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母亲的慈爱

  我的母亲今年76岁了。她明治28年(1895年)出生,名字叫一,现在于东京的郊外平静地度过她晚年的余生。

  她养育了8个孩子(我的大哥战死),还从别人处收领了2个孩子,把他们抚养成人。她是一个朴实平凡的母亲,没有受过教育,但现在我的兄弟们都有了家庭,唯一的一个妹妹也出嫁了,母亲已有13个孙子。

  不过,我并不认为母亲一直都是幸福的。我的父亲叫子之吉(1956年去世),他个性固执,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都叫他“倔巴佬”。母亲跟这样的父亲生活了大半辈子,当然凡事都要非常忍耐。

  我小时候,家住在大森,家里经营养殖当时盛行的浅草紫菜,所以母亲的辛劳是如今的城市妇女所无法想象的。在严寒的冬天,要从晨早天没亮一直忙到深夜,伤风感冒也不能休息。整天忙于干活的母亲那小个子的身影,至今仍给我留下强烈的印象。

  另一方面,母亲在教育孩子时并无任何的野心。就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听她说过一句要我们将来出人头地、追求学位或学历之类的话。

  不过,我至今还记得,她只经常对我们讲“不要给别人增添麻烦!不要撒谎!”之类的话。这些话尽管是多么的平凡,但我要感谢她,因为跨进社会之后,这正是最重要的做人的道理啊!

  母亲的行动没有任何矫饰,一心只期盼孩子们健康成长,孜孜不倦地辛勤劳动以实现这个愿望。我最喜欢这样的母亲。

  那噩梦一般的战争带来了人世的悲剧,对我们家也不例外。当4个哥哥好不容易长大成人、就要代替母亲干活劳动时,说是为了天皇、为了国家,4个哥哥一个接一个地都被召去当兵了。

  在这样的时候,当母亲的被人称作“国军之母”,不能流一滴眼泪,要带着笑脸把自己的儿子送往战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啊!

  我们兄弟虽多,但母亲的优点是对孩子们总是非常公平,从食物的分配到吵架拌嘴,不论兄弟们产生了什么样的纠纷,母亲立即就判断出是非,而且能采取谁都可以接受的最适当的处理办法。母亲是一个完全公正的法官。

  在兄弟们当中,数我至为体弱多病,对我当然比对哥哥们更加费心。战后我上夜校时,不管多晚回来,母亲总是起来等着我,给我热了面条后,总是说:“真够你辛苦了!真够你辛苦了!”我从这句话中深深地感受到母亲无限的慈爱。

  今天,尽管我已长大成人,母亲仍把我当孩子看待。

~池田大作著・1966年11月

节录自《池田大作选集》

分享此页内容

  • Facebook
  •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