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通往没有核武器的世界 (2009年3月)


  高呼反战及反核武器既非情绪化的举动,亦非悲情的感叹,那是人性至理的表现,是立意要坚守生命尊严而发出的吶喊。

  我怀着贡献世界和平的心愿,自1983年起,年年执笔和平倡言,希望藉此激发全球社会对各大课题的议论,而今年的倡言也与往年一样,着重于呼吁实现无核武器的世界。

  我认为,要使世界免除于核武器的威胁,当务之急是尽早召开美俄的核裁军首脑会议。

  美国新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去年竞选总统之职时曾声明:“我们需要与俄罗斯合作,解除两国弹道导弹一触即发的备战状态,并大幅削减我们的核武器和核物质存量……”

  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i Medvedev)也在去年十月发表谈话,强调俄国政府特别重视与美国缔结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崭新条约,以取代即将在今年12月期满的美俄《战略武器削减条约》(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简称START 1)。

  想要在裁军议程上取得进展,美俄两国首脑有必要开诚布公地进行对话。这两个国家持有世界百分之九十五的核武器,因此重启双方核裁军谈判分外重要。

  两国应掌握这千载难逢的时机,展示卓越的领导力,在拟定裁减储备核弹头的目标,来替换《战略武器削减条约》的同时,还落实健全的验证系统,并就《禁产条约》(全名:《禁止生产核武器和其他核爆炸装置用裂变材料条约》)(Fissile Material Cut-off Treaty)进行会谈。此外,美方必须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omprehensive Nuclear Test Ban Treaty),这也是重要的一步。

  我们绝对不可忘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并没有赋予五个有核武器国永久持有核武器的特权。因此除了上述的美俄协议,我欲另行建议定期召开包含美俄在内的五个有核武器国首脑会议,并邀请联合国秘书长出席,共同针对如何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六条的裁军义务,商定目标明确的计画书。

  我相信,若有核武器国家能采取这方面的行动,那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就有望重振威信,挽回未签署的各国对该条约的信心,劝勉他们停止甚或放弃开发核武器的计画。

  与此同时,国际社会应以联合国为轴心,推动各国缔结一个全面禁止核武器的《核武器公约》(Nuclear Weapons Convention),将开发和试验等活动都列为被禁事项。我认为,唯有在法定的框架之下严禁核武器,杜绝它们的生产,才可确保全球社会免于核武器的威胁。

  目前已有一份《核武器示范公约》(Model Nuclear Weapons Convention)作为联合国文件发派各国。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由去年开始高声呼吁各国政府考虑成立《核武器公约》。这在历任联合国秘书长中是前所未见的举动。

  此外,公众对禁止核武器的支持正在日益增长。去年在包含几个有核国在内的二十一个国家展开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平均百分之七十六的人赞成制定禁止核武器的国际规范。调查结果颇具深意,那是因为《禁雷公约》(Mine Ban Treaty)和《集束弹药公约》(Convention on Cluster Munitions),都是由于得到民间社会在背后的鼎力支持和推动,才分别于1997年和2008年成立的。这样的行动是史无前例的。

  全球民众必须团结一致,齐心协力申诉核武器的破坏性质。于2008年12月推出的“全球零核”运动(Global Zero),也同样地冀望经由广集众人之力,来消灭可怕的核武器。

  国际创价学会(SGI)由2007年起开始推行“废除核武器民众行动十年”(People’s Decade for Nuclear Abolition),其活动包括举办以号召废除核武器为目的的展览、由青年主导的研讨会,以及以五个语言发行收录原子弹爆炸生还者体验谈的DVD。出于为人类安全尽力的信念,国际创价学会将会竭力与其他非政府组织紧密合作,齐心推进此核裁军运动。

  国际创价学会的反核武器运动,由日本这首个经历核武器恐怖洗礼的国家开始发起,迄今已有超过半世纪的历史,此运动是建立在“核武器是人性最丑恶一面的写照,它践踏人性的尊严、威胁人类生存的权利,是‘绝对恶’的存在”这牢不可拔的信念基础上。

  若要破除“安全是靠对大量杀戮和相互毁灭的恐惧来维持”的谬见,人类必须在意识上进行最根本的变革,重新唤醒彼此的人性。

  这趟旅程看似遥远又艰巨,但我们需要谨记,我们迈出充满勇气的每一步,都将促成新的改变,进而推动历史。最后,我吁请世界各地的民众发出反对核武器之声,掀起将定论我们时代的和平对话巨浪。我深信,这是通往和平的最确切之道。

~池田大作 2009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