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廢除核武器的誓願 (2006/09/14)

1989年羅特布拉特博士與池田大作SGI會長首次見面

  「在任何時代,總有希冀正義的聲音存在,哪怕只有一點點。但是,與其他時代相比,現在更需要這些聲音能脫穎而出,凌駕於暴力與仇恨噪音之上。」

這是為廢除核武器與追求和平而行動起來的國際科學家組織「帕格沃什會議」(Pugwash Conferences on Science and World Affiars)的領導人羅特布拉特博士(Joseph Rotblat)教人難以忘懷的話語。

  去年,在廣島、長崎遭原子彈轟襲六十週年的八月夏天,羅特布拉特博士撒手人寰,享年九十六歲。

  直到他臨終之前,他一直表示最擔心的就是核裁軍長年停滯不前的狀況,以及核武器擴散的危機。

戶田城聖在日本的青年和平集會上發表宣言

  因軍事技術的急遽發達,戰爭已成為全然脫離了現實及人們的感情的行為,能於瞬間奪去無數寶貴生命,將人們熱愛的鄉土破壞殆盡,連顧及犧牲者及其家屬的 餘地都不被容許。在以核武器為巔峰的巨大暴力體系支配下,人不被當作為有生命的存在,而只不過是可以任意擺佈的物件罷了。

  嚴峻的現實是,於國際社會中不斷蔓延著「想廢除核武器,畢竟是痴人說夢」的絕望和無力感。

  和平是「絕望」與「希望」的競爭,是「無力感」與「執著」的競爭。如果「絕望」的無力感繼續蔓延,「訴諸暴力」的風氣也會相對地增大。亦即是說,這種無力感最後會引發出暴力。

  但是,發明和製造出使現今世界遭受地獄般破壞的武器卻是人類自身。倘若如此,反之,憑人的睿智是沒有理由不能廢除核武器的。

  羅特布拉特博士這場運動的基點是於一九五七年發起的「帕格沃什會議」。當時正值核武器競賽以席捲全球的形勢急速膨脹的年頭。

同年9月8日,在日本呼籲「廢除核武器」的就是我的恩師戶田城聖先生了。

  那是颱風過後的一個涼爽秋天的晴日。在日本橫濱召開的五萬人的青年和平集會上,戶田先生發出了這樣的宣言:

核武器乃「絕對惡」

  「雖然如今全世界正興起禁止核子或原子彈試爆運動,但我要把隱藏在核爆背後的毒爪剝掉……假如某一個國家妄圖使用原子彈來征服全世界,使用過原子彈的人及該民族,就是惡魔,就是魔鬼!」

  我的恩師為甚麼要用如此激烈的字句來譴責核武器呢?

  那是因為他要清楚地指出,核武器所具有的本質,就是要剝奪世界民眾生存權利的一種「絕對惡」。那種企圖肆意地支配他人的利己主義魔性的終極樣相,以擁有核武器國家的型態表露無遺。針對這種時代狀況,恩師戶田先生從「生命論」的更深層次上敲響了警鐘。

  核武器的存在被認為是制衡戰爭的「必要的惡」(necessary evil),但這種想法,也正是廢除核武器運動的最大障礙,這是我們必須排除的!

由於戶田先生的宣言抓住了核武器乃「絕對惡」這個要害,故此能不固執於意識形態和國家利害,也不為「權力政治」的議論所迷惑。這令我更加堅信,半個世紀後仍然有人擁護「核武器制衡戰爭的能力」、「有限度的核戰爭」的今天,戶田先生立足於深遠的「生命層次」,發自肺腑的呼籲,其普世的光輝,正隨著時日的推移而愈益增加。

在委內瑞拉舉行的「核武器--現代世界的威脅」展

  為了廢除核武器,人本身的精神非要徹底變革不可。自從六十多年前廣島、長崎被原子彈轟襲以來,被爆者如今亦把「絕望」變為一種使命,他們為了廢除核武器而不懈地呼喊!繼承這種稱作內在變革的崇高挑戰精神,昇華為要求廢除戰爭的表現,這正是活於現在的我們所有人被賦予的責任、義務與權利。

  國際創價學會在冷戰日益緊張之際,於一九八二年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辦了「核武器——現代世界的威脅」展,後來又在有核國的蘇聯、中國等十六個國家巡迴展出,引起巨大反嚮,約有一百二十萬人參觀了這個展覽。

  此外,國際創價學會的會員們又積極地參與「全面廢棄核武器2000(Abolition 2000)」運動等,為喚起萬千民眾追求和平的心而不斷努力。 為了把這樣草根階層的合作變成更確實的存在,我想呼籲聯合國制定「邁向廢除核武器的世界民眾行動十年」,以及早日舉行「為廢除核武器的世界首腦會議」。如此,可以突顯出正在形成的要求裁軍的國際輿論,以便獲得更多的支持!

在日本展開的「全面廢棄核武器2000」運動

  不用說,肩負著未來的挑戰和可能性的還是青年。因此,我提議每年聯合國大會開幕之前,召集世界各國的青年代表首先舉行討論會,設立這樣的機制,讓出席會議的各國首腦們能夠有機會傾聽這些肩負未來一代的年輕人的意見。因為對青年提供能夠以「世界公民」的自覺來行動的場所,將會成為構築和平的基礎。

  「反對核武器與戰爭」的呼喊,並非單純是傷感等情緒的表露,應該說那是直視「生命尊嚴」的人的最高理性體現。

  面對著現今核武器擴散的可怕現實,要突破這堵堅牆厚壁,除了喚起每一個人生命奧底的「希望力量」便別無他法了。

  為了吹散核武器的陰霾,首先要讓更多的人作出「自己亦可以做點甚麼」的意識革命。然後,要使全世界民眾更廣泛地聯繫,不斷發出強而有力的「立即停止瘋狂的破壞!」的怒吼。

~池田大作著,200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