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恰似野花

《隨筆--人本世紀之光》

恰似野花

有天清晨,我妻子獨自在哼唱著,我似乎在哪聽過,既熟悉又像是第一次聆聽,清新悅耳。

  恰似野花,經得起風吹

  恰似野花,送爽於人間

  ……

我問妻子:「你唱的是什麼歌?」

「哎呀,是首挺有名的歌呢。」

原來是對由夫妻組合、藝名為「達‧卡博」(duo Da Capo)的和聲唱「恰似野花」(作詞 杉山政美、作曲 小林亞星),美妙輕曼。

我妻笑眯眯地繼續哼唱。

  恰似野花,經得起雨打

  恰似野花,溫馨暖人心

  ……

「真是首好歌,唱出了庶民的愛憐心。」

聽著聽著,我聯想翩翩。

* * * * * * * * * * * * * * * * *

「恰似野花」---歌詞中沒有指出具體的花名。其實,這樣反而更好。鼠曲草、春蘭、紫羅蘭、油菜花、百合花、波斯菊……。

百人百樣、地方風俗各異,為此「野花」的印象也多姿多彩。

北國的山河,至今仍然深雪覆蓋。待到積雪消融、山腳蜂鬥葉的花莖、側金盞花拋頭露面,朋友們將為此歡欣雀躍地高呼:「啊,春天來了!」

越前水仙,扎根于面臨著波濤洶湧的日本海邊的陡坡上,強忍著狂風的侵襲,等待開花時刻。

「因原子彈爆炸而數十年不長草木」的廣島、長崎的焦土上,最先開花給予人們勇氣的是夾竹桃。

每人心中,都有一朵不畏狂風暴雨、堅強明朗開放的「野花」。

不管人們是否觀賞,「野花」在自己生根的地方,伸展根莖、舒展枝葉、綻放自身可愛的花朵。

「居然在這樣的地方也開花,真了不起啊。」有時會在不顯眼的路旁發現亭亭玉立的野花。

我曾無數次把這些野花納入自己的攝影機。每次都以給她們送去鼓掌的心情按下快門,以此表彰她們默默無聞的努力。

* * * * * * * * * * * * * * * * *

「恰似野花---就好像是我們婦人部之歌嘛。」

聽我這麼說,我妻子一個勁兒地點頭說:「是啊,是目黑區婦人部員寫信告訴我的。」

細聽解釋,原來這位婦人部員是我們關西創價學園自豪的第一屆生。她在撫養疾病纏身的孩子同時,拼命地在學會中奮鬥著。

據說,在認真祈求和不懈奮鬥這樣毫無休閒的日子裏,她與這首歌結緣,後來就一直哼唱著。

……

  人生也有悲傷時

  雨後轉陰又放晴

  此時心中更領悟

  嬌小野花強勁心

野花強勁的心,可說就是人的勇氣。人生是一場又一場的奮戰,不管過程如何,最後一定要開放出幸福花。

妻子時常在我面前表揚那些健朗堅強地奮鬥在日本、世界、此地、彼國的婦人部和女子部,讚揚她們取得尊貴的勝利榮冠。

* * * * * * * * * * * * * * * * *

以前,在關西的兵庫,曾介紹過一首少年時代讀過的詩。

恰似野花

  任憑人踐踏

  任憑人踐踏

  照樣開花

  小小蒲公英

  可愛的笑臉


詩裏,充分反映出不論遭遇怎樣的含辛茹苦,從來不忘爽朗笑顏、勇敢堅強地活下去的庶民形象。

為什麼任憑踐踏的蒲公英沒有就此一蹶不振呢?

她堅強的秘密在於她的根深蒂固。據說,根深者,竟然超過一米以上。

人也是同一道理,歷經苦戰惡鬥,把自己的人生之根伸展到不因外部所動搖的深層,這樣的人就是真正的勝利者。

「哦,勝利是美麗的花朵。」這是文豪席勒(Schiller)為描寫貞德的作品《奧爾良之女》(The Maid Orleans)中的一節。

到今年的2月12日,小說《新‧人間革命》已連載達三千回。

這小說的主人公也是庶民婦女。

生活在異國他鄉,苦於望鄉情,不知有多少婦女遙望大海而以淚洗面。

然而,她們覺醒於尊貴的使命,挺身爭取轉換自己的宿命,為自己是世界廣宣流布的先驅而自豪。她們的人生變得堅強幸福。

世界、日本的創價婦女們,在克服疾病、事故、經濟問題、家庭不和等沒完沒了的現實苦惱的同時,誠如聖訓有云「冬必為春」,她們在各國各地上演著人生的勝利劇。

今天,她們以滿盈的福德裝飾著人生的最後篇章。

相反,誠如大家所知,那些愚弄、折磨妙法流布尊貴婦女的傲慢權勢,卻已消失得無蹤無影。大聖人斷言:「輕賤過去﹑現在之末法法華經行者之王臣萬民﹐其始雖似無事﹐終必滅亡。」(「聖人御難事」御書1190頁)

在大聖人這嚴峻的教導前,決不存在例外。

我們創價學會的母親,概是社會上無名的庶民,既沒地位財產,也沒任何名聲。

就是這樣的母親,創建了今日偉大的創價學會!

佛法,就是為了這樣的母親能夠獲得幸福!

