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英国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

2009年5月18日──名誉法学博士
校长 彼得‧葛雷格森(Peter Gregson)

女王大学的每一场名誉博士颁赠典礼都非常特别,但是今天的仪式却是独一无二的。今天,女王大学即将把其最高荣誉颁授给一位世界级的领导人物,这位人士到目前所获颁的荣誉数无人能出其右。今天也是本校首度在日本举行颁赠仪式,贵国风光秀丽,又有足以引以为傲的文化传统,我们希望日后能加强两国之间的教育及文化合作。

伟大的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曾说过一段广为人知的话:“比起战争,和平不但是更好而已,还更困难无数倍。”

这样的情操,可在今天荣誉学位获颁者池田大作博士之一生得到证实。在池田博士长年的奋斗中,他善用他的才华,不论是作为作家、哲学家、教育家或是领导人,孜孜不倦地鼓舞人类追求和平。

1928年1月2日,池田大作生于东京的一个从事海苔制造业的家庭,在家里八个孩子中排行第五。他幼年时期的大多时间在对抗病魔,在青年时期甚至差点不敌于肺结核的蹂躏。这个经历,再加上医师悲观预期他可能随时性命不保,使他体会到生命难能可贵之处,这是他人格的一大特征。

然而,在他少年时期留下最大影响的经验应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池田的成长年代中,日本社会中的每一个生活层面,从家庭、工厂、直至学校以及宗教团体,都为加入战事而作安排。在这样的基础上,池田大作对于和平的热望逐渐生根萌芽。1940年代,当日本加入二次大战时,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他的四位兄长都被征召入伍,长兄甚至在战场上丧失性命。

有关那段时期,他写道:“战争结束那年,我17岁。在当时年轻人之间,弥漫着一股精神空虚的压抑气氛。这不仅仅因为国土已化为废墟,更因为我们在战争期间被灌注的荒谬价值观,其虚假被彻底揭穿。”

池田大作寻找一位导师,一位精神导师来帮助他重得生命的意义。1947年,他找到了这样的一个人。户田城圣时任在家佛教徒团体创价学会的会长,该组织的核心理念强调个人幸福与他人幸福之间的深远关连。

我们的名誉博士日后在他堪称最为人所知的著作《人间革命》中阐述了这个道理。他写道:“一个人伟大的人性变革,将能转换一国甚至全人类的宿命。”

池田大作很快地在户田的公司中觅得职位,并且得到他的提拔。事实上,我们的名誉博士一直自称是户田大学的毕业生,这是他对恩师为他展开的一对一教学之称呼。

户田会长过世两年后,池田在1960年5月接任创价学会会长一职。1975年,就任国际创价学会首任会长。

在池田的领导之下,该组织进入了一段创新与快速成长的时期,也更积极地参与全球的文化教育运动,推动和平、可持续发展及人权教育等理念。

如今国际创价学会已发展成在一百九十二个国家拥有一千二百万会员的世界性组织。

1967年,池田博士为了培育每个学生独一无二的创造性潜能,以及灌输以和平、社会贡献及全球意识为基调的伦理观,创办了创价教育体系。

池田博士深信教育有助于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他强调:“教育是人类独享的特权。教育事业在根本上必须确保知识能带来人类幸福与和平。人们若能不再怀疑自己,能够相信自我,自然也会相信他人潜在的能力。”他还说:“大学是创造未来、改变社会及连结整个世界的殿堂。”

本校建校一百周年名誉毕业生、同为世界级领导人的前南非总统曼德拉也表达了同样的理念,我相信这实非偶然。在对女王大学的职员与学生演讲中,曼德拉总统说:“教育具有最强大的解放力量。”

“对话是和平的基础”是池田博士不渝的信念。他自强不息,为来自不同国家与文化传统、不同思想及信仰背景的人建立互相了解的桥梁,这包括了他在冷战时期以一介平民之身推行的民间外交。

与他进行对话、共同探求和平的人士包括了曼德拉总统、戈尔巴乔夫总理、塔博•姆贝基总统、亨利基辛格国务卿、拉吉夫•甘地总理、瓦文萨总统、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以及法国前总统希拉克。

有关您对于当今世界的贡献,哈佛大学中国历史及哲学系教授杜维明博士近来作了最适切的描述,他称您是“透过对话促进世界和平的顶尖好手”。

杜教授还说:“池田博士有助于拓展当代许多有识之士的知识水平,也加深了他们自我批判的省思。他对于全世界思想界实有莫大贡献。”

各位女士先生:在我们努力追求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之际,池田博士的一生与成就,不论是作为教育家、和平运动家、哲学家或是作家,都无庸置疑地为人类提供了宝贵的借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