學習到恩師的人格。他無懼入獄,一生不斷地燃燒著對和平的熱情。他投入苦惱的人群中,不斷與群眾交流。其深邃的人類愛,正是恩師要教導我的。我所以有今天,百分之九十八都是從恩師那裡學來的。」[詳見全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