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探求迈向无核武世界的道路 (2014年3月)


  今年2月,于墨西哥纳亚里特州举行了有关核武器带来的人道主义影响第二次会议,作为去年于挪威奥斯陆首次举办的类似会议的延续。会议根据科学研究的结果,得出了以下结论︰“没有任何国家或国际团体,有能力应付和提供核武器爆炸时所需要的短期及长期人道主义救援。”

  由此清晰可见,在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近七十年后的今日,人们在面对使用核武器必然产生的灾难性后果时,仍然是毫无有效的对策。

  自2012年5月以来,四份警告世人有关核武器对人道主义影响的《共同声明》相继问世。对这些《共同声明》表示支持的国家也日益增加,纳亚里特州会议更有一百四十六个国家的代表出席。

  会议主席在总结会议结果时强调,核武器存在本身亵渎了人性的尊严,非设置一个司法制度将其非法化不可,而现在正是透过外交管道来实现这个目标的时候。此举深具意义,透过这样的方式,四分之三的联合国会员国已表达了希望见到没有核武器世界出现的共识。

  遗憾的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五个常任理事国,虽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以下简称NPT)指定的有核武器国家,却没有出席此次会议。此时候最需要的,是在这些《共同声明》的签署国和有核武器国之间,找出双方能认同的解决方法。

  当前核武器对人道主义的影响极受关注这趋向,是由全球民间社会团体在基层社会所造成的。当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广岛和长崎的幸存者。他们一直在高呼不可再让人再次经验核战争的恐惧。

  另一方面,有核武器国的数代领导人,由于有过掌管“核武器发射钮”、在一弹指间就有可能发动毁灭性攻击的经历,而逐渐领悟到核武器有别于其他武器,是无法归类为有军事用途的武器。这起到了一定作用,阻止人们使用这类武器。

  这种顾虑是两方相通的。无人愿意见到或经历核武器所造成的破坏人道主义的后果。如此一来,双方便有了共同的语言,可彼此沟通,尝试寻找迈向无核武器世界的路径。

  明年2015年是广岛和长崎遭原子弹轰炸的七十周年,我一直主张于那时候在这两个城市举办首脑会议,商讨有关废除核武器的事宜。同样的,我也希望见到有核武器国、签署有关核武器对人道主义的影响的《共同声明》的国家,和全球民间社会的代表,甚至世界各地的青年们共聚一堂,召开以废除核武器为目的的世界青年首脑会议,并在会上发表宣言,承诺要结束对核武器的依赖,为核武器时代划上休止符。

  我想就此提出数个具体建议。

  首先是达成不使用核武器协议。要做到这点,其中一个方法,就是在2015年NPT审议大会上,集中讨论使用核武器所带来的非人道主义后果。倘若能够达成这样的协议,那么规定有核武器国必须真诚地进行核裁军的NPT第六条,就变得更易于执行。

  东北亚、中东等目前还未成为无核武器区的地区,可以以达成这不使用协议为契机,公布成立“不使用核武器区”,以作为成立无核武器区的前奏。日本虽然是美国核保护伞下一员,近期却签署了有关核武器对人道主义影响的《共同声明》,我热切期盼日本能自觉到一个经历过原子弹轰炸的国家应负起的责任,在推进不使用协议及不使用区的成立方面扮演领导的角色。

  我呼吁国际社会充分把握当前《共同声明》陆续出现的趋势,在国际间广泛赢取民心,早日落实为全面废除核武器而进行的讨论。这可与以上谈论的为促进NPT所做的努力并行展开。

  其中一个步骤就是从“核武器的使用可造成的非人道主义后果”的角度,制订一个关于承诺不再依赖核武器来维持安全的条约,以及一系列辅助的议定书,从中表明具体的禁止事项及验证体制。这方法意味着,即便到各个议定书生效为止还需要一些时间,条约本身依然明确地代表了国际社会“绝不容许核武器存在于世”的意志。

  今年4月11、12日,在日本广岛举行了核不扩散与核裁军倡议会议,有来自十二个国家的外交部长出席。另外,自4月28日起,NPT审议大会筹备委员会亦于美国纽约召开会议。对全球的民间社会而言,这都是在国际间召集民意,让废除核武器的进程加速的机会。

  建造无核武器世界的巨业,并不单单标志着这些令人胆寒的武器将不复存在。实际上,那是一个人们为了迎来和平共存的世界而自力救济的过程。这就是建设可持续发展的全球社会的先决条件。在那样的世界,所有人,尤其是未来的世世代代,均能生活得有尊严。

  <刊載於2014年3月29日“国际新闻社”(Inter Press Service);中文翻译:创价学会国际广报局>

~池田大作 2014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