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的斯卡拉歌劇院,應民音邀請演出歌劇「奧特羅」,1981年。那是該劇院第一次來日公演。

米蘭的斯卡拉歌劇院,應民音邀請演出歌劇「奧特羅」,1981年。那是該劇院第一次來日公演。

a+ a- print

文化機構與文化交流

如何把人類從充滿戰爭的20世紀,領進和平的21世紀?對人類來說,這是個至關重要的問題,而其答案就是文化的力量。這股力量把來自不同種族、國家及宗教之人結合起來。對人類家族的60億成員而言,文化的結合之力代表著燦爛的希望之光。 1 ──池田大作

池田參觀東京富士美術館,2003年。

池田參觀東京富士美術館,2003年。

1963年,池田大作於就任創價學會第三任會長三年後,成立了民音,1973年又創辦了富士美術館

民音是民主音樂協會的簡稱,意思是人民的音樂組織。池田表示,創辦民音及富士美術館,都出自於把藝術及文化歸還給人們這個願望。

池田談到,在西方社會,博物館其實是作為民主化過程中的副產品而出現,藝術原本僅為少數人所有,在那之後一般人才有機會觸到。池田希望讓廣大民眾都能接觸到高水準的藝術創作。他特別提到,在創辦這些文化機構時,接觸音樂和藝術活動僅限於一小部份的人。「這是因為日本人對文化缺乏興趣,也是藝術工作者接近民眾的努力不夠。」 2

池田大作表示:「受到民眾歡迎、喜愛,文化藝術才有意義,沒有民眾的文化藝術最終只是空殼。」 3 在被問及真正的和平社會有什麼特徵時,他說,在這樣的社會,一般老百姓在日常對話中也會自然而然地討論偉大的藝術作品。人人的生活皆過得充實──這就是和平的特徵,而這不正是藝術的目的?

民音是目前日本國內最大的私人文化機構,直至今日,已經與超過100個國家區域進行交流,為日本民眾引入了各式各樣的表演,其中有民族音樂及舞蹈團,現代及流行音樂演出,意大利斯卡拉歌劇院的表演,以及350人陣容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及漢堡芭蕾舞團的演出。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到藝術,民音的公演不僅在日本的大城市召開,也被編排到小城市及較偏遠地區舉行。民音也為日本學童舉辦一系列免費公演,迄今已有大約120萬名學童出席過。為了鼓勵新秀成長,民音也贊助各類國內及國際性音樂比賽。

除了透過藝術豐富人的生活之外,民音的另一個主要目標是透過文化交流加強相互瞭解,打破偏見,以構築和平的基礎。

一位女學生觀賞過國立埃塞俄比亞民族音樂舞蹈團的表演之後,寫下了她的觀後感:「我必須承認,自己之前對埃塞俄比亞一無所知。但是,從今以後,我會注意新聞報導,看看在這個國家發生了什麼事。如果聽到的是好消息,我會為他們感到高興,如果不是好消息,譬如說有飢荒或是戰爭,我會感到同樣地難過。」 4 這位女學生的感想,道出了民音的宗旨。

正如池田所說:「一旦你在外國有朋友,你就不可能會支持和該國打仗的想法。當政治上的關係變得緊張時,人與人之間的繫絆就會發揮緩衝的作用。」 5

漢堡芭蕾舞團於日本上演「幻影天鵝湖」,1994年。

漢堡芭蕾舞團於日本上演「幻影天鵝湖」,1994年。

塞內加爾國立芭蕾舞團在日本演出,2005年。

塞內加爾國立芭蕾舞團在日本演出,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