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自《從灰燼中立起》的文章

  在此,謹向此次在美國發生多次恐怖攻擊事件中犧牲的人們,致上衷心的哀悼之意,並期盼遺族及友人們能超越此悲劇,再次步上幸福之道。

  平白無故斷送了這麼多人的性命,至今仍令人難以接受,難以壓抑心中的憤怒與悲傷。然而,此次事件最悲慘的並不是喪失性命的多寡,而是蔑視任何事物都無法取代的「一個人尊貴的生命」--其中說不定有某人的父母、兒子、女兒、甚至友人--以此為手段達成目的的事實。

  佛典曰:「人的生命比全宇宙的財寶更寶貴」。即使是揭起多麼了不起的道德義理、主張,輕率蹂躪如此寶貴生命的恐怖攻擊,就是絕對的惡。更何況若是以宗教之名所發動的恐怖攻擊,這正是「宗教的自殺行為」。對原本應救濟眾生的宗教來說,是顛倒是非、難以接受的暴行。

  貴國的馬丁‧路德‧金博士曾呼籲:「某地的不義,對全球的正義而言,就是一種威脅」。現今正是應努力尋求超越國境的思想信念,構築一種絕不容許恐怖暴力這不義行為的世界土壤。

  我們一定要斷然根絕想以暴力、恐怖使社會陷於混亂、控制人心的恐怖攻擊。

  對於此次的慘劇,我認為應徹底冷靜的究明真相、對應。挑戰「杜絕恐怖攻擊」,不應只是侷限於建立暫時性的國際協助體制,而是應視為文明史上的一項課題。

  人類長久以來就是,舊仇添新仇、冤冤相報,不斷地重複憎恨的連鎖歷史。就連堪稱「戰爭與暴力世紀」的20世紀,也不例外。

  「憎惡」與「破壞」是分斷人類、社會的惡的根源,然而與此完全相反的「慈悲」、「創造」的生命,也是與此相同,皆潛在於人的生命裡。只要人類能互相覺知此事、締結無形的「生命繫絆」,就能迎接從分斷到結合、從破壞到創造的時機,大幅改變時代的導向。

  以軍事武力等硬能(hard power),是無法從實質上解決問題的。究極來說,即使需要花費時間,也要確信人的生命中具有善性,在所有的層面,不斷地推動、呼籲「文明間的對話」這踏實的精神事業,才是最為重要的。

~池田大作著・2001年9月22日
(選自Rodale Press出版的《從灰燼中立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