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佛教領導人呼籲擬訂「廢除核武器條約」

──「深層報導」(InDepthNews)專訪池田大作

世界知名的佛教思想家池田大作,敦促世界各國,為擬定廢除核武器和其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條約,盡早開始進行協商,以期能在廣島和長崎遭受原子彈轟炸的七十週年(2015年)將之實現。

若能落實《核武器公約》這樣一份國際條約,就可禁止開發、測試、生產、儲存、轉讓、使用和威脅使用核武器,並將之根除。該公約將與既存的有關禁止生物、化學武器,及殺傷人員地雷等公約的形式相仿。

草擬《核武器公約》提議自1996年起就頻頻出現。今年5月3日到28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召開的《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審議大會上,關於制訂該公約的事項首次出現在會上通過的《最後文件》中。

「我們必須加緊步伐,再接再厲」,身為佛教團體國際創價學會(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簡稱SGI)會長的池田如此說道。池田長年累月呼籲各國銷毀既存的核武器,也曾於2009年9月為創建無核武器世界,向國際社會提出五點建言。

「深層報導」與「國際新聞社」(Inter Press Service,簡稱IPS)合作,特派資深記者拉梅什‧堯拉(Ramesh Jaura),透過電子郵件向池田進行採訪。以下為專訪內容:

問:池田博士,請問您如何看待此次《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審議大會的結果?您認為它真的為這世界開啟了通往廢除核武器的道路嗎?又或者恰如一些評論者所說的,這無外乎是一些空頭承諾和無稽閒談呢?

池田:如同您所指出的,對審議大會的結果,眾議紛紛。我個人覺得,令人感到遺憾的是,有核武器國和無核武器國無法化解彼此間的主要意見分歧,導致《最後文件》未能採納會議中提出有關訂定時間表去推進核裁軍協商的議案。除此之外,許多問題也依然懸而未決。

雖然如此,上屆2005年審議大會因各種分裂因素而癱瘓不前,但這次的大會避免了相同情況的出現,而且大會所通過的《最後文件》中,包含了明確的行動計畫。依我而言,各國政府已逐漸意識到,不該錯失可以讓這世界更接近無核武器化的任何良機。這點是非常明顯的。

我個人非常喜愛中國文化巨人魯迅(1881-1936)的一段話:「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變成了路」(魯迅「故鄉」)。所謂「進步」就是這個道理。各國政府應該眾志成城,以《最後文件》為基礎,在未經開墾之地,一步一腳印地把路走出來。同時,掀起國際輿論,呼籲儘早實踐文件中的各項協議。其中的一個關鍵,就在確保民間社會和決策者間的對談得以持續進行。

問:您如何形容其中的主要成果?

池田:我認為審議大會有三個意義特別深遠的成果。首先,會議不但明確地表示所有國家都需要採取行動為無核武器世界的建設鋪路,還首次在其《最後文件》中指出締結《核武器公約》是有必要的。其二,會議也表明消除核武器所構成威脅的唯一方法,就是廢除這些武器。其三,會議考慮到核武器的毀滅性質,呼籲各國遵守《國際人道法》。

至會議召開為止,無核武器國及非政府組織雖然再三發出呼籲,要求成立《核武器公約》來徹底廢除這些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都一味遭到拒絕,被一些「時機尚未成熟」或「不符合國際關係所需」之類的措辭搪塞。

結果,締結《核武器公約》一直不被列入國際磋商的考慮範圍內。這就是為何審議大會在其《最後文件》中提到《核武器公約》一點具有如此深遠的含義。

我相信這是在多方努力下達到的成果,其中包括審議大會主席、聯合國裁軍事務署等相關的聯合國機構、關注廢除核武器的國家,以及許許多多熱忱滿腔、努力不懈的民間社會體團。日本創價學會的青年會員也為支持成立《核武器公約》而募集了二百二十萬人的簽名,並將之呈交審議大會主席和聯合國秘書長。

問:我們將何去何從?

