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英國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

2009年5月18日──名譽法學博士
校長 彼得‧葛雷格森(Peter Gregson)

女王大學的每一場名譽博士頒贈典禮都非常特別,但是今天的儀式卻是獨一無二的。今天,女王大學即將把其最高榮譽頒授給一位世界級的領導人物,這位人士到目前所獲頒的榮譽數無人能出其右。今天也是本校首度在日本舉行頒贈儀式,貴國風光秀麗,又有足以引以為傲的文化傳統,我們希望日後能加強兩國之間的教育及文化合作。

偉大的愛爾蘭劇作家蕭伯納曾說過一段廣為人知的話:「比起戰爭,和平不但是更好而已,還更困難無數倍。」

這樣的情操,可在今天榮譽學位獲頒者池田大作博士之一生得到證實。在池田博士長年的奮鬥中,他善用他的才華,不論是作為作家、哲學家、教育家或是領導人,孜孜不倦地鼓舞人類追求和平。

1928年1月2日,池田大作生於東京的一個從事海苔製造業的家庭,在家裡八個孩子中排行第五。他幼年時期的大多時間在對抗病魔,在青年時期甚至差點不敵於肺結核的蹂躪。這個經歷,再加上醫師悲觀預期他可能隨時性命不保,使他體會到生命難能可貴之處,這是他人格的一大特徵。

然而,在他少年時期留下最大影響的經驗應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池田的成長年代中,日本社會中的每一個生活層面,從家庭、工廠、直至學校以及宗教團體,都為加入戰事而作安排。在這樣的基礎上,池田大作對於和平的熱望逐漸生根萌芽。1940年代,當日本加入二次大戰時,他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他的四位兄長都被徵召入伍,長兄甚至在戰場上喪失性命。

有關那段時期,他寫道:「戰爭結束那年,我17歲。在當時年輕人之間,瀰漫著一股精神空虛的壓抑氣氛。這不僅僅因為國土已化為廢墟,更因為我們在戰爭期間被灌注的荒謬價值觀,其虛假被徹底揭穿。」

池田大作尋找一位導師,一位精神導師來幫助他重得生命的意義。1947年,他找到了這樣的一個人。戶田城聖時任在家佛教徒團體創價學會的會長,該組織的核心理念強調個人幸福與他人幸福之間的深遠關連。

我們的名譽博士日後在他堪稱最為人所知的著作《人間革命》中闡述了這個道理。他寫道:「一個人偉大的人性變革,將能轉換一國甚至全人類的宿命。」

池田大作很快地在戶田的公司中覓得職位,並且得到他的提拔。事實上,我們的名譽博士一直自稱是戶田大學的畢業生,這是他對恩師為他展開的一對一教學之稱呼。

戶田會長過世兩年後,池田在1960年5月接任創價學會會長一職。1975年,就任國際創價學會首任會長。

在池田的領導之下,該組織進入了一段創新與快速成長的時期,也更積極地參與全球的文化教育運動,推動和平、可持續發展及人權教育等理念。

如今國際創價學會已發展成在一百九十二個國家擁有一千二百萬會員的世界性組織。

1967年,池田博士為了培育每個學生獨一無二的創造性潛能,以及灌輸以和平、社會貢獻及全球意識為基調的倫理觀,創辦了創價教育體系。

池田博士深信教育有助於創造一個更好的世界,他強調:「教育是人類獨享的特權。教育事業在根本上必須確保知識能帶來人類幸福與和平。人們若能不再懷疑自己,能夠相信自我,自然也會相信他人潛在的能力。」他還說:「大學是創造未來、改變社會及連結整個世界的殿堂。」

本校建校一百週年名譽畢業生、同為世界級領導人的前南非總統曼德拉也表達了同樣的理念,我相信這實非偶然。在對女王大學的職員與學生演講中,曼德拉總統說:「教育具有最強大的解放力量。」

「對話是和平的基礎」是池田博士不渝的信念。他自強不息,為來自不同國家與文化傳統、不同思想及信仰背景的人建立互相了解的橋樑,這包括了他在冷戰時期以一介平民之身推行的民間外交。

與他進行對話、共同探求和平的人士包括了曼德拉總統、戈爾巴喬夫總理、塔博•姆貝基總統、亨利基辛格國務卿、拉吉夫•甘地總理、瓦文薩總統、聯合國秘書長瓦爾德海姆、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以及法國前總統希拉克。

有關您對於當今世界的貢獻,哈佛大學中國歷史及哲學系教授杜維明博士近來作了最適切的描述,他稱您是「透過對話促進世界和平的頂尖好手」。

杜教授還說:「池田博士有助於拓展當代許多有識之士的知識水平,也加深了他們自我批判的省思。他對於全世界思想界實有莫大貢獻。」

各位女士先生:在我們努力追求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之際,池田博士的一生與成就,不論是作為教育家、和平運動家、哲學家或是作家,都無庸置疑地為人類提供了寶貴的借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