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齐心建设东亚防灾合作机制 (2014/03/07)

池田大作著

  东日本大地震距今已是三年前的事,我希望为罹难者们献上我最诚挚的祈求。这场灾难瞬间从许多人手中夺走亲爱的家人和家园。至今有许多人仍过着避难生活。我衷心地祈求灾区的全面复兴。

  除了这场天灾外,近年来异常天象带来的灾害日益严重。光是2013年,台风海燕就重创了菲律宾和越南,豪雨也为中欧和印度带来水患。世界许多区域更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冷害和大雪。

  异常气象是气候变化的典型例子,今天,至少有110个国家认为异常气象是“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这是一个重要的改变。因为过去许多国家把气候变化作为一个“环境问题”处理,也并不如经济成长般把其视为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

  在此我要建议,为了减轻异常气象及其他灾难所引起的损害,于亚洲、非洲等地区建立强化“韧性”的合作体制。这可与在《联合国气候变动框架条约》下推出的全球规模应对策略并行展开。

  “韧性”一词本来多用于物理学范畴,指物质遇到外部压力后要恢复原有状态的“弹性”。现在被用以形容,当遇到环境破坏或经济危机等严重打击时,使社会恢复原状的“社会恢复力”。

  在自然灾害范畴来说,增强“韧性”就是指加强防灾与减灾(即减少灾害程度)的“抵抗力”,以及那往往既漫长又繁复的复元过程所需的“恢复力”等各方面的能力。

  异常气象及其他灾难的应对,包括“灾前的防备”、“灾时的救援”和“灾后的修复和重建”这三方面。当某个国家遭逢灾害时,其他国家通常会立即采取行动,提供支援。相较下,在“灾前的防备”或“灾后的修复和重建”的名目下进行的国际合作却并不多见。

  “灾前的防备”和“灾后的修复和重建”与灾害发生时急需支援的情况有别,那是需要在长时间的合作下进行的。在此建议确立一个以邻国关系为媒介的合作系统,来有效地处理异常气象及其他灾难所涉及的问题。地理位置与环境的相近不但对进行实际合作有利,更有助于分享彼此在防备和应对相同危机方面的教训和知识。

  我相信,在邻近国家间针对异常气象及其他灾难展开合作,这本身会为整个区域带来难以估计的价值。因为那有可能改变各国对国家安全的看法。

  更重要的是,既然异常气象及其他灾难的发生难以预料,任何国家均有可能受其所害,那么培养起国家间“同苦”和“互助”的精神是势所必然的。

  在此需要特别一提的是,推行这样的措施是不会招致所谓的“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又叫“安全两难”)。“安全困境”所指的是,当一个国家增强军力,另外一个国家会感到威胁而采取对抗措施,如此你来我往地争着扩充军力,使不安与紧张的情绪不断加剧的负面连锁。

  从灾难应对的角度进行国际合作,其中所需要的知识、技术,与一般军事科技及情报的机密性质完全不同,是需要公开分享,才能发挥其价值。

  我认为受灾最严重的亚洲应该开创区域性合作的先例。倘若成功,其模式可鼓励世界其他地区也为了“强化韧性、支援灾区的重建工作”而加强合作。

这样的基础其实早已存在。那就是由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还有日本、中国、韩国、朝鲜联盟组成的东联地区讨论会(ARF)。

  ARF已将“赈灾”归为重中之重的安全课题之一,定期商讨进行合作的事宜。至今为止,ARF已召开了三次实际的赈灾演习。演习在军民双方配合下召开,由ARF诸国派遣队伍参与,进行了医疗、卫生、供水等方面的联合训练。

  我提议缔结一个《亚洲地区重建及韧性议定书》,透过这样的框架,ARF的实际经验将有更好的发挥空间。另外,希望类似的合作体制,可延续到增强作为韧性主要环节的“灾前防备”,这可藉由姐妹友好城市交流协议的形式,在地方政府间面对面的交流及合作之中进行。

  目前,日本和中国之间已签订了三百五十四个姐妹友好城市交流协议,日本和韩国之间则有一百五十一个,中国与韩国之间也有一百四十九个。我敦促日本、中国和韩国,透过这种姐妹友好城市交流协议,加强彼此的韧性。

  透过这样的合作,协力增进各地的韧性,不仅能加强各国在防灾、减灾方面的能力,更有助于巩固彼此间的友谊,以及促进各方的相互信赖关系。年轻一代可在这方面扮演领导性角色。这些地方政府友好交流的涓滴,可积累为连接隶属不同国度的城市的河流,最终必将成为区域和平共处的大海。

  若无诚意与邻国友好,那么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等话又从何说起?遇到灾害时相互扶持的精神,正是平素与邻国交往的基础。

  我殷切盼望早日举行“日中韩首脑会议”,为落实这样的合作展开对话。若对话内容可以包括如何通力处理迫在眉睫的环境问题,那就更加理想了。考虑到这一点,希望在2015年3月于日本仙台举行的“第三届联合国防灾世界会议”能起到催化作用,促使探讨该如何具体进行合作的过程有更深一步的进展。

  进行如此挑战的话,全亚洲,乃至全世界就有可能掀起一股创造价值的新风潮。

  <刊载于2014年3月7日《日本时报》 ;中文翻译:创价学会国际广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