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94年5月開放以來,已有超過兩百萬日本人參觀了「銘志不忘:安妮‧弗朗克與納粹大屠殺」展覽

自1994年5月開放以來,已有超過兩百萬日本人參觀了「銘志不忘:安妮‧弗朗克與納粹大屠殺」(The Courage to Remember: Anne Frank and the Holocaust)展覽

a+ a- print

草根運動

和平並不是游離於日常生活的虛無概念。實踐和平,就是指每一個人在現實生活中、在自己的生命裡、在自己的一生中如何積極地播下並培育和平的種子。我深信這正是爭取永久和平最穩健的方法。1──池田大作

國際創價學會展覽,如「變革的種子──地球憲章和人類潛能」,旨在培養一種對世界和社會問題負起責任的精神氣質(2007年9月,印度)

國際創價學會展覽,如「變革的種子──地球憲章和人類潛能」,旨在培養一種對世界和社會問題負起責任的精神氣質(2007年9月,印度)

1975年,池田大作出任國際創價學會會長。在那之前,這個佛教組織原本只以日本為活動中心,但在池田氏的領導下,現已發展成涵蓋整個世界、擁有大約一千二百萬會員的草根和平運動。

作為具有受聯合國諮詢地位的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國際創價學會積極推行公眾教育,加深民眾對和平、裁軍、人權和可持續發展等課題的理解。人道救濟也是國際創價學會的另一個活動領域。

透過池田的教導,國際創價學會會員培養了對世界和社會問題負起責任的精神氣質。這種世界公民的精神,也貫穿在他一手創辦的多所教育學府。對學會員而言,國際創價學會的使命,並不侷限於執守教義施行宗教禮儀,更包括以佛法的睿智,在當前問題密布的道路上,點明人類該通往的方向,並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使公正平等的社會、和平的世界成為有望達成的目標。這或許與一般人把佛教視為恬靜安祥、遠離紅塵世事的宗教這種觀念有別。

關於國際創價學會入世的理念,池田於1974年訪問蘇聯期間,曾做了精簡的解釋。當時,蘇聯總理柯西金問他如何解釋學會的佛教運動,池田回答說:「就是和平主義、文化主義和教育主義,而其根底就是人本主義。」2

和平主義、文化主義和教育主義,已成為國際創價學會的活動準則,世界各地的SGI(國際創價學會)組織和會員皆以此為出發點,活躍於社會各個領域。

支持聯合國

自1983年國際創價學會成為聯合國的非政府組織以來,池田每年皆以會長之名,發表「和平倡言」,由佛法人本主義的視角,針對世界問題提議解決方策。池田的倡言,在許多國家政府首腦、民間組織、學術機構及聯合國官員之間傳閱。其中一個核心論點是如何增強聯合國的機制和作用。

創價學會志工(主要是青少年),為全球反核運動「廢除核武器2000」,收集了大約1千3百萬人的簽名

創價學會志工(主要是青少年),為全球反核運動「廢除核武器2000」,收集了大約1千3百萬人的簽名

池田強調:「我想論及以覺醒的民眾為主來建設和平共生社會的具體途徑。 我認為聯合國應該成為其核心存在。恐怖活動、糾紛、貧困、環境破壞、饑餓、疾病等超越國境的危機不斷威脅著人的生活與安全,我期望能改革與增強聯合國,使它能對應這一新的時代。」 3

學會和平運動包括:以非暴力為主題,在美國多所學校展開的「戰勝暴力」青少年教育計畫;於1997年收集一千三百萬人的簽名呈交聯合國的「廢除核武器運動」;收集並出版個人戰時經歷等等。舉辦以諸如核裁軍、建構和平文化、可持續發展和人權為專題的大型國際展覽,也是國際創價學會活動的一個重要環節。

池田曾與三位聯合國秘書長庫爾特‧瓦爾德海姆(Kurt Waldheim)、佩雷斯‧德奎利亞爾(Javier Peréz de Cuellar)和布特羅斯‧加利(Boutros Boutros-Ghali)進行對話。他也曾獲頒聯合國和平勳章和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署的人道獎。

2006年8月,池田會見聯合國副秘書長喬杜里(Anwarul K. Chowdhury),並呈交一份以「完成使命:讓聯合國滿足世人的期盼」(Fulfilling the Mission: Empowering the UN to live up to the world's expectations)為題的倡議書。

池田也創辦了數個和平、文化和教育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