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反对战争

"没有比战争更残酷!没有比战争更悲惨!……没有比被愚蠢的统治者牵着鼻子走的国民更可怜!" 1──池田大作

特别呈献︰《禁止核武器条约》是通往无核武器世界的关键
东京受到盟军以燃烧弹攻击后的景象。(1945年3月)

东京受到盟军以燃烧弹攻击后的景象。(1945年3月)

池田大作在二战中度过少年时代,切身体验了战争的恐怖与悲惨。他的和平思想,可以说是在这时期锻造出来的。他的作品时常提到那场惨痛经历:目睹邻居在空袭中死亡;听他当兵的哥哥叙述日本军队如何残暴地对待中国人民;经历哥哥阵亡、妈妈伤心欲绝的痛苦。他也曾在文章里,对狂妄自大的日本军政府所造成的这场灾难,表示强烈的愤怒。

他写道:"许多与我同年代的青年因受军阀政府的驱使而步往战场,牺牲了生命,遗留下的家人,虽被誉为‘枪后的守护’、‘军国之母’,其实在他们的胸中,到底有多少叹息与悲哀此起彼伏呢?母亲的爱与智慧,又岂会受‘为了国家’等空洞词句欺瞒。" 2阅读全文

户田城圣

户田城圣(1900—1958)

户田城圣(1900—1958)

战争结束不久,池田认识了户田城圣(1900-1958)。户田是创价学会的第二任会长,后来成为池田的毕生导师。初遇户田时,让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户田在二战期间因反对日本军国主义而被投入监狱。池田在文章里叙述他对日本的领袖和决策者是如何地失望和厌恶,因为他们彷佛于一夜之间变了一张脸,从原本军国主义的狂热支持者,变成了民主主义的推崇者。但从户田身上,他终于找到一位可以信赖的人。

户田是与他自己的恩师、创价学会创办人牧口常三郎(1871-1944),一起被监禁的。牧口于1944年在狱中逝世。这件事对户田产生了很大影响,使他对战争和军国主义无比愤恨。他深信,只有使普通人变得贤明有能力自立,才能阻止军国主义的复苏。他最终认为,要达到这一目标,必须在人民当中展开一场精神运动,改变人性中互不信任和倾向于暴力的负面情绪。

池田体会到户田的心愿,并全身心地承担起实现这一宏愿的义务。

废除核武器运动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鲍林与池田大作1990年8月于洛杉矶举行对话,探讨和平问题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鲍林与池田大作1990年8月于洛杉矶举行对话,探讨和平问题

1957年,在创价学会青年会员大会上,户田发表了措辞强烈的演说,反对核武器的使用,并谴责任何恫吓使用核武器来威胁"人类生存权"的言行。他形容核武器是人性中最黑暗和最邪恶一面的具体表现,并宣布致力于废除核武器是创价学会青年的使命。

户田的号召,成了国际创价学会(SGI)始终以废除核武器为焦点的全球和平运动的基础。几十年来,池田曾无数次提出如何实现无核武器世界的倡议,并曾与具有相同信念的人和团体合作,共同实现这个目标。1998年,SGI收集了1300万个签名,向联合国呈上“全面废弃核武器2000(Abolition 2000)”全球请愿书。SGI也曾在世界各地举办大规模的反核展览会,近年还以相同的主题,制作了“从暴力文化到和平文化──人的精神变革”展(或称人性变革展),在日内瓦的联合国总部、纽西兰、美国、加拿大、马来西亚、台湾、澳洲等地召开。池田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鲍林(Linus Pauling)博士、罗特布拉特(Joseph Rotblat)博士等出版的对谈录,都探讨了关于核武器的问题。

池田认为,博取一般民众的支持,让他们知道这不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是废除核武器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他写道:"和平是‘绝望’与‘希望’的競爭……发明和制造出使现今世界遭受地狱般破坏的武器却是人类自身。倘若如此,反之,凭人的睿智是没有理由不能废除核武器的。" 3请参阅全文

[阅读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