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勇氣,信心和希望

《池田大作選集》

  誰的青年時代都會留下許多的回憶。不,如果沒有回憶,恐怕就不能說曾經度過青年時期。我當然也不會是例外。

  我的家境貧窮,結果四個哥哥全部被征去當兵,趕赴戰場。在這樣的狀況下,經濟上和時間上都沒有寬裕,連商業學校和專科學校都未能上,只得靠自己的力量上了夜校。而且我當時的身體也不太好。

  不過,我自認爲還是把全部的精力投入了自己的工作。我曾經由於公司的工作,拉著大板車走過銀座大街,也曾經當刮起秋風的時候還只穿著一件翻領襯衫。但是,不知什麽原因,我從來沒有産生過絲毫羞恥的感覺,甚至對於作爲一個青年能含著微笑嘗受辛苦和進行奮鬥,感到像戲劇似的,有一種驕傲感。事實上經歷的這些勞苦確實已經成爲我今天人生的基礎。

  我當時有一種信心。不,應該說它近似於一種決心。我認爲青年不應當爲虛榮而生;要以自己赤裸裸的身姿在社會中昂首闊步,要拿出全部的力量,在人生的道路上堅定地走到底。這種決心當時是支撐著我的強大力量,至今也絲毫沒有改變。地位,財産和榮譽等統統都可以抛棄,最後,剩下的人所取得的勝利,乃是人生最大的勝利。———我準備一輩子把這銘記在心中。

  但我也有值得深深反省的地方。那就是在十幾二十歲的時候,應當學好更多更多的基本的東西,而且應當把身體鍛煉好。自己雖然已經意識到青年時代的重要性,自認爲也多少讀過一些書,但現在我深深地後悔,如果當時能十倍,二十倍地努力就好了。

  現在回顧自己的青年時代,痛感青年時期是多麽地重要。歸根結底,人的一生是由如何度過青年時代來決定的。———這麽說並不過分。

  青年是建設,也是未完成的作品。所以也可以說包含著無限可能性的未知數。

  而且青年都富有革新的精神,具有旺盛的生命力。這是最偉大的。如果青年忘掉自己的建設,一味地追求虛榮,只想找竅門,變得沒有氣魄,那也可以說是青年的精神上的自殺。這是最愚蠢,膚淺不過的了。

  不過,更深入地考慮一下,我深知任何一個青年的生命力中都潛藏著如同激流一般的年輕的熱血。如果能給他們堅定的理想,信念和指導,他們一定能做出 有利於社會的偉大的實踐,度過有意義的人生。現在的領導人對青年只進行批評,卻不作任何自我反省。他們沈醉于自己的名利,一味追求聲譽榮達,而太不瞭解青年的心。

  也許人們會以爲我狂妄,但我確實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一國之盛衰,時代之消長,在很大的程度上爲青年有無自覺及其動向如何而左右,這是自不待言的。……但這裏絕對不能忘記的事實是,必須在偉大的理念與傑出的領導者之下,青年的建設才會有所成就。如果沒有這種理念和領導者,任何時代的青年,其熱情與力量都將歸於徒然。而且,如果追隨錯誤的思想與領導者,就會像怒濤一般奔向業火與動亂的方向。」———這是我距今10年前所寫的一段話。尋求這種理念、哲學和領導者,完全是各個人的自由。我只是爲現在的當政者不能給青年任何東西而感到悲傷。我們還必須要監視他們把我們國民帶領向什麽方向。因爲從世界的潮流來看,是不會永遠容許這種不負責任的「天下太平熱潮」的。

  我還實際地感受到,青年的價值是在於勇氣、信心和希望。青年有勇氣去實踐,乃是創造一切的根源。而支撐這種勇氣的,恐怕應該說是信心。從社會來看,沒有信心的人是相當多的。一味地迎合附和他人的人,等於是泡沫。有了信心就不會猶豫,也不會迷惘。但這種信心是産生於徹底完成自己的使命與責任的實踐。沒有希望的人,沒有未來的青年,等於是行屍走肉。進一步說,人生中最傑出的人,是能夠在一生中貫穿著青年時期所具有的理想和建立起來的「夢」的人。

  青年是一國之寶,是下一個世代的世界的財富。沒有一種力量能站勝這種財寶。腐蝕這些青年的未來,奪走其生氣,那就如同把財寶仍到海裏。至於那些把青年們趕進戰爭,不惜斷送他們年輕生命的領導人,那只能說他們是極惡的人。

  我喜歡青年,最高興青年的成長,每當看到他們在智慧、和平與幸福中發育成長,心情不禁爲之激動。我至今仍希望一輩子與青年們共同前進,永遠充滿青年的氣息。而青年們能很快地在我們所築起的基座上,一個接一個地爲創造世界的和平與文化而展翅高飛,乃是我唯一的願望和最大的喜悅。

~池田大作著(196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