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全球公民與實踐和平的責任

今天,全球社會面臨錯綜複雜的危機。戰爭、環境破壞、『南北』發展的差距,民族、宗教、言語不同衍生出來的人類分裂……。問題堆積如山,解決之道看來遙不可及。……我認為是,在於各個領域喪失了『人性』,忘記『人類幸福』這根本目的而導致的失敗。所以,我們必須回歸『人性』,從這個原點重新出發。全球社會需要人性變革。1閱讀全文)──池田大作

美國創價大學畢業典禮(2007年5月,美國加州亞里索維耶荷)

美國創價大學畢業典禮(2007年5月,美國加州亞里索維耶荷)

促進全球公民的倫理,是池田大作教育事業的一個焦點。所謂全球公民教育,就是要培育對於全球人類共同體的歸屬感與責任感。懷有身為全球公民的自覺,人便會強烈認同人類共通的人性,打從心底關注世界和平與繁榮。畢竟,導致戰爭出現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無法看到他人所擁有的人性。

全球公民的理念,在池田所創建的教育機構中處處可見,其中以美國創價大學特別顯著。美國創價大學十分重視其學生結構的國際性及多樣性,第二語言和短期海外留學是該校的必修科目。

日本創價大學所推行的國際學生交流,也反映出相同的全球公民理念。1975年,創價大學接受由新中國派遣的留學生,那是自1974年日中邦交正常化以來第一所接受中國留學生的日本大學。今日,創價大學與世界近50個國家和地區170所的大學進行交流,其國際性堪稱日本大學之最。

創價學會首任會長牧口常三郎的教育觀,也含有豐富的全球公民色彩。牧口一貫堅持,教育應讓人深覺,自己在身為鄉里一員的同時,也是身處之國乃至全世界的公民。這樣的思想,與盛行於30和40年代日本的國家主義教育完全相反。

池田對全球公民意識的重要性堅信不疑,其原因來自他本身痛苦的戰爭體驗。在池田看來,人性在戰爭中遭到毀滅,無論是己方或敵方,人們都喪失了身為人的尊嚴。

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發表的演講中,池田勾勒出全球公民的三個特徵:

一、 智慧──讓人洞悉生命的相關性;
二、 勇氣──讓人不畏懼或排斥差異,勇於尊重、理解和接觸來自其他文化的人,從中取得成長;
三、 慈悲──讓人體恤其他人的痛苦,無論對方距離如何遙遠。

莫爾豪斯大學(Morehouse College)馬丁.路德.金國際禮拜堂(Martin Luther King Jr. International Chapel)所長勞倫斯.卡特對此想法表示認同:「當民眾思想變得開通、有能力進行對話、可以與異於自己的人合作時,當和睦的理想社會已經在望時,民主主義才可蓬勃發展。池田的教育思想是各個社會階層的教育家必不可少的道具,協助他們鍛造人的精神和公共政策,使其符合這至高理想。」2

池田曾述說對於美國創價大學的期待:「在此學習的每一位,要磨練出堅韌的個性,方能從各類的知識中創造無限價值,並且秉持全球公民的身分,成就人類的幸福與和平。」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