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迈向新世纪──构筑伟大精神之架桥

~ 池田大作,于古巴哈瓦那大学的讲演

  各位午安!(Buenas tardes西语)

  敬爱的哈特(Armando Hart Davalos)文化部长、维拉总长(Juan Vela Valdes)、马蒂(Carlos Marti Brenes)副部长、亚洲外交团的各位先生,以及睿智焕发的同学们,

  各位好!

  刚才蒙赐古巴共和国“菲利克斯‧巴雷拉最高勳章(Felix Varela)(文化功劳最高勳章)”,以及拥有二百七十年庄严传统的哈瓦那大学“名誉文学博士学位”,本人感到无上光荣,在此衷心表示感谢。

锲而不舍

  我想将这份荣誉献给我的恩师户田第二任会长。

  贵国伟大的精神之父、共和国的英雄马蒂(Marti,Jose Julian1853~1895)曾以“民众即使身疲力尽,但仍锲而不舍”一语,冀求改变历史的一线光明。

  我的恩师就是这种勇者的其中之一。正值日本举国上下狂于在亚洲掀起侵略战争之际,恩师与其先师牧口首任会长,却因为抵抗日本军部的法西斯主义而入狱。

  然而,恩师毅然战胜了二年的狱中斗争,继承了死于狱中的牧口先生之和平遗志,于51年前,在日本战败的焦野上,一人立起。其出狱之日、7月3日亦将到来。

  “凡是有违人性尊严者,必步上灭亡之命运”此马蒂的信念,也正是恩师的历史观。

  因此,恩师将焦点放在“人性尊严”,尤其是“生命尊严”。

  欲令每一位民众自觉“生命”至高无上的价值,为生活、人生、社会创造价值--恩师勇于步上以“内面改革”为基轴的“人间革命”大道。

于冷战中,提倡“地球民族主义”

  在冷战日趋炽烈之下,恩师仍勇于提倡“地球民族主义”之理念。

  就现代而言,其志在于“跨国”,即指克服偏狭的民族中心主义,向人类共通的课题挑战。

  此志向也就是以佛法的人性主义为基调,为连结世界民众的我们SGI“和平”、“文化”、“教育”运动之原点。于21世纪、新的千年之始,我们将坚决建设起,以“人性尊严”为基石的“希望”与“调和”的文明。

  基于此誓愿,今天想以“朝向新世纪,构筑伟大精神之架桥”为题,透过马蒂的思想,加上本人的若干看法论之。

  马蒂所言,不可欠缺的“诗心”将构筑“个体与全体的架桥”,这也就是我所注目的。令人的心律节奏与大宇宙、大自然的韵律和合,于悠久的时空中,昇展幸福与和平--这可说是“诗心”之所在。

  自古以来,负责连结“人”与“社会”和“宇宙”之架桥任务的,也就是令生命跃动的“诗心”。

个人呈“片断化”

  现代社会,“诗心”丧失,此点被指摘已久。这也是现代人已“片断”化,于闭塞的究竟里呻吟的左证。因此,马蒂所呼吁的“以诗教育”,才会令人省思。

  被誉为“人从未见过如此美丽”之岛、加勒比岛屿,充满着人情味的古巴。无论街角、海边或日常对话中,优然地互诉诗情--多令人感到心灵丰裕的美丽光景。不禁令我感到,贵国的人们孕育着马蒂所谓“精神的呼唤、诗的翅膀。”

  在全世界正为文学的衰退忧虑之际,以贵国为首的拉丁美洲文学尤其活跃,并由生命力旺盛此事实也可看出。

  先驱马蒂之名所刻划的,例如文学史上不灭的“近代主义”运动,而诗人纪廉(Nicolas Guillen)所象征的“黑人艺术”运动亦是其中之一。

  这些精神活动可说是为,真挚地摸索自己,恢复新鲜的“生命全体性”所有的运动。

  下述,马蒂寄语同是诗人惠特曼的话,相信就是他本身心中的感慨。

  “对他(惠特曼)而言,没有无缘之物。他对一切留神,例如爬在树枝上蜗牛,或以不可思议的眼神凝视着他的牛。”

