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自强精神的连锁效应 (2014/11/04)

池田大作著

  人类目前所面临的威胁,多到令人不知所措,而其中最急迫的,莫过于气候变化的问题。

  今年9月,120余国的领导人出席了在联合国举办的高峰会议,讨论如何因应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而社会大众对于此会议关心及投入的程度更是令人瞠目:在高峰会议开幕的两天前,数十万民众集结在纽约的街头,要求大会对气候变化采取更有力的对应措施。

  适用于气候变化的解决方法,也可以沿用于其他议题。如果想避免最坏的结果,政治领袖有必要给予更多的关注,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全球人民一致的行动。

  唯有人民的团结,才能从根本上启动重新审视社会有何机制、而这又是为谁而设的检讨过程。能化解我们所面临的危机的关键,在于凸显及增强人类社会中每个领域的韧性,并且让人们的潜力得以发挥,将即使是最困难的处境,都转变为创造美好未来的契机。

  我深信,就其最广泛的意义来说,教育在增强韧性,以及团结起致力建造可持续发展全球社会的人民等方面,可以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今年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教育十年的最后一年,以此为契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于下星期在日本名古屋召开“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世界大会”,而且在那之前,也在冈山举行一连串的相关会议。

  名古屋的会议上将推出“可持续发展教育全球行动计划”,计划内容指明:“可持续发展不是仅仅透过政治协议、财政方面的优惠或是科技的途径就能达成的。可持续发展需要我们在思想及行为上有所改变,而教育则在促成这类改变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我完全同意这样的看法。在进一步推行可持续发展教育时,我们的努力应该集中于让人自力自强,鼓励大家采取行动。唯有当人们有明确要争取的目标,譬如要维护自己所珍惜的人或事物,或是希望把有意义的东西遗留后世,可持续发展才能得以实现。

  假如人人心中对未来都有明确的想法,且在自己活动圈子及关心所及范围内与人分享,那么人类的潜力与可能性就会获得充分的发挥。透过学习来提炼打造自强的精神,此举的真正价值,在于它能够创造一个人人自动自发的连锁效应。

  我有幸结识已故环境运动家马塔伊(Wangari Maathai)博士并与她成为好友。马塔伊博士所发起的植树运动是绝佳的例子。她在肯尼亚发起的植树运动已传至全世界,至今在全球各地促成了超过一百亿棵树木的栽植。

  能够有这样的成果,其主因在于马塔伊博士一直强调“自强”的重要,确保每位参与者都能认同此活动的正确性,并有实际的成就感。人们在迎向周遭的挑战时所感受到的骄傲与喜悦,可以铺砌成一条通往可持续发展全球社会的稳固道路。

  在某种意义上,保护我们所珍爱的环境,或将我们的梦想托付给未来,并不需要超乎常人的技能专长,就如同最近我听到一位住在冈山县的60多岁妇人的故事。这位妇人在丈夫过世后,多亏邻里乡党的鼓励,才能超越她那深度的悲伤。

  她所居住的山村其实人口逐年减少,甚至面临灭村的危机。出于感谢,也因为想要做些事来回报社区,这位妇人开始在一家老人护理设施当义工,走访那些很可能会被孤立的老人。

  这位妇人谈道对方的快乐就是自己的快乐,展现出一位自强的人如何能够发动一个转变的过程。

  若想加深作为地球居民对未来的责任感,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努力不懈地去面对现实,去面对所处社区中的种种挑战,因为那里正是我们生命戏剧上演的舞台。建构一个可持续发展社会所意味的,就是从事这样的事业工作。

  最重要的是,这个世界需要人们对自己的潜力和可能性有所认知,需要他们主动采取行动去改变环境。从推行可持续发展教育十年中得来的经验,显示了教育有让人“自强”的力量。

  将双脚牢牢地踏在自己社区的土壤上,与朋友及邻居分享彼此对未来的关切及希望,并成为变革的先驱──这其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学习历程。

  民间社会在推动可持续发展教育十年方面的努力,至今已经在世界各地收到很好的成果。今后的挑战,在于使更多人愿意付出心力,来扩大这关心社会的人际网络。为此,我期待下星期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世界大会能得到有意义和丰硕的结果。

  <此文译自于2014年11月4日刊载于日本英文媒体《日本时报》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