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print

自《从灰烬中立起》的文章

  在此,谨向此次在美国发生多次恐怖攻击事件中牺牲的人们,致上衷心的哀悼之意,并期盼遗族及友人们能超越此悲剧,再次步上幸福之道。

  平白无故断送了这么多人的性命,至今仍令人难以接受,难以压抑心中的愤怒与悲伤。然而,此次事件最悲惨的并不是丧失性命的多寡,而是蔑视任何事物都无法取代的“一个人尊贵的生命”──其中说不定有某人的父母、儿子、女儿、甚至友人──以此为手段达成目的的事实。

  佛典曰:“人的生命比全宇宙的财宝更宝贵”。即使是揭起多么了不起的道德义理、主张,轻率蹂躏如此宝贵生命的恐怖攻击,就是绝对的恶。更何况若是以宗教之名所发动的恐怖攻击,这正是“宗教的自杀行为”。对原本应救济众生的宗教来说,是颠倒是非、难以接受的暴行。

  贵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曾呼吁:“某地的不义,对全球的正义而言,就是一种威胁”。现今正是应努力寻求超越国境的思想信念,构筑一种绝不容许恐怖暴力这不义行为的世界土壤。

  我们一定要断然根绝想以暴力、恐怖使社会陷于混乱、控制人心的恐怖攻击。

  对于此次的惨剧,我认为应彻底冷静的究明真相、对应。挑战“杜绝恐怖攻击”,不应只是局限于建立暂时性的国际协助体制,而是应视为文明史上的一项课题。

  人类长久以来就是,旧仇添新仇、冤冤相报,不断地重复憎恨的连锁历史。就连堪称“战争与暴力世纪”的20世纪,也不例外。

  “憎恶”与“破坏”是分断人类、社会的恶的根源,然而与此完全相反的“慈悲”、“创造”的生命,也是与此相同,皆潜在于人的生命里。只要人类能互相觉知此事、缔结无形的“生命系绊”,就能迎接从分断到结合、从破坏到创造的时机,大幅改变时代的导向。

  以军事武力等硬能(hard power),是无法从实质上解决问题的。究极来说,即使需要花费时间,也要确信人的生命中具有善性,在所有的层面,不断地推动、呼吁“文明间的对话”这踏实的精神事业,才是最为重要的。

~池田大作著,2001年9月22日
(选自Rodale Press出版的《从灰烬中立起》)