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保护民众的大树——缅怀周恩来总理夫妇

《我的世界交友录》

  每到樱花盛开的季节,我总要想起周恩来总理。

  他是一位非凡的伟大的政冶家,浑身都渗透着对人民的爱。

  总理说:“我是50年前樱花盛开的时候离开日本的。”他回国后不久,就发生了那个着名的“五四运动”。自那以后半个多世纪,是他全心全意为人民鞠躬尽瘁的历史。

  我跟他说:“总理,樱花开放的时候,您再来一次日本吧。”

  “是有这个愿望。可是,恐怕很难实现了。”

  这是20年前(1974年)12月,离他逝世仅一年多时间。看他的样子,好像仅凭气力在燃烧着生命的火焰。

  总理接见我,是当天突然决定的。接到通知时,听说总理长期卧病住院,考虑他的健康,我一度谢绝过。可是,接见是总理自己的意思,我能做到的事,只是要求尽可能缩短接见的时间。

  车子在夜幕降临的北京市内奔弛。下了车,走进大门,总理早已在那里等着迎接我。后来听说那是市内的一家医院。

  “您是第二次访华了。”这是总理见到我说的第一句活。他说半年前我第一次访华时,因为病重,未能见我。现在病情好转,见到我很高兴。——总理如实地谈到了他的病情。

  总理跟我说:“因为您年轻,所以我非常重视同您交往。”“中国绝不作超级大国。”还说:“2I世纪的最后的25 年,对世界是最重要的时期。彼此要站在平等的立场上,互相合作,共同努力。”

  平等的立场——明治以来,日中两国一次也没有过以平等的立场缔结友好,日本总是欺凌中国。对待几千年来受过种种恩惠的恩人的国家,不要说“报恩”,反而不断地干出许多惨绝人寰的暴行,永无彻底赎罪赔偿之日!

  我的大哥是在缅甸战死的。他在中国打仗时,曾经一度暂时回国。当时我还是小学生。他对我说述:“日本太残酷了!中国人真可怜啊!”

  日本战后根本没有向中国人赔罪,一直追随美国,采取敌视中国的政策,阻挠中国加入联合国,一直阻挠到最后。对强者阿謏奉承,对其他的人则盛气凌人。——这是一个多么没有“心”的国家啊!所以,眼中无人,看不到民众,看不到真理。

  随着成长为“经济大国”,令人感到这种傲慢越来越严重。其实,如果日本要向中国赔款的话,据说要50年的时间才能赔完。这样,无疑对日本经济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对日本民众的慈爱

  周总理说:“我国不要求赔偿。日本人民和我国人民同样都是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牺牲品。如果要求赔偿,还是要同样的受害者日本人民来支付。”日本人在梦里都不要忘记这种高尚的“心”,这种恩义和宽大。日本正是在这一基础上建立了今天这样的繁荣。

  正如这些话所表明的那样,总理所重视的第一是民众,第二仍然是民众。就日中友好来说,总理也是“以大众为基础”来推进的。当年之所以选择在野党公明党作为日中之间的渠道,对社会所作的努力之所以给予很高的评价,我想都是由于重视他们作为“国民代表”的立场。

  对于我个人来说,早在我们见面的十来年前,就已经得到种种关爱说。听说在60年代初期,总理就跟曾任中日友好协全会长的孙平化先生说过:“创价学会是以民众为基础的。要重视创价学会,同他们交朋友。”

  民众是大海。大海不起波浪,任何船只都不能很快前进。

  在日中两国关系冷到极点的1968年,我之所以敢于呼吁恢复日中邦交,也是由于我认为,没有同人类五分之一的中国广大民众友好,任何和平论、未来展望归根结底都是空想。

*    *    *  

  “明年春天樱花开放的时候,我想去日本。”和周总理会见4年后,在我第四次访华的欢迎宴会上,总理夫人邓颖超女士坐在我的邻座,这么对我说。

  在樱花开放的季节,邓女士为了实现周总理的遗愿而来到了日本。那是1979年4月的事。不巧东京的樱花开得早,盛开的樱花已被春天的风雨打落。我想请 她看总理所喜爱的日本的樱花,只能给她下榻的迎宾馆送去了一棵八重樱。当她看到在创价大学校园里扎根的“周樱”、“周夫妇樱”的照片集时,她露出十分高兴 的神情。

两棵樱花树

  其实在周总理夫妇住居的院子里,以前有过两棵樱花树。他们俩虽然精心地爱护,但其中一棵终于枯死了。邓女士告诉我,她很遗憾未曾在两棵樱花树下拍照留存。

  我曾经两次拜访总理夫妇在北京中南海的住居。4年前(1990年)最后一次拜访时,谈起要赠送我总理的遗物。谁都知道他们夫妇的生活非常简朴,我不能 接受总理为数很少的重要的遗物。虽经多次谢绝,但邓女士坚决不让。她说:“我深知总理生前对先生的心情。所以决定要赠送给您。”我接受了总理生前爱用的一 把象牙裁纸刀。

  “这是先生和总理的友谊的纪念。希望您看到它能回忆起总理。……”邓女士说。同时还赠送我一个她自己爱用的玉石笔筒。悲伤的是现在这也成为遗物了。

  回想同总理见面时,正是他同残暴的四人帮进行斗争的期间。总理一身承担着10亿人民希望稳定的“愿望”,像一棵参天的大树屹立不动。总理逝世的消息传 来,把总理当作亲人的中国人民的恸哭声,震撼了山河大地。邓女士也正是胸怀着总理的这种“愿望”,而活到她生命的最后。

  我们也希望能像总理夫妇那样活下去。不论碰到多么无情的风暴,也要尊重民众,为了民众,和民众站在一起,生活在民众之中,始终贯彻着对人类的爱。

  今天日中交流日益扩大,看起来似乎“春天”已经到来。但是,如果日本的关心不是同中国“扩大友谊”,而是再一次仅仅面向“扩大经济关系”,那恐怕是没有从以前的战争中学习到任何来西。

  年年步步春来到,步步年年樱花开。

  我祈求:总理夫妇期待的世世代代、子子孙孙友好的“心”,也能在日本人的胸中开出花朵,永远在日本列岛上遍地扎根。

~池田大作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