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a+ a- print

自由之獅 納爾遜‧曼德拉總統


與出獄後不久的南非總統曼德拉會面(1990年10月,東京)

  1995年7月,在東京與暌違五年的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先生再次會晤。令人感到他洋溢著自信,有如大樹的年齡般年復一年日益粗健。當時他已就任南非總統一年有餘。

  以國家叛亂罪的罪名,在獄中渡過了二十七年半的重刑犯,居然成了總統。這是象徵被封鎖的正義終於開始君臨國家。

曼德拉大學

  他曾說:「南非的監獄為了讓我們無法再次提起勇氣、力量去追求理想,企圖令我們癱瘓。」

  曼德拉先生有十三年的時間被命令開鑿、搬運石灰石。他繫著鎖鏈前往採石場。在灼熱的太陽下,不停地從堅硬的岩層中鑿開石塊。

  曼德拉先生鼓勵大家即使身在地獄,也要學習、互授知識。他舉行秘密的講課,人們稱之為「曼德拉大學」。全力拉攏在場的人們成為自己的夥伴,連守衛們也逐漸不得不敬佩他不屈不撓的精神。

  但是最痛苦的事情是,無法拯救蒙難的家族。當局想破壞曼德拉一家,襲擊他家,夫人屢次被捕,遭受虐待。曼德拉在監獄裡,聽到母親心臟病發作去世的消息。從年輕時就日夜為反抗種族隔離政策奮鬥的他,讓母親在擔憂中過世,令他心如刀割。接著長子也「意外身亡」──只有那時,他難過得整夜垂首不語。

希望的再度會面

  即使如此,曼德拉先生從未放棄希望。入獄十六年後的1978年,他與女兒澤妮會面。澤妮抱著出生不久的嬰兒前來。上次抱澤妮時,她就像眼前的小嬰兒這麼大。會面時,他始終抱著孫女,愛不釋手。

  他後來寫道︰「長久以來只握過鐵鎬和鐵鏟的粗糙雙手,能抱著柔軟可愛的初生嬰兒,真是感慨萬千!相信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像那一天的我,深刻感受抱著嬰兒的幸福吧!」

  澤妮請曼德拉先生給孫女命名。什麼名字好呢?他取名為「Zaziswe」,意思是「希望」。

  他說︰「孫女啊!剛出世的未來啊!到妳長大成人時,種族隔離政策將成為遙遠的往事吧!那時,將是一個不是白人統治,也不是黑人統治,而是所有人都平等、和睦相處的社會吧!孫女啊!嶄新的世代啊!你們的世代將沐浴著自由的陽光,堂堂挺胸走在大道上吧!所以,孫女啊!妳的名字就取為『希望』……。」

不把人當人看

池田SGI會長歡迎曼德拉總統來到東京(1990年10月)

池田SGI會長歡迎曼德拉總統來到東京(1990年10月)

1990年會見時,我提議舉辦「反種族隔離政策」的展覽、攝影展、人權講座,以及文化交流等。對於我的提案,曼德拉先生欣然接納。他的秘書爾斯邁爾.米爾(Ismail Meer)說:「這些提案令人深感您真誠的將我們非洲人當作人來看待。在南非,我們不是『人』,是被標籤為『黑色人種』。」

  不當「人」看待,視為「標籤」──這不是南非才有的特殊情形。壓抑人權的根柢,總有這樣錯誤的觀念。日本亦同,把人加以「分類」時,就無法想像、體會對方的感受。「如果是自己的話……。」如此理所當然的事也做不到。無法看出每一個人的臉孔,即使他就在眼前也視若無睹。

大陸的分割

  無視人們的實際情況,不認同「非洲的人們也是人」的心態,原原本本呈現於今日非洲的地圖上。歐洲列強在地圖上劃線,決定勢力範圍的界線,完全沒有顧及生活於此的人們的情況。

  非洲不是「黑暗的大陸」,黑暗是外界帶來的。

  非洲不是貧窮的大陸,是被掠奪而「使它變成貧窮」的。

  冷戰時代,非洲成了東西方代理戰爭的舞台。大國的武器商人藉此發了財。

  世界對這些疲憊不堪的人們說:「非洲是沒有指望的!」真是傲慢啊!

萬人平等

  「奮戰正是我的人生。」

  1962年,曼德拉先生將審判他的法庭變成堂堂言論奮戰的場所。他要求全體國民的選舉權。他宣稱︰「我無權選出的議會所制定的法律,憑什麼我要接受這種法律判決呢?」

  他在監獄裡不斷鼓舞南非的人們。即使無法和外界通訊,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希望」。

  以經濟制裁為首,世界各地不斷發出共同的聲援。承受不了的政府,曾屢次提出妥協案。每次曼德拉先生都拒絕妥協,也拒絕出獄。「民眾不能獲得自由,我亦無法自由。」在他的眼中,祖國全體就如牢獄。

彩虹之國

創價學會青年代表熱烈歡迎曼德拉總統(1990年10月,聖教新聞社)

創價學會青年代表熱烈歡迎曼德拉總統(1990年10月,聖教新聞社)

  終於,獲釋的日子來臨。1990年2月11日。這天,曼德拉先生回應民眾的歡呼與熱情說:

  「我不是以預言家身分,而是作為各位民眾恭謹的公僕站在這裡。由於大家英雄般不屈服的犧牲,我才能有今天。所以,我要將我的餘生,全權交給大家。」

  總統的心願,是要建設一個並非由白人或黑人統治,是任何膚色的人都能平等生活的「彩虹之國」。他說︰「這是我投注一生,誓死不惜的理想。」

與他們同在

  1994年4月,南非首次舉行「平等的選舉」。在前往投票所的路上,他腦海中浮現一張又一張亡故友人的臉孔。今天為了能夠讓我,以及我們來投票,不惜奉獻性命的每一個人……,男士們、女士們、孩子們。他認為︰「我不是一個人進入投票所,是和所有犧牲的人們一起進去投票。」

  深奥的思想是從備受凌虐的人們之中產生出來的。

  「在漫長孤獨的歲月裡,原本只想爭取同胞的自由的心境,最後演變成為了所有人爭取自由,包括白人與黑人在內。如同被壓抑的人們獲得解放一樣,壓抑人的那一方也必須獲得解放。剝奪別人自由的人,是充滿憎恨的囚犯,被囚禁在偏見和膽怯的監牢內。被壓抑者和壓抑者雙方,在喪失人性這一點上,是沒有差異的。」

  大半生失去自由的他,才能教導我們「自由」的深層意義吧!自由的精髓在於堅貞不渝的信念。不成為環境的奴隸,只有為信念而活的人,才是自由的。如曼德拉先生所說:「獲得自由,不僅是解開自己的枷鎖,也是度過尊重及支持別人自由的生活方式。」

  消除種族隔離政策這種差別制度的人權奮戰,原本是人類全體應挑戰的奮戰,是拚上「人類」尊嚴的奮戰。因此,出生於南非,為此奮戰的曼德拉先生及「自由的戰士」們,可說是代表人類而戰。

~摘自《人物隨想集》池田大作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