日蓮大聖人教示:「看清唯法華經為女人成佛之經。」(御書1311頁)。

讓幸福的花朵環繞飽嘗辛酸的婦女,這就是佛法的偉大法則,就是與現實苦難抗爭的婦女之明朗的「勝利大道」。

* * * * * * * * * * * * * * * * *

有人吟詠:「藐視腿色的假像/無悔地邁步在/鮮花盛開的/我之大道。」

野花,既不虛榮傲慢,也不會嫉妒和卑躬屈膝。

「櫻梅桃李」各有使命,所以不會去羡慕其他的花、或小看自己。她們為能盡情地綻放獨具自我風格的花而自豪。

恰似野花

無論多麼楚楚可憐的野花,但決不軟弱。就算看上去軟弱,其實很堅強,不畏狂風和暴雨。

與此相同,我們的口頭禪就是「無論如何,決不服輸!」

我的妻子自青春歲月就一直奮戰在廣宣流布的最前線,這是最大的自豪和最高的榮譽。

1951年7月,在戶田先生領導下,成立了男女青年部,我為男子部班長,妻子也被任命為女子部班長。

同年8月,一位新女子部員入會,為在她家安置御本尊,我妻子拜訪了她家。

論年齡,我妻子是後輩;論入會年輪,我妻子是前輩。妻子成了她最親近的商量者,一直鼓勵她。這位女子部不斷成長,後來不僅當上女子部長,而且還成為婦人部的最高幹部。

在那歷史性的「2月鬥爭」中,青年部在戶田先生面前,以破邪顯正的熾烈幹勁舉辦了研究發表會。

會上,妻子代表女子部登上講壇,就戰後、特別是新興宗教等常言及的「靈魂論」之謬誤,展開認真地論證和批判。

戶田先生說:「以教學爲根基茁壯成長的女子部,才是廣宣流布的希望之花。」戶田先生笑容滿面地守護著我妻子她們女子部。

* * * * * * * * * * * * * * * * *

「非洲的環境之母」旺加里•馬塔伊(Wangari Maathai)博士,於今年2月18日在繁忙的日程中,專程前來訪問我們聖教新聞社。

她是「綠帶運動」(Green Belt Movement)的創始人,於去年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是「綠色的鬥士」。

創價大學的泛非友好會的學生們,高唱肯尼亞歌「我們的大地」歡迎博士,而她也踩著節奏,歡快地與學生們一起歌唱。

  ……

  我們的大地是婦女的大地

  你也來吧

  讓我們一起播種

  共同栽培樹木。

博士的運動曾屢遭迫害,她本人也多次被捕入獄,歷經殘酷的拷問。就在這樣的背景中,她養育了三個孩子,並同時為剷除貧困和切斷破壞環境的惡性循環而勇敢地貫徹著信念的行動。

博士最初種植的七棵樹,聽說是「火焰樹」,開出猶如火焰般的大紅花。

在一位婦女心中點燃的勇氣火焰,三十年間,燎原到十萬人的心中。僅由七棵樹開始的植樹運動,結果擴展到三千萬棵。

在由SGI合作製作的環保影片《寧靜的革命》(A Quiet Revolution)中,博士指出:「人類若從地球規模這巨大的層次來對待眼前的各種問題,會覺得力不從心。但是,若從自己的身邊著手行動,就能夠充分地發揮出力量。」

博士的觀點,和我們婦人部、女子部的「草根紐帶」一脈相承。

為此,博士也由衷地贊同我們創價的思想和運動,即重視「人與社會、自然與生命。」

就「希望的哲學」,博士爽快地說:「我們知道,個人的小小行動能夠推動事物往好的方向發展。這樣的行動若增加幾百萬倍,則肯定能夠改變世界。」

我完全贊同博士的觀點。

只有當「野花」陣營中,和睦爽朗地開出一朵又一朵鮮花的時候,婦女世紀偉大的「寧靜革命」才可能絢爛地實現。

和睦友好是人生的至美至善、人生的鮮花。

* * * * * * * * * * * * * * * * *

當年,創價學會還是一個小團體,恩師戶田先生的事業又陷入走投無路的窘境,可說要錢沒錢、要人沒人,完全跌入低谷。

有天,戶田先生突然拿起周邊的一朵花插在我的胸前,簡直就好像是勳章一樣。

我一個人拼死拼活地侍從恩師、為他而戰、夜以繼日地守護著他。

戶田先生說:「讓你受苦了,真對不起。大作,你為我做得真好啊。」

看著「花之勳章」,也有人在嘲笑。但我認為,這是「廣宣流布恩師」授予的「廣宣流布勳章」,是最高的榮譽。

回到寒舍,我把這朵花供奉在御本尊前,獻上感恩的祈念。

恩師授予我的「花之勳章」,如今仍然插在我心中,我以當年的青春鬥志,老當益壯,戰鬥不止。

這「花之勳章」,今天已變為來自世界各國的二十三個光輝燦爛的勳章。

佛法有云:師匠為大地,弟子為草木。弟子盛開的勝利之花,必定回歸大地,變為師匠的福德。然而,從這師弟的大地上,又重新綻放馥鬱芳香的勝利之花(大意)。佛法以此教誨「報恩之道」。

我和我妻子的自豪,就在於一生堅定地邁步在這「報恩之道」。

我們夫妻的深切願望,就是希望給每一位健朗的創價婦女頭上,帶上比任何珠寶都輝煌的「幸福博士之花冠」。而且,更希望贈與每一位「絕對勝利的花冠」和「常樂我淨的花冠」。

* * * * * * * * * * * * * * * * *

我們這天清晨的話題始於歌曲「恰似野花」---

「今天,又將開始新的奮戰啦。」

「是啊,為了我們最敬愛的庶民百姓的幸福和勝利嘛!」

妻子的笑顏,宛如是一朵盛開的鮮花。

  原野眾鮮花

  春天來啦春來啦

  奮起齊競艷

~池田大作著,2005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