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教育對池田的影響

牧口先生和戶田先生都當過教師,而我未從事過教職。但是,我達成兩位先生的願望,實現了創價教育,將其思想弘揚世界。因為這就是『弟子之道』1──池田大作

池田教育理念的形成受到兩個主要因素的影響。一個是他在日本軍國主義時期接受的教育經驗,另一個是他值遇終生奉為恩師的教育家戶田城聖。

「二年級時,羽田高等小學根據『國民學校令』,更名為『萩中國民學校』。」池田在一篇短文中寫下,1930年代後半,日本為了在亞洲擴張版圖,開始強迫年輕人前往戰場,當時他的母校也受到軍國主義的影響。「由此『國民學校令』中,似乎可以聽見軍鼓咚咚作響,想將學生們變為『軍國主義的戰士』。學校裡也頻繁的使用『天皇子民』、『磨練』、『團體訓練』等字眼,許多學校的體育館變成了『武術館』。」2

人與人交流的力量

池田當時國小五年級

池田(前排右二)當時國小五年級

對生於1928年的池田來說,親眼目睹日本政府利用教育的影響力,將孩童培養成軍國主義的工具,這對他的想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當國家將扼殺個性的體制強加於孩童身上時,池田有幸值遇幾位富有人性的良師,從他們的身上,看到教育家應扮演的角色:「在這個太過偏重國家權力的時代,我所邂逅的老師們,都能為學生們注入人性的光輝……(他們)對於『過度干涉教育的權力』感到困擾,緊緊守護著孩子們,與他們共度人生。」3

池田在對創價學會教育部成員的演講中說到,理想的人本教育,是在人與人的交流中形成的:「同樣重要的是,教師要主動和學生說真心話。哪怕是一句話也好,教師的誠摯鼓勵,會永遠銘刻在學生的心裡。『真的很努力嘛』、『不要屈服』、『我期待著你』、『謝謝』、『我不會忘記的』──教師的一句鼓勵,會讓學生興高采烈。我至今仍然特別珍惜學生時代的這些回憶。」4

重視師生間交流互動的品質,完全地道出實踐創價教育的重要特徵。

恩師的影響

1955年,池田與恩師戶田

1955年,池田(左)與恩師戶田

戰後,約二十出頭的池田就讀於現在的東京富士大學夜間部,並開始在戶田城聖的公司工作。戶田是一位深具才幹的事業家,也是一位傑出的教育家。戶田是教育家牧口常三郎的弟子,創價學會正是兩人共同創立的。

戶田的事業在戰後的通貨膨脹中陷入困境,池田不得不輟學以便全力幫助戶田打理生意。池田描述,在那之後的十年間,戶田費盡心思,利用每天早上工作開始前的時間和週末,教授他萬般的學問。戶田向池田保證,他所接受的教育,至少不會輸給一流大學。

池田稱此為「戶田大學」,這些課程也使得他親身體驗了創價教育。 池田在創價學會之中實行的「人性變革」(「人間革命」)與「一人立起」等概念,在很大的程度上是來自戶田的薰陶。這在池田為培育青年所投入的精力中明顯可見──池田鼓勵青年透過閱讀與交友來擴展人生觀;他在演講中經常詳談歷史人物的人生事跡,並深入討論來自各文化背景的文學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池田格外注重與人接觸並進行對話,尤其是和青年的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