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全球公民与实践和平的责任

今天,全球社会面临错综复杂的危机。战争、环境破坏、‘南北’发展的差距,民族、宗教、言语不同衍生出来的人类分裂……。问题堆积如山,解决之道看来遥不可及。……我认为是,在于各个领域丧失了‘人性’,忘记‘人类幸福’这根本目的而导致的失败。所以,我们必须回归‘人性’,从这个原点重新出发。全球社会需要人性变革。1阅读全文)──池田大作

美国创价大学毕业典礼(2007年5月,美国加州亚里索维耶荷)

美国创价大学毕业典礼(2007年5月,美国加州亚里索维耶荷)

促进全球公民的伦理,是池田大作教育事业的一个焦点。所谓全球公民教育,就是要培育对于全球人类共同体的归属感与责任感。怀有身为全球公民的自觉,人便会强烈认同人类共通的人性,打从心底关注世界和平与繁荣。毕竟,导致战争出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无法看到他人所拥有的人性。

全球公民的理念,在池田所创建的教育机构中处处可见,其中以美国创价大学特别显著。美国创价大学十分重视其学生结构的国际性及多样性,第二语言和短期海外留学是该校的必修科目。

日本创价大学所推行的国际学生交流,也反映出相同的全球公民理念。1975年,创价大学接受由新中国派遣的留学生,那是自1974年日中邦交正常化以来第一所接受中国留学生的日本大学。今日,创价大学与世界近50个国家和地区170所的大学进行交流,其国际性堪称日本大学之最。

创价学会首任会长牧口常三郎的教育观,也含有丰富的全球公民色彩。牧口一贯坚持,教育应让人深觉,自己在身为乡里一员的同时,也是身处之国乃至全世界的公民。这样的思想,与盛行于30和40年代日本的国家主义教育完全相反。

池田对全球公民意识的重要性坚信不疑,其原因来自他本身痛苦的战争体验。在池田看来,人性在战争中遭到毁灭,无论是己方或敌方,人们都丧失了身为人的尊严。

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发表的演讲中,池田勾勒出全球公民的三个特征:

一、 智慧──让人洞悉生命的相关性;
二、 勇气──让人不畏惧或排斥差异,勇于尊重、理解和接触来自其他文化的人,从中取得成长;
三、 慈悲──让人体恤其他人的痛苦,无论对方距离如何遥远。

莫尔豪斯大学(Morehouse College)马丁.路德.金国际礼拜堂(Martin Luther King Jr. International Chapel)所长劳伦斯.卡特对此想法表示认同:“当民众思想变得开通、有能力进行对话、可以与异于自己的人合作时,当和睦的理想社会已经在望时,民主主义才可蓬勃发展。池田的教育思想是各个社会阶层的教育家必不可少的道具,协助他们锻造人的精神和公共政策,使其符合这至高理想。”2

池田曾述说对于美国创价大学的期待:“在此学习的每一位,要磨练出坚韧的个性,方能从各类的知识中创造无限价值,并且秉持全球公民的身分,成就人类的幸福与和平。”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