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扩展世界的“人权视野” (2008年12月)


  “人权代表着人性最崇高的特征,那就是‘理性’与‘精神性’这两个人类价值观念的升华。”

  这番引人深思的话,出自曾为拟订《世界人权宣言》而立下汗马功劳的巴西文学院院长阿塔伊德(Austregésilo de Athayde)之口。

  2008年12月10日是该宣言发表的六十周年。时至今日,世界各项国际人权协议和公约都体现了宣言的原则,许多国家也将之纳入自己的宪法之中。宣言在人类的人权斗争历史中的存在,真可谓光芒万丈。

  但事实上,自由被剥夺等侵犯人权事件在现今社会仍频频发生,世界各地也依然战火不绝。极端贫困与粮食、饮用水和医疗物品等的短缺,每天都夺走近二十四万人的性命。

  中国的传统纪年法以六十年为一循环,称之为一甲子。我认为,在纪念宣言发表六十周年的今日,提高人们的人权意识,重返当初落实《世界人权宣言》的精神,并激发人们捍卫人权的热忱是当务之急。维护人权,必须成为规范二十一世纪人类行动的主导思想。

  《世界人权宣言》有两个主干,即以“自由权”为中心的“第一代人权”,以及以“社会权”为中心的“第二代人权”。但随着非洲和亚洲各国于二十世纪后期的纷纷独立,世界的视线已开始移向“第三代人权”,即所谓的“发展权”、“环境权”、“和平权”和“人类财产共有权”等。

  细看人权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两股趋势。

  首先,是由被动性的维护人权,到主动地去实现人权社会的转变。其次,是从顾及单独的个人权利,到关注人与人、人与地球环境共存的权利的扩大。

  而能否实现的关键,在于尊重其它生命、关爱自然环境的富饶的精神性。

  人,唯有在为其它人、为社会、为未来世世代代的人尽心尽力之中,才能领略生于人世的真意,其人生才能过得圆满幸福。我想这就是阿塔伊德院长所说的“人性最崇高的特征”。

  佛法的缘起观阐释,世上所有生命和物事,都无法单独存在。万物皆由缘而起,并互相依存。人类是一个大家族,共同生活在这“生命之海”的地球上。建构在别人不幸之上的幸福和繁荣是不能长存的。

  出于此番道理,创价教育创始人牧口先生,早于二十世纪初,便深思社会于未来的发展路线,提倡未来应进行的并非军事、政治或经济方面的竞争,而是人道主义方面的竞争。牧口先生后来因反对当时的日本军国主义而入狱,最终还死于狱中。他提出这项建议,无疑是因为期盼人们能改变价值观,重视“自他皆幸福”的概念。

  世界如今正面临环境破坏、金融危机等前所未有的事态。显然地,全球人类若不团结起来,一起谋求共存之道,那么其前途肯定黯淡无光,甚或根本就无前途可言。如今的世界形势,正迫切需要我们去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守护人权,发扬人道主义的精神。

  美国公民权之母罗莎‧帕克斯(Rosa Parks)曾与我分享她母亲的一段话:“没有法律规定人必须受苦。不可以失去自己的自尊心。必须取得他人的尊敬,自己也必须尊敬他人。”帕克斯女士说,这段话是她人生的指标,让她一生受用无穷。

  为他人作出贡献,不是一种义务,而是一种权利,是真正的人权,也是人生最高价值所在。我相信,孕育生命的母亲们,必定会认同这论调。

  这便是通往让内心世界更富裕的康庄大道,其价值远超一切物质财宝。

~池田大作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