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政治参与和迫害

在户田的提议下,创价学会于1955年开始参与政治,在那一年的地方选举中,派遣五十三名能干的会员,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户田相信,以日本独有的历史与社会情况而言,该社会的变革,是不可缺乏在政治上的推进。据池田所述,户田厌恶政治这个"充满阴谋诡计的世界"1,他是怀着这种复杂的心情作出决定的。

青年池田

在1955年,日本的政治结构,主要分为大资本保守利益集团和左派工会组织两大阵营。但大多数的国民并不属于两派中的任何一个,他们之中有无工会所属的劳动者,也有小型企业业主,他们没有政治代表,利益得不到保护。户田最关心的就是这些群众。

翌年的1956年,创价学会派出了六名候选人参加参议院选举,结果有三名当选,其中一名是由池田领导竞选活动的大阪区候选人。这次选举的结果引起了大众注目。

一个能够影响国政的新兴基层民众组织的突然崛起,立即让原有的政治制度感到震撼。后来在北海道的以煤矿为主要产业的夕张市发生的事件,正反映出社会和政治势力对创价学会所采取的强硬态度。池田本身也因为在社会致力协助户田实现其理想,而成了众矢之的。

在夕张,创价学会青年举行反对工会欺压的和平抗议游行

在夕张,创价学会青年举行反对工会欺压的和平抗议游行

工会在当时掌握着相当大的政治权力,夕张的政界也几乎是当地煤矿工会的天下。当年的参议院选举结果显示,工会拥护的候选人被创价学会候选人夺去部分选票,工会对此感到威胁,于是对市内创价学会员及其家属,展开一连串的恫吓和宣传活动。这些会员几乎都是煤矿工人,或生活上与煤矿场有关连的人。在矿场工作的会员受到骚扰恐吓、会员住宅成了攻击目标、唱题会(唱念《法华经》题目的聚会)被捣乱,工会方面更派人逐户上门怂恿会员背弃信仰,许多会员面临无法维持生计的危机。

池田受户田之托到夕张解决纠纷,在其领导下,当地学会员集合起来,力诉工会的行动不合乎宪法,谴责他们侵犯言论和宗教自由。由于无法在公开的场合作出合理辩解,工会终于作出让步停止其骚扰行动。

可是,这只不过是学会斗争的开端。

不正当逮捕

就在他与会员共同抗拒夕张煤矿工会的不当弹压时,池田接到大阪警局召唤,要他前去问话。1957年7月3日,池田由北海道飞往大阪,途中在东京转机时与在那里等候的妻子及户田短暂地见了一面。当天晚上,他遭到大阪警方逮捕。他被控诉的罪状后来在法庭上被证明完全没有事实根据,获判无罪。

数名学会员被起诉违反公职选举法的逐户登门拉票条款,控方咬定那是池田在背后指使的,把他监禁两个星期进行盘问。

检察当局以一些被捕学会员在逼供下作出的证言,要挟池田签署认罪的假口供,更恫吓将进一步逮捕户田、抄查学会总部和户田名下的生意。

1957年7月17日,创价学会员迎接从大阪拘留所释放的池田

1957年7月17日,创价学会员迎接从大阪拘留所释放的池田

学会员的逮捕显然提供了攻击创价学会的借口。尽管表面上盟军在日本实施了民主化,但军国主义时代在日本横行无忌的许多权力结构和个人势力网仍然残留未变。检察厅内的国家主义者,在四十年代曾企图瓦解创价学会,并把反对军国主义政权的户田及其导师牧口逮捕入狱。对他们来说,创价学会始终是一个威胁,学会的日益普及扩展更是一个非对付不可的危机。

池田的案件在法庭拖了四年半,但终于在1962年1月被裁定所有罪名不成立,检察当局没有上诉。在案件审讯过程中,其中一个被揭露的真相是,检察当局曾窜改被捕学会员的口供纪录。

这是池田初次尝到权势的攻击,在随后数十年一直对他纠缠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