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肯尼亞內羅畢大學

1992年12月22日──名譽文學博士
(書面介紹)

池田大作畢生致力於促進和平、文化和教育。池田如此盡力促進的和平,不僅是無戰的狀態,他所展開的是一場「人性變革」。他注意到,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的世界過度依賴理性主義、實用主義和政治手段,因此他利用各種機會、竭盡所能地提倡以個人內心為出發去改善社會的必要。他在1972年發表的《和平倡言》中便說道:「一個人需要有一個堅實的基礎,即使他完全陷於孤立,仍可讓他憑藉信念的力量前進。」池田敦促這世界及全人類去實現的和平,是始於安定個人的內心世界和思想。他對世界和平的貢獻,源於他的佛教信念,即:人有內在的能力,為種種衝突尋求創造性的解決辦法,並在這一過程中創造價值。

他的人生哲學,把文化視為衡量人與社會是否和平安穩的晴雨表。在他看來,人的生命具有獨特的能力,讓其在日常生活中創造出價值和意義,文化就是這種能力的昇華和具體表現。這一思想模式所需要的,是一種專注於加強人與社會創造價值能力的教育制度。因此,在池田的哲學裡,教育是確立以人為起點的和平的關鍵。

池田大作是一名哲學家,他最關注的,是危及現時人類社會的諸多嚴重問題。他致力於和平、文化與教育,除此還著手為核裁軍與環境破壞、東西方與南北半球兩極化、冷戰、多元文化、全球人類團結、社會發展中的婦女與性別問題、青年作為人類未來最重要投資等課題,尋找解決方案。作為一位哲學家,池田先生為這世界提供了建設和平的推進模式。這模式呼籲展開第二次文藝復興。這個以佛教為基礎的模式,始於一個人的精神蘇醒……以便從中汲取所需要的指引和約束力。池田欲借此扶正當今人類道德水準落後於科技進步這種失衡現象。這個模式要求讓人快樂地生活在一個包容思想根深蒂固的社會,在那裡學習如何確保自己行為端正和判斷是非好壞。在這個模式裡,教育必須以使人有效擔當其社會角色為目的。受過如此教育之人,可從內心轉化自己的人生,然後以普通人身份,在實現永久世界和平的鬥爭中,扮演主要角色。

(中略)

把名譽文學博士授予池田大作,是對一名在他有生之年已備受推崇之人表示讚賞,今天能夠頒發名譽文學博士學位予池田先生,讓來頌揚他的國際表彰又增添一項,內羅畢大學感到莫大光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