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成功取决于社会草根层级的行动 (2015/12/22)

池田大作著

  12月12日,世界195个国家代表在巴黎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一次缔约方会议(COP21,又称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达成了一项用以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历史性协议。与会人员深感减低温室气体排放量(简称减排)是当务之急,在这共识的推动下,大家跨越重重艰难,最终制定了2020年以后代替《京都议定书》的框架。

  地球变暖的后果,不仅止于冰川消退、生物多样性的丧失等,豪雨、热浪,及其他极端气候事件发生的机率也会上升,农作物收成会因此受到打击,酿成食物供给危机。

  这也会严重影响到社会上的弱势族群,而儿童更是首当其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出警告,在今后的十年期间,直接受气候变化关联的灾难所影响的儿童将达两亿人之多。

  我们不可忽视亚里士多德的告诫:“波及范围最广的事反而最不受关注。每个人基本上只顾自己,对公共利益漠不关心。唯有在牵连到自身的情况下才会开始关注。”假如这样的心态在应付全球环境问题时继续影响我们,人类的前途将黯淡无比。

  世上无数人正苦于日益恶化的气候变化危机。联合国第三届世界减灾大会在2015年3月于日本仙台开幕之际,南太平洋岛屿国家瓦努阿图惨遭热带气旋帕姆吹袭。不断接到有关当地受害报告,弥漫着一片悲天悯人气氛的大会通过了《2015-2030年仙台减灾框架》,明确指出:“气候变化是催生灾害风险的因素之一”。

  在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太平洋岛屿国家的领袖激昂地敦促各国采取措施防止海平面上升。这是个事关岛屿存亡的问题。大会最终推出一个长期目标,要把全球平均气温增幅限制在只高于工业革命前全球平均温度摄氏1.5度的范围内。

  由于巴黎协议所定的减排指标没有法律约束力,一切措施任凭各个国家来实施,因此要达到显著的削减,依然前路茫茫。但是,我确信“同理心”及“共患难的精神”,是建立真诚的国际合作关系,为全人类谋求福利的关键所在。

  分析显示,当下的减排成果早已大幅超越了《京都议定书》所制定的指标。所有签署国家现在必须齐心协力,一往无前地有效解决全球变暖的问题。

  这让我想起已故好友、肯尼亚环保运动家旺加里‧马塔伊博士的真知灼见:“我一直都相信,我们的问题,必须由我们自己去解决。”我完全同意。我们都有力量去齐心对抗威胁,合力创造我们期待见到的未来。

  若说对抗威胁框架非在国家及政府层级展开不可,那么民间社会的角色便在于帮助人们发挥潜力,共创美好未来。无论是对抗全球变暖,或是更进一步创造可持续发展的全球社会,这个步骤不可或缺。

  在促进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方面,国际创价学会一向努力于社会草根层级启迪人心。我们与国际地球宪章联合制作“变革的种子”与“希望的种子”这两个在世界各地巡回举办的环境展,藉此说明每个人各于其所所付出的行动,具有造就变革的无限可能。

  在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制定了12月3日为青年与下一代日。联合国青年问题特使欣达维指出,最近于世界各地开展的气候变化相关活动,大部分都是由年轻人筹办,并强调:“这是我们这一代该解决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责任。”

  联合国于去年采纳的《全球可持续发展教育行动计划》,列出五项优先行动领域,其中一项标榜要增进青年自强的能力,鼓励他们积极投身推动可持续发展教育的行列。由此可知,让肩负未来的青年参与,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我坚信,努力制止甚至扭转全球变暖的趋势会是个漫长的过程,而增进青年自强的能力,是从此次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开始的至关重要的环节。

  <此文译自于2015年12月22日刊载于日本英文媒体《日本时报》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