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追求一个无核化的中东 (2012年3月)


  最近几个月间,有关伊朗核发展计划之本质与企图的争论,在整个中东地区引发了日益高涨的紧张情绪。在仔细寻思整件事的危险性之际,我想起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尔德.汤因比的话。他警告世人,核时代的危机形成了一个“棘手难解的‘戈尔狄安之结’(Gordian knot),需要耐心之手来慢慢解开,快刀斩乱麻之法是行不通的。”

  世人越来越担心这种紧张状态会引发军事冲突,我在此呼吁,相关国家的政治领导人必须认清,现在至为需要的是鼓起勇气自行制约,和寻求共同立足点以解决目前僵局。

  使用军事力量或其他形式的武力绝对无法产生持久的解决方式。就算看来似乎可以压制住某种威胁,但留下来的却是更具杀伤力的愤怒以及仇恨。

  令人惋惜的是,在国际政治中,每当情势变得紧张时,互相威胁及交相谩骂的程度往往也随之升高。让我们回想一下,在1961年柏林危机最严峻之际,美国肯尼迪总统和苏联赫鲁晓夫总理于越南会面时,后者曾说了如下的这段话:“用武力者也会遭遇武力。如果美国人想打仗,那是他们的问题,战争带来的灾难将会由大家平等承担。”

  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一旦战争爆发,承受苦难的其实是不计其数的平民百姓。这是经历过战火频仍的20世纪的一代人所熟悉的惨痛事实。就我个人而言,我在战争中失去了长兄,住家也两度被烧毁。牵着年幼弟弟的手躲避空袭轰炸的记忆,仍然鲜明地印在我脑海中。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使用,都会将死亡与伤害扩大至无法弥补且不可想象的程度。特别是核武器,我们应该认清这是最不人道的武器。

  在柏林危机以及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中,两个超级强权的领导人终究还是从冲突的边缘退了一步。毫无疑问,在这种令人无法承受的紧张情势中,他们必然预料到,假如无法淡化当时的情势,接着降临的将会是何等灾难。

  至于今天的情况,我们都了解,如果针对伊朗的核设施发动军事攻击,一定会使局势更加动荡不安,报复行动也将无可避免。此外,我们也无法预知这样的局面,会对这个正在经历全面政治改革的地区带来什么影响。

  虽然目前国际政局似乎被困在威胁与猜疑的循环中,我们也不应该对当地无数居民的心声充耳不闻:他们非常渴望自己的家园没有核武器。举例来说,去年12月由“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e)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二个以色列人中就有一人支持成立协议,把包括伊朗和以色列在内的中东地区规划为“无核武器区”。

  一场以建立中东“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为主题的国际会议将于今年召开。这会议试图响应当地人民的这份愿望,我们应该竭尽全力确保其成功。从这个区域撤除一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方策一律符合了伊朗、以色列,甚至全区域的安全所需。芬兰为主办这场会议所做的努力值得赞扬,我则希望曾在大战中对核武器有切身之痛的日本,也能积极地创造适宜的对话环境。

  肯尼迪总统处理了两次原本可能导致世界末日的危机,他曾经说道:“我们怀着希望,却不能忘记历史的教训。”事实已证明,渴望看到无核武器世界的心,是在人们为了克服危机、毅然奋斗的过程中铸造而成的。举例来说,古巴导弹危机的紧急状况,催化了《特拉特洛尔科条约》(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禁止核武器条约)的成立,让该地区成为全世界人口居住地中第一个无核武器区。

  尽管当时有人冷嘲热讽那是徒劳之举,说各国是无法达成协议去通过那样的条约的,但是参与谈判的各方代表仍坚持下来。今天,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周边的三十三个国家全部成为《特拉特洛尔科条约》的缔约国,其中还包括五个众所周知的核武器国。

  为了解决目前笼罩在中东的危机,国际社会必须再度决意绝不放弃对话,坚信当下看来“不可能”的事,必可被化为“可能”。不管现状显得多么艰巨,也不论前路看似有多蜿蜒曲折,我们都必须谨记在心,唯有为和平奋斗不懈,方可让希望之火熊熊燃起。

  池田大作是日本佛教哲学家及和平推动者,也是国际创价学会的会长。此文原本于2012年3月19日由国际新闻社IPS发布。

~池田大作 2012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