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对话的文明 (2008年9月)


  对话宛如一场历险的旅程,那是人人都可参与的。有时,它甚至连历史都能够改变。

  两千多年前,统领西北印度某个王国的弥兰陀王,曾召见一位名叫那先的印度佛教比丘,试图与他展开对话。那先比丘一开始就询问这名希腊籍国王道:“陛下是以智者的身份,还是以君主的身份与人对话?”

  那先比丘的话,单刀直入地道出弥兰陀王这名最高统治者武断、傲慢的心。通过提问,那先比丘强调,既然都是人,那就必须以对等的立场展开智者之间应有的对话,互相学习、共求真理。

  与那先比丘的相遇觉醒了弥兰陀王,促使他一改原有的傲气,虚心地寻求与分享人类伟大的智慧。两人就古代希腊和印度两国哲学中最精妙之处坦诚地交换意见,让东西方思想流派得以融合交汇,为人类精神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

  这场精彩绝伦的对话,为现今世界的领袖提供一个理应学习的例子。如今最为切要的,是积极地去认识对方,求同存异,展开有启发性的“智者对话”。

  今年七月,八国集团首脑会议在日本北海道洞爷湖召开,有二十二个国家共襄盛举,为自首次召开以来参与国最多的一次。在这场扩大会议上,原本的八国集团首脑,就“全球变暖”、“发展”等问题,与其他面临同样问题的国家领袖同席讨论。

  姑且不论会议的具体成果如何,我个人认为,扩大首脑会议列席国家大增此点深具意义。我也一直在呼吁,要让更多国家参与类似的首脑会议,因为我相信,这是造就“对话文明”的重要因素。为了人类乃至全世界的共同利益,最确切的道路,是增加对话的管道,使更多国家与人民肩负对未来的责任。

  聆听对方意见的能力,是智者最明显的标志。具体来说,在面对众多迫在眉睫的全球问题的今时今日,对于立场与我们迥然有异的人,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听取他们的意见,特别是弱势群族所发出的“无声呐喊”,以期集结众人的智慧。

  坚忍不拔的毅力,也是智者的象征。当对话进行得不顺利时,我们必须明智地找寻共同的立脚点,在任何情况之下,都要毅然坚持对话。

  这让我回想起一九八六年戈尔巴乔夫和里根在冰岛雷克雅未克举行的首脑会议。当时的谈判,基本上陷入了僵局而停滞不前。但在随后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戈尔巴乔夫矢口否认谈判破裂,并声明那次谈判只是一个开始。他的举动,致使美国方面也不得不采取相同立场,重新决定以更积极的态度对待今后的谈判。历史证明,这种重视对话的执着态度,对终结冷战起了重大的作用。

  数年后,我有幸与戈尔巴乔夫会面。当时许多人都怀疑,一名佛教徒与一名共产主义超级大国领袖的会谈,究竟有何意义可言。

  会谈中,我们回忆起彼此在战争煎熬中度过的童年,并同意我们这一代人应该被称谓“饱受战乱的儿童”。有了这份共识,我们开怀畅谈如何从各自的悲惨战争体验中,汲取可供未来一代学习的教训。

  不论出生为什么种族,不论彼此的信仰为何,我们都有挚爱的家人,以及定要守护的未来。无人能脱离横贯古今的“生老病死”的生命规律。既然都是人,那我们就应该踏实地并立在这共同基础之上,超越一切差异,通过对话增进彼此的理解和体恤。

  多年来,我曾与许多不同国籍、不同领域的思想家和领导人会谈,发觉大家都有相同的强烈信念,就是让二十一世纪跟充斥战争和暴力的二十世纪话别,使之成为和平与对话的时代。

  对话的目的,并不是单为了表白个人立场,或说服他人来认同自己的观点。成功的对话,是必须以敬重生命的尊严为前提才能够进行的。而其中发挥出推动作用的,是在面临个性或观念上的差异时也坚持去理解学习的决心。

  佛典里有个优美的譬喻:“人向镜中礼拜时,则镜中之影又向自己礼拜。”

  无论是人,或是文明,倘若因偏颇的自尊心而嫌弃对话、不愿去理解他人,那么成长将停顿不前,也无进步可言。对话的文明,毕竟是学习和成长的文明。

  若断绝了对话的根源,那社会将因人类的傲慢和不信任而开始分裂,仇恨与暴力的恶性循环也将随之加剧。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Arnold Toynbee)博士坚信,寻找足以应付“历史挑战”的“人为对策”,其关键在于对话。他曾经宣称:“在众多的人文现象之中,与人的相遇和接触是唯一没有固定模式的领域。真正的、崭新的创造力源自与人的相遇和接触。”

  社会分裂这现代问题是绝对可以克服的。对话是通往和平的最确切道路。我们何时何刻都可步入这条为我们敞开的道路。对话是一场历险的旅程,带领我们去探寻人类的独特性、神秘性和亲和力。对话也是一道滚滚不绝的泉源,让我们持续不断地创造价值。 

~池田大作 2008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