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百年一遇的小提琴手——梅紐因

梅紐因(Yehudi Menuhin,1916-1999年)

  二十世紀最優秀的小提琴手。指揮家。生於美國紐約。四歲開始學習小提琴,七歲初露頭角。在美歐各地活躍,有「神童」和「天才」之稱。十八歲的時候,在七十二個都市舉行了一百一十次音樂會。年不到二十歲已經名滿天下。第二次大戰後,主要在英國和瑞士活動。58年在英國組成梅紐因室內管弦樂團,翌年到倫敦定居。63年和77年分別在英國和瑞士成立「梅紐因學校」和「國際梅紐因音樂學院」。除了推廣音樂、培養後進之外,還致力於人權與和平運動。51年首次訪日,曾經六次在日本演出。92年4月,與池田SGI會長在東京會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enuhin01.jpg

音樂隊

  1951年9月15日。青年在羽田機場的舷梯上,受到許多攝影記者的包圍。有「神童」之稱,被評為「天才」,「百年一遇的小提琴手」梅紐因。

  當時的日本已經有十多年沒有演奏家從海外到來演出。就在這時候,「世界馳名的泰斗首次來日」。公演剛一決定,所有愛好音樂的人士都鼓掌歡迎。梅紐因的到訪甚至成為報刊上連環漫畫的話題。可以看出其受到國民注目的程度。

  梅紐因沒有辜負日本人的熱切期待。蜂擁而來參加演奏會的聽眾,徹底被那神乎其技所吸引。當時戰爭雖已結束,但依然人心頹廢。每一個人都感到那琴音充滿著希望和勇氣。文藝評論家小林秀雄把感動的心情寫在報上:「我感到震撼,還流出眼淚」,「啊,多麼優美的音調。我清楚知道自己多麼渴望這琴聲」。

  「不管怎樣困難的時代,音樂都會再三反復地設法鼓勵我們。要是發自內心深處的音樂,那就更不用說了。」

  不知是否因為在戰爭結束後度過青春時代的緣故,梅紐因這番說話令我不勝感慨。黑暗的亂世,音樂和讀書是我的希望根源。

  我最喜歡貝多芬的「命運」。雄渾的樂聲響徹整個公寓裡的窄小房間。置身其中,直覺心潮澎湃。

  那時候,戶田先生的事業陷於窘境。受到殘酷的「命運」襲擊。每次聽到這首樂曲,都會產生不能夠屈服、勢必打敗困難的勇氣。決心一定要維護先生。

  我希望與創價的同志分享音樂這振奮人心的珍寶。曾邀請精疲力盡的幹部、灰心喪志的青年一起聽唱片。甚至買樂器,成立音樂隊和鼓笛隊。目的全是為了給大家帶來新的希望和力量。

把文化交回庶民手中

menuhin02.jpg

鼓笛隊

  梅紐因的目標就是把藝術融會在大眾和日常的生活當中:「在白天打掃大街的人於夜裡演奏四重奏。這就是我指向的世界。」說穿了,就是民眾能夠自由接觸藝術的世界吧。我也是一樣。我希望舉辦庶民能夠穿木屐參加的音樂會,故創辦了民音。

  說起來,藝術並非一部分人的獨占物。把藝術用作逞威風的工具、自抬身價的裝飾品。多麼愚蠢的行為呢!藝術不光是為了盛裝的紳士淑女而有,也是為了無冕的庶民而存在。演奏會和美術館都不外如是。本來都是為了讓平素沒有機會接觸一流藝術的人而有。

  民音在結成「公明政治聯盟」的翌年(63年)成立。正因為如此,像「創價學會,指揮演奏」、「繼政治之後是文化嗎」等,受到各種各樣的酷評。然創辦兩者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把政治和文化交回民眾手中。因此,我給組織取名為民主音樂協會(民音)。

通過對話達成共鳴

  92年4月春天。梅紐因在會面的時候,一開口便說:「我渴望與池田會長見面。今天特別感到高興。」

  其實,梅紐因早在五年前已要求與我進行對談。雖收到他充滿誠意的來信,由於未能安排到日程,所以才拖延到這一天。

  寬廣的天庭,閃亮的眼睛。棕色的頭髮雖已變得銀白,那朝氣蓬勃的模樣一如當年初到日本之時。

  有涵養的聲音和談吐、無可非議的禮節、高名的幽默,一舉手一投足都有「小提琴的賢者」之稱的風範。

  邊進食晚餐、邊談話,會談一共持續了三個半小時。梅紐因當時七十五歲。會見前後兩天都是演奏會。本擔心他的健康狀態,但他看來非但沒有倦意,對有意義的談話,倒像是樂在其中。梅紐因在芳名錄上寫著:「為通過對話達成共鳴感到高興的一夜」。

梅紐因最初是通過平日替他按摩的英國SGI婦人部員得知我的存在的。

  梅紐因稱讚婦人部的技術:「你的按摩技術很好。好像用手指來搭話一樣」。不愧是藝術家,說話充滿藝術性。婦人部坦率地說:「我是佛教徒。按摩的時候,內心唱著南無妙法蓮華經的題目。」

  「NAM-MYO-HO-REN-GE-KYO……很優美的音調」。梅紐因深為初次聽到的題目韻律所感動。據說從那以後,在散步和洗澡的時候,梅紐因都會在口中唱念題目。對談中,梅紐因說:「很容易念,感覺愉快」。99年,梅紐因在去世的前一個月寫信給法國SGI的朋友:「你們唱誦題目,是極好的一回事」。二十世紀首屈一指的音樂家在妙法的題目中度過人生最終期。

  「接觸一流的事物,提高本身的人格和教養!」這是戶田先生的遺言。先生沒有把我們青年培養成「宗教專家」。教導我們要「成為一流的社會人才」。

  我同樣希望讓青年接觸「一流」的事物。懂得一流,馬上便能看穿二流和三流。如果追求二流和三流,便始終不會分辨一流。接觸一流的人物。聽一流的音樂。看一流的書籍。鑑賞一流的美術。從中磨練出一流的人格。

  梅紐因晚年致力於教育。為了培養年輕的人材而創辦音樂學校。位於瑞士的國際梅紐因音樂學院,就是其中之一。學院的利西(Alberto Lysy)音樂監督曾專誠訪問關西創價學園,還為大家演奏。

  監督回顧與師匠梅紐因的邂逅,說:「與泰斗交流--這正是培養年輕人材的最好方法」。是師弟的觸發,和接觸一流的人物。與一流的人物邂逅,能培養起偉大的技巧和精神。

「會長與我是同志」

  梅紐因的音樂教育目標是「幫助人使能發揮人性」。正因此,他堅決與壓制文化和人性的勢力對抗。

  會見中,梅紐因尖銳地指出:「權力令人忘記人性」。

  我說:「藝術喚醒人性」。

  「佛法」和「音樂」--在尊敬「人性」的信念上,兩者達成共鳴。

  梅紐因說:「池田會長和我是同志」。

~池田大作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