  “人应该展开双臂,拥抱一切。”

  可见,两者相互共鸣的“诗心”,充满希望地想寻求宇宙中一切与自己的关连性。

眼乃日月、发乃星、皮乃大地、毛乃林

  佛典具体地将人的生命和宇宙的活动之“相应性”论述如下:

“鼻子的呼吸正如山泽溪谷之风,嘴巴的呼吸正如虚空中之风;眼睛有如日月,其睁闭有如昼夜;发正如星辰,眉如北斗;脉如江河,骨为玉石;皮肉为地土,毛则如丛林”。

  如此,佛教巧妙且精细地说出,人的内在“小宇宙”与外在的“大宇宙”,密切不可分的关系。此即,与大宇宙之旋律调和、共鸣之人其“生命之全体性”。

  宇宙的森罗万象包含在“一念”里,即人的“心”中。在这同时,此一念也于森罗万象中脉动、展开着。佛教此法理也与马蒂所谓的“人是一个被统一的宇宙”此洞察相应。

奋起吧!在那里有太阳的光辉

  自己的“一念”改变,也会连带使“诗心”薰发。此“一念”的扩大,不但能与他者産生共鸣,不断扩大对周围的贡献,更可由生命深层使智慧与慈悲的太阳生辉。

  相信这才是为万人所平等开放的“人性尊严”、“生命尊严”之光彩。而昇起此内在的太阳,“人间革命”才能加强“人与人”的连带关系,和带给“社会”繁荣。并且相信一定可成为创造出“世界”和平的基点。

  马蒂的人生虽是波折重重,可是他悠然地说:“不管任何场所,只要人坚强立起,太阳就会在那里绽放光芒”。

  当马蒂以“根源”为题,在散文中深入分析拉丁美洲所面临的问题时,相信其志向就是在于人的内面之根本改革。

  马蒂是完全站在弱者的立场,是一位与人共苦的勇者。他断言:“对人而言,真实且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奉献他人”。

  与他者共探求“人间革命”,此“人格”于佛教称“菩萨”。所谓菩萨是指,以四种体谅人的无量之心对待他人,而借此打破小小的自我之壳。其四种心即是:

  第一、为民众拔苦之心,

  第二、为民众与乐之心,

  第三、为民众的幸福共喜之心,

  第四、平等爱民众的公平之心。

  我认为马蒂的一生就是洋溢着这种“菩萨”的无量之心。

  总之,一切视“人”而定,唯有培育“人”、结合“人”,才能建筑起永不崩坏的人类和平桥梁。当然这是一项非常朴实的作业,若不以长远的眼光去看,是不能指望获得成果。

不焦急、不松弛、努力可得果实

  然而,我们透过马蒂写给他亲爱胞妹的信,获得极大的鼓励,他说:“你看看树木!你知道于粗大的树枝上,要结成金黄色的橘子或红石榴的果实,必须花多长的时间?只要究极人生就会发现,一切事物所走的过程都是一样的”

  由此文可看出,于渐进发展中必须坚忍不移。这股力量正是基于“人性的尊严”,使内发性之变革成为可能。

  基于此意,我对于贵国倾力教育,不断努力创出夸耀世界的灿烂智慧,由衷表示敬意。因为我也认为,唯有教育才能构筑未来的希望之架桥。

  现在,于我耳边廻荡着马蒂的名言:“各种人类文明的真正价值,可从观察当地的男性与女性而得知。”

锻炼人

  听说贵大学之宝、马蒂资料保管所,另被冠名“炼铁炉”。顾名思义,即是所谓“锻炼人”的意义。我确信贵大学,将成为锻炼出迈向21世纪世界舞台“新人才”的火红“炼铁炉”。

  最后敬祝各位教授健康、胜利,以及肩负新世纪之古巴的各位青年们前途无量,并在此想赠送一节我所喜爱的贵国诗人纪廉的诗,以结束今天的演讲。

  “以光显照汝魂,应指向远山之山顶!

  若出现大胆妨碍汝杖之障害,汝应更果敢展翅!”

  谢谢!(Muchas gracias西语)

(1996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