池田:我們必須加緊步伐,再接再厲。我建議以2015年的審議大會為目標,儘早開始商討該公約的成立。2015年恰逢廣島與長崎遭原子彈轟炸的七十周年。前途雖然障礙密布,不過我堅信,現在正是全面禁止核武器的關鍵時期。

這在上述《最後文件》所提到的兩項原則中是最明顯的:「本會議再度確認和闡明,全面消除核武器,是應對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的唯一終極保障」;「本會議對核武器的任何使用所能夠造成的人道慘禍表示深切的憂慮,重新確認所有國家有必要無時無刻都遵守包括《國際人道法》在內的有效國際法」。

然而令人擔憂的是,在討論核武器問題時,各國政府的話題往往注重政治和軍事方面的問題,人類的存在價值和生命的尊嚴一直都不在他們考慮範圍內。

問:為何把核武器問題歸類為人道主義問題?

池田:廣島和長崎的原子彈爆炸生還者在審議大會上發表體驗,促請廢除核武器。他們的體驗證明了一點――核武器可被稱為慘絕人寰的終極武器,其危害並不是在爆炸後的一時半刻就完全顯現,而是會連累受害者的子孫後代,令人苦不堪言、喪盡生命的尊嚴。

出於這番道理,我的導師、創價學會第二任會長戶田城聖(1900-58)斥之為絕對惡。他堅決認為,絕對不可把它當成可在某些特殊情況下使用的常規武器。

核武器能夠動搖世界和平的基礎、侵害人性尊嚴,其存在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被容許的。這樣的認知,是《核武器公約》所需的倫理基礎。讓核武器時代落幕的關鍵,就在於秉持《國際人道法》的精神和原則來處理核武器。

問:帕格沃什科學和世界事務會議(Pugwash Conferences on Science and World Affairs)主席達納帕拉(Jayantha Dhanapala)博士把會議上決定實施1995年的中東決議之舉,形容為「該會議最富意義的成果」。但由於美國和以色列在數個關鍵事項上沒有明確表態,對於這項決定是否能夠促使中東地區成為無核武器區,許多專家仍然保持質疑的態度。請問您對此有何看法?

池田:由去年開始生效的中亞和非洲無核武器區條約讓我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這是除拉丁美洲、南太平洋和東南亞地區以外的另兩個無核武器區。這兩個地區內有曾經一度研發或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因此條約的生效別具意義。

接著下來的挑戰,是如何促使世界其他地區也加入無核武器區的行列。就中東地區當前的情況而言,與東北亞及南亞地區相同的是,實現此目標的前路坎坷無比。審議大會就是基於這個理由,呼籲於2012年開會討論,讓中東地區擺脫對核武器及其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依賴。當然,中東的問題錯綜複雜,並不可能在一個會議後就完全解決。當地的紛爭與仇恨歷史長遠,根深蒂固,召開如此會議本身就是一項艱巨之事。

但當前的情勢每況愈下,絕不容我們坐視不理。我們必須尋找更多的對話管道,以便緩和該地區的緊張局勢。

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Arnold Toynbee,1889-1975)曾作過如此比喻:「這是個『戈爾狄安之結』(Gordian knot),需要纖細之手來慢慢解開,快刀斬亂麻之法是行不通的。」為解決中東久已呆滯不前的問題,並解除該地區的對立結構,透過持續不斷的對話來消減彼此的恐懼、猜疑和不信任是勢在必行的。我們必須銘記於心――對話不會因為對立的存在而無法進行,反之,對立的存在顯示了進行對話的必要性。

問:具體來說,我們需要做些什麼?

