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1960年代──跨出勇敢的第一步

1961年参观柏林围墙

1961年参观柏林围墙

1960年,池田大作访问美国、加拿大和巴西,一年后,他将注意力转向东亚国家和地区,接连访问香港、斯里兰卡、印度、缅甸、泰国和柬埔寨。这些国家和地区没有国际创价学会(SGI)的会员,但池田想深入了解这些地区的实际情况。同年,他访问欧洲诸国,并参观了柏林围墙(Berlin Wall)。

访问亚洲,其实也是为了完成恩师户田城圣的遗愿。户田经历过日本的帝国主义时期,对那些曾遭日本侵略的亚洲各国深觉愧惶无地,因此分外渴望弟子们能尽力实现亚洲的和平。参访亚洲时,池田特别去了相传是释迦牟尼悟道的地方──印度的菩提迦耶(Bodhgaya)。由那时候起,他开始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专门透过研究亚洲哲学和思想传统,来推动对话与和平的机构。次年,他便成立了东洋哲学研究所,来实现这个理想。

1962年访问巴基斯坦­

1962年访问巴基斯坦(Pakistan)

池田也相信,艺术和文化交流可促进和平,出于此信念,他于1963年创办了民主音乐协会。

同时,池田亦积极地鼓励创价学会会员。他前往日本各地与会员见面、发表演说、撰写关于佛法的文章并开课讲解佛法、策划创价学会的发展、培育年轻的干部等等。这使得创价学会的会员人数,从他接任学会第3任会长的1960年到1964年,增加了两倍,达到三百万户以上,是学会发展历史上重要的里程碑。


池田风尘仆仆到日本各地

池田风尘仆仆到日本各地,一个个会见创价学会会员,奠定了组织大规模发展的基础

他的夫人香峰子回忆道,每当池田工作一天回家,他往往精疲力竭,连脱鞋都几乎无法办得到。这种豁尽全力奋斗的态度,是他从青年时期起便具有的特性。譬如,一名到访的学者,便曾描述他与池田一同离开创价学园的一个典礼时,亲眼目睹池田的疲态,对此留下的深刻印象。这位学者说,他刚刚才在典礼上,目睹池田以学校创办人的身份致词鼓励学生。池田盛意拳拳,语带幽默,让他感受到场内一片欢乐温馨。这位学者说,两个场景的强烈对比,让他深受感动,也让他看到,在和与会者交流时,池田是多么地投入,付出了多大的精力。不知情的人或许会认为,他只是毫不费力地展现他的魅力而已。

见过池田的人经常谈到,不论他多么繁忙,他都会竭尽所能,对眼前的人表达关心与重视。他对人细心体贴,时时不忘找出在背后默默耕耘的人,给予鼓励。池田并不是一个魅力不凡的领导者。他以身作则,与民众打成一片,所展现的领导风格处处透着慈悲的精神,这一切都是出于他对佛法、对人的深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