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废除核武器的誓愿 (2006/09/14)

1989年罗特布拉特博士与池田大作SGI会长首次见面

  “在任何时代,总有希冀正义的声音存在,哪怕只有一点点。但是,与其他时代相比,现在更需要这些声音能脱颖而出,凌驾于暴力与仇恨噪音之上。”

这是为废除核武器与追求和平而行动起来的国际科学家组织“帕格沃什会议”(Pugwash Conferences on Science and World Affiars)的领导人罗特布拉特博士(Joseph Rotblat)教人难以忘怀的话语。

  去年,在广岛、长崎遭原子弹轰袭六十周年的八月夏天,罗特布拉特博士撒手人寰,享年九十六岁。

  直到他临终之前,他一直表示最担心的就是核裁军长年停滞不前的状况,以及核武器扩散的危机。

户田城圣在日本的青年和平集会上发表宣言

  因军事技术的急遽发达,战争已成为全然脱离了现实及人们的感情的行为,能于瞬间夺去无数宝贵生命,将人们热爱的乡土破坏殆尽,连顾及牺牲者及其家属的 余地都不被容许。在以核武器为巅峰的巨大暴力体系支配下,人不被当作为有生命的存在,而只不过是可以任意摆布的物件罢了。

  严峻的现实是,于国际社会中不断蔓延着“想废除核武器,毕竟是痴人说梦”的绝望和无力感。

  和平是“绝望”与“希望”的竞争,是“无力感”与“执著”的竞争。如果“绝望”的无力感继续蔓延,“诉诸暴力”的风气也会相对地增大。亦即是说,这种无力感最后会引发出暴力。

  但是,发明和制造出使现今世界遭受地狱般破坏的武器却是人类自身。倘若如此,反之,凭人的睿智是没有理由不能废除核武器的。

  罗特布拉特博士这场运动的基点是于一九五七年发起的“帕格沃什会议”。当时正值核武器竞赛以席卷全球的形势急速膨胀的年头。

同年9月8日,在日本呼吁“废除核武器”的就是我的恩师户田城圣先生了。

  那是台风过后的一个凉爽秋天的晴日。在日本横滨召开的五万人的青年和平集会上,户田先生发出了这样的宣言:

核武器乃“绝对恶”

  “虽然如今全世界正兴起禁止核子或原子弹试爆运动,但我要把隐藏在核爆背后的毒爪剥掉……假如某一个国家妄图使用原子弹来征服全世界,使用过原子弹的人及该民族,就是恶魔,就是魔鬼!”

  我的恩师为甚么要用如此激烈的字句来谴责核武器呢?

  那是因为他要清楚地指出,核武器所具有的本质,就是要剥夺世界民众生存权利的一种“绝对恶”。那种企图肆意地支配他人的利己主义魔性的终极样相,以拥有核武器国家的型态表露无遗。针对这种时代状况,恩师户田先生从“生命论”的更深层次上敲响了警钟。

  核武器的存在被认为是制衡战争的“必要的恶”(necessary evil),但这种想法,也正是废除核武器运动的最大障碍,这是我们必须排除的!

由于户田先生的宣言抓住了核武器乃“绝对恶”这个要害,故此能不固执于意识形态和国家利害,也不为“权力政治”的议论所迷惑。这令我更加坚信,半个世纪后 仍然有人拥护“核武器制衡战争的能力”、“有限度的核战争”的今天,户田先生立足于深远的“生命层次”,发自肺腑的呼吁,其普世的光辉,正随着时日的推移 而愈益增加。

在委内瑞拉举行的“核武器--现代世界的威胁”展

  为了废除核武器,人本身的精神非要彻底变革不可。自从六十多年前广岛、长崎被原子弹轰袭以来,被爆者如今亦把“绝望”变为一种使命,他们为了废除核武 器而不懈地呼喊!继承这种称作内在变革的崇高挑战精神,昇华为要求废除战争的表现,这正是活于现在的我们所有人被赋予的责任、义务与权利。

  国际创价学会在冷战日益紧张之际,于一九八二年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办了“核武器——现代世界的威胁”展,后来又在有核国的苏联、中国等十六个国家巡回展出,引起巨大反向,约有一百二十万人参观了这个展览。

  此外,国际创价学会的会员们又积极地参与“全面废弃核武器2000(Abolition 2000)”运动等,为唤起万千民众追求和平的心而不断努力。

为了把这样草根阶层的合作变成更确实的存在,我想呼吁联合国制定“迈向废除核武器的世界民众行动十年”,以及早日举行“为废除核武器的世界首脑会议”。如此,可以突显出正在形成的要求裁军的国际舆论,以便获得更多的支持!

在日本展开的“全面废弃核武器2000”运动

  不用说,肩负着未来的挑战和可能性的还是青年。因此,我提议每年联合国大会开幕之前,召集世界各国的青年代表首先举行讨论会,设立这样的机制,让出席 会议的各国首脑们能够有机会倾听这些肩负未来一代的年轻人的意见。因为对青年提供能够以“世界公民”的自觉来行动的场所,将会成为构筑和平的基础。

  “反对核武器与战争”的呼喊,并非单纯是伤感等情绪的表露,应该说那是直视“生命尊严”的人的最高理性体现。

  面对着现今核武器扩散的可怕现实,要突破这堵坚墙厚壁,除了唤起每一个人生命奥底的“希望力量”便别无他法了。

  为了吹散核武器的阴霾,首先要让更多的人作出“自己亦可以做点甚么”的意识革命。然后,要使全世界民众更广泛地联系,不断发出强而有力的“立即停止疯狂的破坏!”的怒吼。

~池田大作著,2006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