池田:為了迎來無核武器的世界,我們首先要停止相互威脅,傾力消除構成威脅的因素,並改變自己看待威脅的觀點。信任必須得到修復。所有相關單位非攜手推廣足以維護人身與心理安全的措施不可。我相信,這方法皆適用於東北亞、南亞以及中東的情況。唯有放眼於未來,真心展開對話,和平共處的理想才有望得以實現。

召開中東會議的重重困難顯示,民間社會、全球社會必須給予鼎力支持。審議大會的《最後文件》提到,如此會議需要得到有核武器國的全面支援和參與。除此之外,我也希望日本,作為一個親歷核武器悲慘的國家,會與其他無核武器國合作,共同創造適於在中東持續進行有效對話的條件。

問:您認為民間社會應如何將空談化為承諾,再將承諾化為現實?我所指的,是關於《全面禁止核子試驗條約》(Comprehensive Test Ban Treaty,CTBT)、《禁止生產核武器和其他核爆炸裝置用裂變材料條約》(Fissile Material Cut-off Treaty,FMCT)和《核武器公約》等方面的問題。

池田:儘管呼聲連連,於1996年締結的CTBT仍未生效,甚至連商討成立FMCT的談判過程都還未開始。但這都不足以讓我們感到絕望。

CTBT原本就沒有任何約束力。即便如此,國際公認的五個有核國家自簽署該條約以來,就一直遵守著其中關於不再進行核子試驗的條款。印度和巴基斯坦也從1998年起採取了相同的決策。CTBT組織籌備委員會也在著手開發更完善的審查制度,以確保沒有國家進行核子試驗。

印尼在本次審議大會上表示願意簽署CTBT。如果美國也簽署的話,那麼足夠讓該條約生效的空缺將減至七個國家。至於FMCT,五個有核國家已經同意停止生產核爆炸裝置用的裂變材料,直到談判開始為止。

問:如何才能促使這些至關重要的條約生效?

池田:首先必須辦到的,是結合全球人民的意志和國際輿論。如此才可使各國政府感到事態緊迫,需要即刻開始行動。

目前,真正努力為這個問題行動的,幾乎都是相關的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但這是個關乎全人類生死存亡的重大問題,絕對不可將其推給一小撮的決策者來全權處理。

禁止地雷和集束彈的條約,就是在一般民眾的推動下成立的。這些武器的恐怖性質觸動了他們的良知,讓他們心感憤慨,堅決不讓更多人受其所害。基於相同的道理,若人們能夠瞭解到CTBT和FMCT在緩減核武器的威脅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國際輿論將掀起支持這兩項條約的陣陣波濤。

由今年一月至三月為止,八個國家的SGI青年與學生會員展開了一項調查,詢問與自己年齡相若的人對核武器的看法。許多受訪者起先都反問,這樣的調查到底意義何在。這樣的反應說明了一點,那就是,許多人都不把核武器視為切身的問題。即使如此,有近百分之七十的回答者表示,核武器的使用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被容許的。另外,也有超過一半的回答者表示,新預定的核武器問題會談,會直接影響禁止使用核武器。

我們務必鍥而不捨,在民間社會提升人們對核武器問題的認知和關注,並強調CTBT與FMCT的重要性。這是極其關鍵的一步。這般努力不但有助於消除阻擾我們前進的障礙,還可以轉變頑固的現狀。SGI之所以於2007年開始推行「廢除核武器民眾行動十年」,就是為了這個原因。

問:那麼教育又可以做些什麼?

池田:在審議大會上,包括日本在內的四十二個國家發表聯合聲明,強調核裁軍與不擴散教育的必要性。我們希望繼續與聯合國裁軍事務署、CTBT組織籌備委員會等為了推進各項條約而設的組織,和國際廢除核武器運動(ICAN)等非政府組織合作。

只要我們共同努力,就必定可以在國際社會打穩無核武器世界的基礎。年輕人已經率先行動了。全球人民必須萬眾一心,彌補理想與現實間的差距。我們的心意已決,必定讓CTBT和FMCT成為現實,更要落實《核武器公約》,以便有效地全面廢除所有核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