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菲律賓獨立運動之父黎剎獻上花環(1998年2月於馬尼拉)

為菲律賓獨立運動之父黎剎獻上花環(1998年2月於馬尼拉)

菲律賓總統拉莫斯(Fidel Ramos)在紀念菲律賓獨立100週年時,將黎剎騎士協會的「黎剎國際青年和平獎」贈與池田

菲律賓總統拉莫斯(Fidel Ramos)在紀念菲律賓獨立100週年時,將黎剎騎士協會的「黎剎國際青年和平獎」贈與池田

a+ a- print

身為亞洲的一份子

儘管日本人忘記,菲律賓人也絕不會忘記……菲律賓在歷史上曾遭到許多國家的侵略,不過一般都認為侵略者中,以日本人最為殘酷……。大部分日本人都不知道這事實。學校沒有教導。日軍掩飾事實,沒作出任何道歉。1──池田大作

日本軍隊於1942年4月登陸菲律賓的巴丹省。在佔領其間,日本軍曾對菲律賓人民犯下殘酷的暴行,但日本政府至今尚未正式承認此事實

日本軍隊於1942年4月登陸菲律賓的巴丹省。在佔領其間,日本軍曾對菲律賓人民犯下殘酷的暴行,但日本政府至今尚未正式承認此事實

池田也驅動筆鋒,以文墨來促進和平與相互理解。這可說是他另一環的文化活動。文墨是涉及範圍最廣的媒介,池田便是藉此來推動文化、國家間的相互尊重。許多SGI會員都是透過池田的著作,而認識古巴作家、民族英雄荷西‧馬蒂(José Martí)之名,知曉他幫助古巴從西班牙的統治中獨立的史蹟。即便政治立場迥然有別,美國SGI青年會員都被馬蒂所展現的大勇大仁所感動,對於鄰國古巴、其風土民情和精神傳統都有了更深的理解。

同樣地,池田的著作也讓日本創價學會會員得知菲律賓獨立建國英雄──荷西‧黎剎(José Rizal),並學習這位品格高尚,身兼醫師、文學家與人道主義者等職銜之人的精神,以及為菲律賓獨立所展開的奮鬥。日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侵略菲律賓,大肆殘害當地人民。這段歷史慘劇在日本鮮為人知,不僅如此,對於菲律賓及其他經濟較弱的亞洲國家,日本社會還存有強烈的優越感。就如此歷史和社會背景而言,日本學會員敬黎剎為學習模範之舉含有深遠意義。

正視歷史

池田從不迴避二戰的後遺問題,由1960年代起不斷採取行動來彌補日本的過失。池田的一貫作風,使他贏得了亞洲人民的信任與尊敬。池田多年來積極推進日本和亞洲諸國之間的文化和教育交流,其中包括把這些國家的文化和藝術引進日本,讓日本人有幸一睹其風範。這在某個程度上改變了日本人的成見。

其中的一個例子,就是有關瑪麗亞‧羅哈斯(Maria Roxas)的文章。她是菲律賓文化中心的前任總裁,也是政治家──愛斯科達(Josefa Llanes Escoda)的女兒。愛斯科達於日本軍隊佔領菲律賓期間,被日本憲兵逮捕並殺害。池田的文章道出愛斯科達富有愛心的胸襟,描述她在面對日本軍殘酷的迫害時無畏、不屈的品格。這與鼓吹日本軍國主義的人完全相反。

池田寫道:「在愛斯科達女士眼裡,根本不存在什麼國籍之類的問題,她的唯一標準是『大家同樣都是人』。而日本恰恰與此相反,那『作為日本國民』高於一切,『同樣都是人』卻是次要的。所以不忍心對『日本國民』施行的殘暴行為,卻在菲律賓胡作非為。」2

池田撰寫這篇文章的用意,不但是為了揭露不公至極的歷史事蹟,更是為了勾勒出人心善惡的區分:「暴君們倚仗虛偽、歧視和自私自利的手段,橫行霸道。人民群眾則憑靠真實和人道主義精神,展開群眾運動。這兩者之間的鬥爭如今仍在繼續著。」3 池田的文章,讓人回歸到自己的人性這人類共通的本質,從而在人與人之間搭築起溝通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