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禁止核武器条约》是通往无核武器世界的关键 (2017/06/06)

池田大作著

  关键的《禁止核武器条约》第二轮谈判会议即将在6月15日于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展开。在三月底举办的首轮谈判会议上,共有近一百三十个国家参与,出席率占联合国会员国三分之二。民间社会也积极投入,全场讨论热烈。

  核武器具有毁灭全人类及全球生态系统的威力,其构成的威胁日益严峻。尝试从根本上打开这局面,是下轮谈判会议的目标。

  在三月底的谈判会议上,有位原子弹爆炸幸存者疾呼:“我们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坚信这项条约能够改变世界,不,定会改变世界”,博得全场不绝的掌声。与会者打从心底对这番话表示支持,这是许多人皆认同的一点,不管他们属于哪个国家。

  5月22日,谈判会议主席公布了《禁止核武器条约》的草案。该条约是建立在世人对核武器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后果所持有的百般忧虑上,成立后不但禁止使用核武器,也禁止持有或研发核武器。

  《禁止核武器条约》草案的序言明示该条约的中心思想,其中有以下这句话:“意识到受核武器使用所害的人们,以及被核试验波及的人们所经历的痛苦……”。世界各地的原子弹爆炸幸存者及核试验受害者,都不愿见到任何人经历他们所忍受的苦痛,而序言中的这句话,就反映了他们的强烈心愿。

  我们必须谨记,当今核对峙的局面,是某些历史过程的产物,那并非一种不可逆转、无法掌控的国际形势。

  实际上,已有超过一百一十个国家透过建立或成为无核武器区的一分子,选择了不依附核武器的安全政策。在这些国家当中,也有不少国家曾计划研发核武器但最后作罢。

  我们必须正视依附于核武器的安全政策之本质──这样的安全政策,以最终世界某处会遭到如广岛及长崎般磨难为前提,毫无人性可言。

  有核武器国和几乎所有依附于核武器的国家,都没有参加首轮谈判,连日本亦如此,实则令人扼腕。

  然而,无论是有核武器国还是依附于核武器的国家,大家都深切地担忧着使用核武器会导致的灾难性人道主义后果。不仅条约的草案有提及此共识,在2010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审议大会上一致通过的最后文件中也有写到。

  本着此共识,所有《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都致力“确保所实行的政策,完全符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以及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的目标”。深切希望接下来的谈判会议能以这明确的抱负为出发点,鼓励更多国家参与,一同将此抱负付诸实现,制订条约来废除核武器。

  在如此背景下,依附于核武器国家的参与显得至关重要,尤其是在战争期间唯一遭受核武器轰炸的日本。

  2016年4月,七国集团外长会议于日本广岛举办,日本同有核武器国、依附于核武器的国家在会上发布联合声明疾呼:“我们抱着与广岛和长崎人民相同的强烈愿望,认为决不能再次使用核武器。”

  日本应言出必行,投入下一轮的谈判。

  广岛与长崎希冀和平的心愿,不外乎就是希望没有任何国家会以核武器进行攻击,或成为核武器攻击的目标。落实了禁止核武器的条约,就意味着这份心愿将成为一种社会规范,而日本的使命就是要竭尽全力,使这成为现实。

  只要有核武库存在的一天,我们都被逼活在随时要面对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般千钧一发事态的阴影之下。

  前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在1961年联合国大会上呼吁:“相较于大规模歼灭年代的世界大战,我们更希望见到在自己能作主的年代所制订的世界法规。”

  众多国家和民间社会代表,就条约该有的轮廓展开有建设性讨论,我们可以从这条约中,见到类似肯尼迪总统所构思的“世界法规”的模样。

  实现《禁止核武器条约》是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中裁军义务的关键步骤。《禁止核武器条约》的采纳,定能带动废除核武器的浪潮。因此,在7月7日第二轮谈判会议结束前通过该条约至关重要。

  诚心期待此深具历史意义的条约会在充分反映民间社会心声的形式下,顺利通过。

<此文译自于2017年6月6日刊载在日本英文媒体《日本时报》上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