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教育倡言

『教育』本不單是學校的責任,應該是全社會一齊肩負的重大使命。如今,我們有必要重返教育的根本起點,即『為了孩子們的幸福』,反省社會的應有姿態和自己的生活方式。1──池田大作

台灣的學童觀賞由SGI和地球憲章推進委員會製作的環境展

台灣的學童觀賞由SGI和地球憲章推進委員會製作的環境展。該展覽是受到池田執筆的教育倡言啟發而製作

池田大作的兩篇教育倡言──《建設「為教育的社會」21世紀與教育》(2000年)與《恢復教育力,綻放內在精神性光輝》(2001年)──論及他由1970年代開始便一直探討的數個主要思想。這兩篇倡言雖然是針對日本教育制度特有的問題,但卻是以一般人為對象而寫的,所討論的觀點也涉及教育全盤。

池田的2000年倡言以探討日本校內暴力與犯罪事件劇增的問題為開頭。倡言把這個問題視為成人社會風潮的投影,提議進行思維上的根本轉變,把「為社會的教育」觀念,改為「為教育的社會」觀念。

在一個為教育而存在的社會,學習將被視為人生的目的,能夠讓人體會身為人的真正意義,而非單單使人變得更有用或更具競爭力。把教育視為一種手段,「就等於把人視為一種手段……這種教育制度完全培養不出豐富多彩的人格,只能鑄造同一模式、特定類型的人物形象。」2

池田還在該倡言中論及,「為了防止因內閣更迭而失去教育方針的連貫性,或因政治主導而被任意修改」3,不可不將教育從政治中獨立出來。池田建議賦予教育等同立法、司法、行政三權的地位與獨立性。在執筆該倡言之前,池田也發表過相同的論說,提倡在世界上設立防止政治介入教育、使教育獨立的「教育聯合國」。

此外,池田還提出各種旨在促進教育的國際合作提案。如有關教育的世界憲章、大學校長的國際會議、將各國學生聚集起來的學生團體世界聯盟等。

另外,更發表促進可持續發展的教育倡言──《用教育營造可持續的未來》,提出從2005年開始,制定「聯合國教育促進可持續發展十年」的方案。這個方案在2002年「可持續發展問題世界首腦會議」的事前準備期間,在日本創價學會的代表於一個日本NGO會議上提出之下,受日本政府採納,於首腦會議上由日本政府提出,獲得採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