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教育对池田的影响

“牧口先生和户田先生都当过教师,而我未从事过教职。但是,我达成两位先生的愿望,实现了创价教育,将其思想弘扬世界。因为这就是‘弟子之道’”1──池田大作

池田教育理念的形成受到两个主要因素的影响。一个是他在日本军国主义时期接受的教育经验,另一个是他值遇终生奉为恩师的教育家户田城圣。

“二年级时,羽田高等小学根据‘国民学校令’,更名为‘萩中国民学校’。”池田在一篇短文中写下,1930年代后半,日本为了在亚洲扩张版图,开始强迫年轻人前往战场,当时他的母校也受到军国主义的影响。“由此‘国民学校令’中,似乎可以听见军鼓咚咚作响,想将学生们变为‘军国主义的战士’。学校里也频繁的使用‘天皇子民’、‘磨练’、‘团体训练’等字眼,许多学校的体育馆变成了‘武术馆’。”2

人与人交流的力量

池田当时国小五年级

池田(前排右二)当时国小五年级

对生于1928年的池田来说,亲眼目睹日本政府利用教育的影响力,将孩童培养成军国主义的工具,这对他的想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国家将扼杀个性的体制强加于孩童身上时,池田有幸值遇几位富有人性的良师,从他们的身上,看到教育家应扮演的角色:“在这个太过偏重国家权力的时代,我所邂逅的老师们,都能为学生们注入人性的光辉……(他们)对于‘过度干涉教育的权力’感到困扰,紧紧守护着孩子们,与他们共度人生。”3

池田在对创价学会教育部成员的演讲中说到,理想的人本教育,是在人与人的交流中形成的:“同样重要的是,教师要主动和学生说真心话。哪怕是一句话也好,教师的诚挚鼓励,会永远铭刻在学生的心里。‘真的很努力嘛’、‘不要屈服’、‘我期待着你’、‘谢谢’、‘我不会忘记的’──教师的一句鼓励,会让学生兴高采烈。我至今仍然特别珍惜学生时代的这些回忆。”4

重视师生间交流互动的质量,完全地道出实践创价教育的重要特征。

恩师的影响

1955年,池田与恩师户田

1955年,池田(左)与恩师户田

战后,约二十出头的池田就读于现在的东京富士大学夜间部,并开始在户田城圣的公司工作。户田是一位深具才干的事业家,也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户田是教育家牧口常三郎的弟子,创价学会正是两人共同创立的。

户田的事业在战后的通货膨胀中陷入困境,池田不得不辍学以便全力帮助户田打理生意。池田描述,在那之后的十年间,户田费尽心思,利用每天早上工作开始前的时间和周末,教授他万般的学问。户田向池田保证,他所接受的教育,至少不会输给一流大学。

池田称此为“户田大学”,这些课程也使得他亲身体验了创价教育。

池田在创价学会之中实行的“人性变革”(“人间革命”)与“一人立起”等概念,在很大的程度上是来自户田的熏陶。这在池田为培育青年所投入的精力中明显可见──池田鼓励青年透过阅读与交友来扩展人生观;他在演讲中经常详谈历史人物的人生事迹,并深入讨论来自各文化背景的文学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池田格外注重与人接触并进行对话,尤其是和青年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